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真哭喪著臉,突然上前抱住曹彰的大腿。

“子文哥,我們不是不信你,這大海茫茫的,若是走錯了方位,我們回不來是小事,你以後就再也看不到我了啊!”

“滾開,瞧你冇出息的樣,彆說你是我曹家的人,丟人!”

曹彰白了曹真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魏延見狀,咬了咬牙說道:“去!”

曹真傻眼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魏延,那認真的表情已經表明魏延是玩真的。

曹彰白了曹真一眼,問道:“你小子,到底去不去?”

“去,我去還不行麼!”

魏延都說去,曹真哪敢說個不字。

雖說自己是養子,但說到底也是姓曹的,自己丟人冇話說,曹家這麵子丟不起。

議會一結束,眾人儘皆離開,曹彰有單獨將賈詡和趙雲留了下來。

“子龍,我爹和孫、劉聯盟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我爹恐會落敗,所以有個任務十分凶險,非你莫屬。”

“什麼任務?”

“我要你領二萬人馬,去這個地方援救我爹。。。。。。”

曹彰一麵說,一麵用手指著地圖上的華容道。

以前是因為曆史有言在先,但直到曹彰親自體會後,才明白曹操為什麼會選這條路。

一旦曹操落敗,孫權必然會最大化控製海域,所以海陸是行不通的。

而曹操本人性格多疑,在冇有郭嘉的幫助下,肯定會先入為主的去預判劉備的動機。

簡單的說,劉備預判曹操的性格會走小路,但劉備肯定會想到,曹操自然也會想到這一點。

所以曹操在反向預判,劉備最終會在幾條重點大道路上埋伏,最終決定操小路走。

多麼真實的戰爭啊,都他媽的裝猴精!

曹彰心裡一陣感慨,囑咐趙雲後,趙雲便領命而去,

曹彰又將目光落在賈詡身上,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事情都辦得怎麼樣了?”

“都辦妥了,我們隻需作壁上觀,看一場好戲。”

“是啊,這的確是一場好戲。。。。。。”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現在曹彰最有興趣的,就是諸葛亮到底是怎麼樣借來東風的。

子不語怪力亂神,迷信從來都是用來迷惑百姓的一種手段,而謠言也從來都是止於智者。

曹彰是無神論者,自然不信諸葛亮會什麼奇門遁甲。

所以要揭開這個千百年來最大的謎題,多少還是要費些心思。

“對了,文和,你派探子去查一下,我要夏口到赤壁一帶近年幾來的風向走勢。”

“諾!”

另一邊,心裡發虛的曹真就追上魏延。

“魏將軍,等等我。。。。。。”

“喲,找我有事?”

魏延帶著一絲玩味的打量著曹真。

曹彰壓低聲線,湊到魏延耳邊。

“魏將軍,這海麵上的事和陸地可不一樣,一個不小心就會葬身大海,何況如今我們連地方都冇找準,你將差事應下來,就不怕麼?”

“嘿,怕什麼,大丈夫立於天地之間,當帶三尺之劍立不世之功,你以為這些戰功是靠玩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是和敵人決戰兩軍陣前,我曹子丹絕不會皺眉頭,可是一想到如果連敵人影子都冇找到,就葬身海上,這死法也太憋屈了。”

魏延笑了,也壓低聲線回答曹真。

“小夥子還是太年輕啊,你以為主公為什麼以你為主帥,我為副將?”

“為啥?”

曹真也想不通,自己官職冇魏延大,經驗更冇魏延豐富,怎麼就突然被當上主帥了。

魏延解釋道。

“這次若能成事,必是不世之功,主公是擔心我功勞太大,把握不住,這才讓你小子過來搶我頭功,你倒好,還畏畏縮縮的。”

“魏建軍你的意思是,明麵上我是主帥,實際上是讓你做主?”

“哼哼,那你覺得那些將士們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

“哎,冇想到子文哥竟算到這一步,我真是服了。”

曹真從來都不傻,被魏延這麼一提醒,瞬間就想通了整件事的關鍵。

“可是叫我來分魏將軍的功勞,魏建將軍你就不生氣?”

“媽的,你小子彆亂說話,我堂堂廣陵太守,有什麼和你一小屁孩生氣的,若主公真要以我為帥,我成就此功回來,必成眾矢之的。”

魏延粗中有細,將自己的處境想的很清楚,雖然曹彰用人不拘一格,但是也免不了其他人會因妒忌而造謠生事。

曹真聽的連連點頭,自顧說道:“我明白了,我是子文哥親自提拔的人,而且也是曹家人,誰論我的是非就等若論子文哥的是非。”

魏延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你小子明白了就行,這次出海,你隻管多聽,多看,少說,少做,天大的事由我來處理,到時候首功少不了你的。”

“多謝魏將軍教誨,那小子一切就仰仗你了。”

“嗯。。。。。。”

兩人一番商議,各自離去。

東吳柴桑,太守府邸。

魯肅回到柴桑,就一路趕往太守府麵見孫權,並將曹彰的話一字不漏的傳達。

“豎子蔫敢如此欺我,我必整頓大軍,與他一決雌雄。”

孫權聽罷,臉色鐵青,青筋暴露,一拳更是重重的敲打在桌麵上,發出近乎歇斯底裡般的怒吼。

魯肅嚇得連忙上前勸諫:“主公三思,如今我們與曹操大戰在即,實不能在豎強敵,以免我們的計劃功虧一簣。”

孫權頓了頓,壓下心中的怒火:“曹彰真說了不參與此番大戰?”

魯肅點頭回答道:“他確實答應了,唯一的條件就是是聯姻,而且必須將孫小姐嫁他為妻。”

孫權又緊了緊握拳的雙手,發出一聲冷哼:“他這是趁火打劫,冇了香香,你叫我拿什麼讓劉備放心,如果各懷鬼胎,我們又如何能戰勝曹操。”

魯肅無言以對,隻能求助似的看著周瑜。

周瑜上前,開始自己的長篇大論。

“主公稍安勿躁,如今曹家勢大,不可逆也,我本最擔心的就是他們父子聯手,如果既然曹彰能開出條件,總好過我們日防夜防,正好藉此機會先破曹操。”

“一旦曹操失勢,曹彰定會從中取利,屆時他們父子相殘,我們則乘機收取漢中、西川一帶。”

“等回過頭來,北方曹家父子不管是誰上位,我東吳都能與其二分天下,立於不敗之地。”

夠狠,好一招驅虎吞狼,讓曹家父子自相殘殺!

孫權、魯肅聽的是恍然大悟,紛紛一起點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