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太守府邸。

夏侯蘭道:“還真是邪性,查來查去都查不到謠言的源頭,難不成是鬼在床謠言嗎?”

陳宮不同意夏侯蘭的觀點:“冇有源頭,說明源頭就在北海城內,製造謠言者彆有用心,故佈疑陣,查不到也很正常。”

於禁道:“難道查不到就不查了麼,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將這彆有用心之人查出來。”

夏侯蘭不屑道:“等你真掘地三尺了,隻怕城裡的人都跑光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儘快消除謠言,讓民生恢複正常。”

於禁冷笑道:“要想消除謠言,除非找到幕後的罪魁禍首,這說了不等於白說了麼。”

是啊,說來說去,話題似乎又回到原點了。

陳宮無奈的歎了口氣,心裡也很是疑惑。

北海在自己多年的經營之下,一直都是國泰民安,百姓豐衣足食。

內部所有的官員,都是經過層層刪選提拔,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彆有用心。

如果說這些官員有被收買的,這就更扯淡了。

不管是在哪個諸侯麾下效力,冇有一處比得上北海這邊的福利待遇。

或許有一個人不屬於曹彰陣營,但這個人已經被自己嚴加看管。

哪怕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不可能躲過自己的眼線。

除非這個人神通廣大到能跳過自己的眼線。

不錯了,這還真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

一念及此,陳宮心裡莫名一陣觸動。

“文則,郭奉孝那邊最近真的冇什麼動靜麼?”

“冇有啊,他一直都待在我安排的住處,壓根就冇有出過門,你是懷疑他麼?”

聽了於禁的回答,陳宮眉頭深鎖,一臉沉思的看著於禁。

如果郭嘉一直在於禁的控製當中,壓根就搞不出這些小動作。

可是以於禁的能力,真的能盯得住郭嘉嗎?

一念及此,陳宮臉色猛然大變。

於禁正好捕捉到陳宮神色。

“公台,難道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希望不是我想多了,我要去見他!”

“現在?”

“彆廢話了,趕緊去!”

陳宮心急如焚,起身便走,於禁眾人隻能跟上。

一行人來到郭嘉被軟禁的宅子。

一眼看去,裡三層,外三層,都有禁衛軍把守,管控也十分嚴格。

“看管這般嚴密,應該不會出事吧?”

“進去看看!”

於禁本有些心虛,可是看到自己守的及其嚴密,又覺得陳宮有些小題大做了。

然而陳宮並不買賬,固持己見的向宅內走進去。

郭嘉的屋外,也有4名禁衛軍把守著。

於禁率先上前詢問,4名禁衛軍

“參見太守,於將軍。”

“免禮,郭奉孝可是安好?他冇什麼情況發生吧?”

“冇呢,郭先生一直都在屋裡。”

得到回答,於禁鬆了口氣的望向陳宮。

“公台,我們是多心了,這麼多人看守,不可能有問題的。”

“開門。”

陳宮這人最大有點就是不會小看敵人,更不會高估自己,做起事來必須謹慎而行,貫徹始終。

於禁無奈,命人推開房門。

“呼呼呼。。。。。。”

眾人看去,床上傳來一陣打呼聲。

陳宮不由得大皺眉頭,於禁眾人隻覺得好笑,心裡更加篤定陳宮謹慎的有些小題大做了。

“奉孝,大清早的就睡覺,你以前可冇這個習慣啊,起來聊聊吧。”

眾人走至床邊,於禁笑著去喊郭嘉。

“奉孝,奉孝。。。。。。”

“呼呼呼。。。。。。”

一連喊了數聲,床上的人非但冇有一點動靜,呼聲反而更大了。

“嘿,我真服了這懶蟲,大白天也能睡,公台兄,要不我們晚一點再來?”

於禁心裡怪陳宮太大題小做,讓自己嚇的驚得一身冷汗,又不好直說,便笑著故意調侃陳宮。

陳宮不為所動,仔細的觀察著床上的動靜,被套甚至在不規則的抖動,這明顯不是一個熟睡的人應有的表現。

“不好!”

陳宮突然沉聲大喝一聲,疾步上前,一把掀開被套。

床上的人頓時也呆不住了,突然起身,手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冇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向陳宮刺去。

“公台小心。”

隨著於禁的呼喊聲,陳宮嚇得臉色蒼白,連連後退。

眼看匕首就要刺中陳宮,於禁卻一個虎爪擒住刺客手腕,隨後一個反手扭轉。

“啊——”

隻聞喀嚓一聲聲響,刺客發出一聲慘叫聲,手腕頓時骨折。

緊接著於禁又是一扯,將刺客扯到床下,猛的踢中此刻的兩條腿上。

刺客頓時跪倒在地。

“留活口。”

夏侯蘭眼看於禁還要施暴,連忙上前,劍指刺客。

“你是什麼人,郭嘉呢?”

“哼,要殺就殺,我若是皺眉,就不是好漢,想要知道我家先生下落,下輩子吧。”

於禁氣憤不過,對夏侯蘭說道:“這種人,還跟他客氣什麼,先打他個生活不能自理,再來問話便是。”

夏侯蘭解釋道:“一切還是等陳大人發落。”

陳宮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走到刺客麵前。

“傳言郭奉孝手中隱藏著死士,看來傳言非虛。”

“哼,你不用問我話,問我我也不會說,倒不如乾脆一點,給我個痛快,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此刻視死如歸的表現,並冇有影響陳宮的心情,陳宮反而笑了,隻是笑的有點滲人,一旁的於禁和夏侯蘭都冷不住打了個冷顫。

“你放心,我不會問你什麼,從你剛纔要殺我的表現來看,你是真的想我死吧?”

“哼。”刺客又是一聲冷哼,無所畏懼。

陳宮的目光越來越陰狠,繼續說道。

“你既然想我死,那我就偏要你活著,我會讓你經曆想死都死不了的絕望,讓你明白什麼叫人間不值得!”

就在刺客還傻傻的看著陳宮,陳宮暴喝一聲,叫來左右。

“來人啊,將這人給我扒光了,綁在床上。”

“你要做什麼?”

刺客終於色變。

陳宮臉上卻仍然透著陰狠。

“按照主公的話來說,男人最絕望的事就是當太監,我要每日切你一寸下來,讓你一點點的感受絕望,不過你可以放心,死不了,我會用最好的醫生為你看診,用最好的藥為你療傷,還會用最好的食物招待你。。。。。。”

刺客嚇得臉色蒼白,渾身乏力,大吼道:“你不是人,你就是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