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侯之間,各懷鬼胎,局勢也越發的混亂。

然而當賈詡整理好赤壁一帶近年來的氣候記錄,曹彰頓時真相了。

真神他媽的借東風啊,不就是一道數學題麼。

諸葛亮或多或少也帶一點賭博的成分。

畢竟天氣這玩意再怎麼計算,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準確,不然也不會有很多人說天氣預報,胡說八道了。

即便如此,天氣預報大部分時候還是計算的比較精準的。

“諸葛亮果然是大才,能夠將天氣精準到這個時間,隻是我不明白,若丞相這個時間段不出兵,那諸葛亮和周瑜不是白費心機嗎?”

“不會,他們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迫使我爹出兵,文和你可彆忘了,黃蓋用苦肉計,闞澤下詐降書,龐統又獻連環計,他們唯恐燒不儘絕我爹大軍!”

麵對賈詡的提問,曹彰給出了答案。

賈詡頓時大驚。

“好毒的計策,這絲毫不亞於我當年的亂武之策,假若他們計劃真的成功,隻怕丞相百萬大軍難存萬一,主公,我們要不要派人去提醒丞相?”

“你覺得我爹會聽我的嗎?哼,我讓趙雲去華容道攔住關羽,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曹彰一句反問,賈詡頓時會意。

華佗之死,就像一根按鈕,直接引爆父子倆多年來埋藏心底的鬱結,讓曹操和曹彰之間再無轉圜餘地。

“那主公你下一步打算如何處之?”

“不破不立,我們目前還有多少兵力可以調動?”

“河北太遠,短期內肯定調動不來,我們手上大部分兵馬都分出去了,如今城守常規兵還有二萬餘人,這可是負責城內治安和城防的兵馬,主公確定要動用?”

麵對賈詡的反問,曹彰不禁沉默了片刻,隨後拿起地圖,指著上麵幾處地方開口。

“嗯,東吳現在自顧不暇,我還真不怕他打過來,先給我抽調一萬人,在這些地方,進行安全、有效的救援行動?”

“主公三思,雖說這些地方不會設計丞相與孫、劉聯盟之間的占據,但一入戰場,便牽涉其中,我們豈能獨善其身,這不是拿我軍士卒的性命開玩笑嗎?”

賈詡也清楚曹彰的打算,這些指出的地方雖然在安全區內,但卻離戰場很近。

凱展救助工作就意味著不能攜帶大量武器,而是以藥類物品為主,這樣做的危險性很大,一不小心就會淪為炮灰,還是不能反抗的那種。

所以賈詡並不認同曹彰的觀點。

曹彰冇有說什麼,上前拍了拍賈詡的肩膀,無奈的歎了口氣。

“文和,假若戰場上都是你的親朋好友,你又會如何?”

“這?”賈詡一時之間不禁沉默起來。

“記住,戰爭不是解決矛盾的唯一目的,但身處亂世,我們無法阻止戰爭,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儘最大的可能去保護眼前的一切,人命關天啊,記住,我曹彰的治國方針很簡單,就是任何時候都要以人為本。”

“主公所言甚是,是詡一時想差了。”

麵對曹彰侃侃而談的大道理,賈詡一時羞愧不已。

曹彰臉上,頓時也露出滿意的笑容。

“嗯,還有三天時間,足夠我們安排了。”

“看來主公早已胸有成竹,不知計將安出?”

“文和,寫信告訴公台,讓高順去泰山隘佈防,張遼調來廣陵幫我。”

“主公你莫非是想。。。。。。”

“不錯,是時候自立為王了。”

曹彰不過一句話,賈詡就猜到了其中意圖,然而當曹彰完全說出來後,賈詡的眼神中滿是震驚。

這尼瑪,也太大膽了。

自古以來,敢在皇權之下自立為王的,就冇有一個有好下場。

自春秋戰國時,大者稱王不過三年,小者稱王不過五年,均敗亡收場。

楚漢相爭,項羽也是唯一超過五年,可謂最牛逼的王中王,然結果依然淒慘。

如今,袁術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舍王而稱帝,結果成為眾矢之的。

想到這些,賈詡驚出了一身冷汗。

“主公三思!”

“三思?哈,如今天下,劉璋、張魯皆守成之賊,不足為懼;劉備、孫權要想動我,首先就要除掉我爹;我爹要想動我,就必須考慮劉備、孫權會不會漁人得利,我看他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也;反之,我若是自立,實在是利大於弊,你覺得呢?”

被曹彰一聲反問,賈詡頓時如醍醐灌頂。

廣陵不過一處港口,孫權要通過海麵戰爭拿下來,肯定是不現實的。

除此之外,曹彰所有的地盤全部都在曹操地盤的後麵。

這簡直就是一道天然的保護屏障。

而曹彰派遣高順守住泰山隘,無形中也就等於守住了曹操。

而且一旦自立,曹彰從此不再收到曹操牽製,以後就能隨心所欲。

等於說整盤棋局被曹彰拿捏的死死的。

這一刻,賈詡對曹彰佩服的更是五體投地了。

“主公神機妙算,詡如今也望塵莫及了。”

“少來,快去準備。。。。。。”

曹彰的一聲令下,賈詡便自顧離開。

殊不知與此同時,北海城裡正醞釀著一場驚天陰謀。

“你們聽說了嗎,曹侯之所以將北海兵力全部調走,好像是因為這次對孫、劉聯軍的作戰不利導致。”

“我也聽說了,曹公據守江陵相安無事,反倒是侯爺鎮守的廣陵,被孫、劉聯軍頻頻發動攻勢,形勢危機,不容樂觀啊。”

“廣陵失守,下邳一帶必然遭殃,北海之禍也不遠矣。”

“那該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手上值錢的,能賣的都變賣了,趕緊逃纔是上策。”

“你這訊息到底準不準啊?”

“當然準,我兄弟的表兄的遠方親戚的妹妹的三姑父的小舅子,可是曹丞相麾下的將領,這訊息來源絕對準確。”

“。。。。。。”

大街小巷,流言蜚語四起。

整個北海城裡人心惶惶,物價大跌,反倒是日常用品和糧草被炒的老高。

陳宮氣急敗壞,帶著於禁眾人不眠不休的一路追查。

一連查了好多天,根本就查不到謠言的源頭。

無奈之下,眾人隻能回到太守府邸,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