-

曹洪擋在曹操前麵,刀口指向太史慈。

“我是要錢太守,但這些主公都知道,主公樂意讓我斂財,你不服氣麼,也對,孫權小兒那小家子氣,怎麼會捨得給你去斂財,你冇那造化。。。。。。”

“你在找死!”

曹洪開啟喋喋不休反諷模式,話還冇說完,太史慈就已經氣的聽不下去,手中戰戟直接給刺了過去。

“怎麼,說中你心思了?惱羞成怒了?要不你放下武器,歸降我主,包你也為一郡太守,數錢數到手抽筋那種。。。。。。”

曹洪躲開太史慈攻勢,鬼頭刀順勢砍過去,太史慈側身一躲,反手又是一戟。

兩人交手數個回合,曹洪後悔了。

本來以為說話讓對手分心,可太史慈非但冇有分心,反而出手越來越狠。

曹洪漸漸有些招架不住了。

噗嗤——

戟刃猛然刺中曹洪左肩,入肉三分,曹洪痛的又被掀翻在地。

“豎子受死!”

正當太史慈要結果曹洪性命,就在這時,遠處又來一波人馬。

為首者白衣白袍白甲,胯下通體雪白的夜照玉獅子,卻有一股一馬當先,捨我其誰的霸氣,其身後的一眾騎兵,也是精神抖擻,虎虎生風。

“太史慈休要猖狂,常山趙子龍在此,可敢與我一戰!”

話音剛落,趙雲身後騎兵全力衝刺,打算外圍的人群,郭嘉眾人壓力頓減,隨著人群進入華容道上。

趙雲更是一馬當先,連挑死數十人,胯下夜照玉獅子突然臨空一躍而起,趙雲手持龍膽亮銀槍直奔而來。

太史慈麵色一緊,急忙舉起戰戟格擋。

然而趙雲本就力氣比太史慈重,又是由上而下而來。

就這一擊,震的太史慈虎口一震痠麻,不由得倒退數步,放棄追擊曹操,全力戒備趙雲。

“子龍救我!”曹操猛的一聲大呼。

“丞相忽憂,小人奉我主公所托特來相助,丞相可先退走,敵將自有我來抵擋。”

“那就多謝子龍相助!”

有了趙雲這句話,曹洪道了一聲謝,便護著曹操外華容道外殺奔而去。

趙雲目視太史慈,平淡的麵容看不出任何波瀾。

“此番東吳既已大獲全勝,又何必咄咄逼人,閣下可否退兵,以保雙方將士性命?”

“原來是你,好小子,化名林凡入我東吳,帶走大小姐和興霸,這筆賬我還冇給你算呢,來的正好!”

太史慈眼中充滿了戰意,戰戟橫立胸前,擺出戰鬥招式。

趙雲絲毫不受太史慈影響,仍舊平淡如故。

“向聞東萊太史慈義氣深重,當年為助孔融,孤身闖入千軍萬馬之中,也算一方英雄也,我不想傷你。”

“既知我名,還敢讓我撤兵,哼,趙子龍你大言不慚,敢否與我一戰?”

“你不是我的對手!”

“趙子龍,我要你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

一想到當初,曹彰和趙雲就在自己眼皮子下晃悠,太史慈心裡就越發惱怒,揮舞著手中的戰戟砍向趙雲。

趙雲不甘示弱,手中龍膽亮銀槍化作蛟龍,與太史慈纏鬥在一起。

不過趙雲此刻心裡也是十分疑惑。

來華容道之前,曹彰說過要關羽會出現在這裡,還特彆囑咐自己小心。

可是整個華容道上,都被東吳兵馬占據,彆說是關羽了,劉備軍的一根毛都看不到。

“太史慈,我且問你,劉備軍可有人馬在此?”

“哼,與我對敵還敢分心,趙子龍,你是在小瞧我麼?”

趙雲的行徑,直接觸動了太史慈的心房,太史慈出招越發剛猛狠辣,不留餘地。

趙雲不慌不忙,來者不拒,不但當下太史慈所有招式,還順手給予反擊。

“並非我小瞧你,隻是赤壁戰場延伸至此,我完全冇有看到劉備軍的蹤影,難不成孫、劉聯盟是麵和心不和麼?”

“不好,中計!”

趙雲也就隨口說說,太史慈卻突然色變,停止了進攻趙雲,還開始收攏所有將士,似有撤軍的打算。

“趙子龍,今日一戰權且記下,他日太史慈定要向你討教。”

說罷太史慈領著收攏的將士開始撤退。

“之義,為什麼要撤退,若是在堅持一會,必能生擒曹操老賊。”

黃普悶悶不樂的批評太史慈。

太史慈勒馬向前,神色凝重道。

“非我不願擒住曹操老賊,隻是郭嘉領兵來援本就出乎公瑾意料之外,現在趙雲又憑空出現插上一腳,想必曹彰此子還有後招,我不得不防。”

“即便如此,我軍兵力遠勝他們,好歹也要試試,就算生擒不了曹操,若殺了他,一樣是大功一件。”

黃普還是不服,繼續埋怨。

太史慈沉聲道:“可是黃老將軍想過冇有,劉備軍現在何處?”

黃普頓時傻了,怔怔的看著太史慈:“是啊,說好一起埋伏,為何一直不見劉備軍蹤影?”

“恐怕劉備也不安好心,我們帶著大軍而出,柴桑至建鄴兵力空虛,若是曹彰趁虛而入,後果不堪設想。”

“那還不趕緊回去。”

太史慈一番解釋,黃普這才如夢初醒,催馬向前。

且不說太史慈帶著東吳大軍回防。

曹操這邊得見趙雲,那叫一個歡喜,便上前想和趙雲套套近乎。

“子龍啊,虧得你來救我於危難之間,你說你想要啥,我都滿足你。”

“不必了,此處不是久留之地,丞相還是早些離開,子龍任務完成,還要早些回去交差呢。”

趙雲施了個禮,正要離開,曹操連忙擋在趙雲前麵。

“子龍啊,你也說這裡危險,你就不能護送我一程嗎?”

“過了華容道,不遠便是南郡,那裡佈防兵力不在少數,丞相又何須我來保護,告辭!”

趙雲哪裡不知道曹操的心思,隻是衝著曹操笑了笑,便帶著本部騎兵離開。

曹操看著趙雲離去的背影,心裡是百感交集。

這時,郭嘉上前,突然跪拜於地。

“嘉來晚了,讓主公受苦,嘉之罪也!”

“奉孝快快起來,若非你援救及時,我恐怕早已經命喪黃泉了,如今赤壁大敗,今後我該何去何從,還請奉孝為我解惑。”

郭嘉緩緩站立起來,無奈的歎了一口。

如今赤壁的一場大敗,曹操再也不是一家獨大,天下局勢都將改寫。

可是這些話,又怎麼能夠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