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宓正要拉著呂玲綺離開,呂玲綺卻突然回頭看著曹彰。

“你說宓兒是你的女王,我是你的禦姐,那孫家妹妹又是什麼?”

“。。。。。。”

曹彰有些苦笑不得,本就是胡攪蠻纏的話題,呂玲綺還當真聽進去了。

想了一想,曹彰硬生的從嘴裡吐出兩個字。

“蘿莉!”

“什麼意思?”呂玲綺繼續發問。

“蘿莉者,膚白貌美小短腿,如孩童一般,讓人常有心生憐惜之心。。。。。。”

“所以你就心生憐惜了?”

“。。。。。。”

“嘿嘿,男人,我呸!宓兒,我們走!”

“嗯!”

曹彰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心裡頓時百感交集。

呂玲綺嘴上凶狠,確實刀子嘴豆腐心,不然也不會讓自己和孫尚香單獨在一起。

甄宓更是大度,一開始就巴不得給自己充實後宮,好為自己傳宗接代。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回到大廳,黃敘已經給孫尚香上了藥,重新進行了包紮。

看著孫尚香皺眉忍痛的模樣,曹彰有些心疼了。

“孫小姐的手會不會有後遺症?”

“大哥放心,這不過是皮外傷而已,過幾天就好了,既然無事,那我就先告退了。”

“無奈,去吧!”

黃敘再三保證,曹彰這才放人。

大廳內,隻剩下曹彰和孫尚香,一時間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曹彰緩緩走到孫尚香旁邊,坐了下來,隨後側過身子,一手搭在桌子上,傾斜45度的看著孫尚香,眼中儘是柔情寵溺。

孫尚香被曹彰這麼盯著看了一會,顯得有些緊張,卻又強裝鎮定的迎上曹彰的目光。

“有話就說,你看著我做什麼?”

“該說的我都說了,可是你還冇給我答覆呢。”

“什麼?”

“可願嫁我,做我曹彰之妻。”

“你真不會落井下石,與你父親一起攻打東吳?”

“都是一家人,還談什麼打打殺殺的,哪怕是為了你,我也不會對大舅哥出手。”

曹彰眯著眼,衝著孫尚香微微一笑。

孫尚香本就對曹彰心有毆,再被這些情話一挑逗,頓時被說的臉色通紅。

這小模樣,可愛的不要不要的。

曹彰玩心大起,帶著一絲玩味的調侃道。

“怎麼不說話,既然不說話,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哦?”

“誰說答應你了,我知你對我好,可你兩位夫人。。。。。。”

孫尚香白了曹彰一眼,又垂下頭去。

曹彰樂了,脫口而出道:“要不咱們把生米煮成熟飯,就冇人能阻止我們了。”

孫尚香一臉疑惑:“什麼是生米煮成熟飯?”

“嘿,就是先洞房,再成親!”

“呸,狗嘴吐不出,又欺負我,你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曹彰大笑三聲,突然上前一把抱住孫尚香,就這小胳膊小腿的,放在懷裡也就一團。

孫尚香嚇得緊閉雙眼,心跳更是急劇加速。

“香兒,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兩位夫人也不會有什麼意見,你可願意嫁我?”

“嗯,我應你便是,你能不能先鬆開我,我都不能喘氣了。”

曹彰連忙鬆開孫尚香,正想著今晚是不是先上車,再補票,可孫尚香卻突然掙脫曹彰的雙臂,站到一邊。

“葉辰,現在已經很晚了,要不你送我去驛站吧。”

“這麼晚了,去驛站乾嘛,要不我我給你安排客房,我太守府大得很,空房多的是。”

“你我男女有彆,被人看見定會說閒話的,還是保持距離的好。”

“。。。。。。”

人都已經被你撩的上火了,這個時候你說走?

曹彰心裡一陣無語,古人也太不開放了,要是放在後世,再怎麼保守,用小手什麼的解決下也好啊。

可惜,可惜了!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曹彰卻也不敢亂來,霸王硬上弓這種事實在不適合一個大好中年。

當下,曹彰隻得叫人準備馬車,親自護送著孫尚香回驛站休息。

一夜無話。

次日一早,曹彰召集眾人展開軍事會議。

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陳登作為後勤部長的不二人選,向曹彰統一作了彙報。

戰船、商船各150艘,糧草軍需也一應俱全。

此刻,遠在北海的陳登也是不遺餘力,加大其他城市的運輸量,以保持後續能有源源不絕的糧草能運送到廣陵。

對於陳宮的能力,曹彰是肯定放心的。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麾下將領,除了黃忠和魏延在劉表麾下效力,熟知水性,手下也有能下水的士兵,但其餘的將領基本全是旱鴨子。

遠征海域,控製琉璃島,這次的計劃需要這些熟知水性的大將,但又不能完全依賴這些人。

不是說曹彰信不過,而是縱觀曆史,軍功這玩意還是要一碗水端平,不能讓一家獨大。

曹操、袁紹、司馬懿、孫權、劉備這些人,都是極好的例子。

所以曹彰也有著自己的想法。

讓曹真為主帥,魏延為副,共起三萬大軍出海探索琉璃島,並建立根基。

根據曆史記載,三國後期孫權迷信的很,便讓麾下大將衛溫、諸葛直率領一萬人,去尋找徐福當年求長生不老藥的地方。

結果衛溫、諸葛直找到了琉璃島,經過一番大戰,最終還帶著7000名俘虜回見孫權。

是不是真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曹彰要搶在孫權前麵,獲取琉璃島這個重要戰略點。

隨後,曹彰又讓黃忠掛帥,夏侯尚為副,夏侯霸、郭奕為先鋒,領兵馬五萬,前往山越後麵的荒島,建立港口落腳點,在不被孫權發現的同時,一步一步建設山越的地盤。

兩件事一起施行,一旦能順利完成,琉璃島就是最好的支援點,而山越的地盤就是防止孫權作妖的利刃。

宣佈了自己的計劃,曹彰環顧四周,掃視了一圈。

“諸位,該說的都說了,諸位可有什麼意見?”

曹彰和魏延是一臉慘白,麵麵相覷,特彆是曹彰在大漢版圖上隨意畫了個圈圈。

黃忠去的地方好歹在大喊版圖上,起碼有個點可以去。

而曹彰信誓旦旦說的琉璃島,總覺得有那麼點虛無縹緲。

“主公,你確定這裡有琉璃島?”魏延小心翼翼的詢問。

“大概吧,**不離十,反正就這附近。”

“。。。。。。”

曹彰的回答,讓兩人覺得更不靠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