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表和孫權之間,本就有著不可調解的世仇。

後來劉備間接接手劉表的產業,是魯肅去和稀泥達成雙方的聯盟。

這也是曹彰看中魯肅唯一的優點。

既然魯肅能撮合孫、劉之間的聯盟,那麼同樣能夠撮合孫權向自己靠攏。

“回去告訴孫仲謀,我從來都不是他的敵人,不需要防備我,倘若他能在這次大戰中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許我會考慮你合作的提議。”

“曹侯當知君子一言,隻要你不出手,曹。。。。。。丞相必敗!”

魯肅本想說曹賊,話說到一半絕對不對,這才改了口。

曹彰不動聲色,沉聲道:“當然。”

魯肅上前向曹彰施了個禮,鄭重其事道:“我記住了,這些話定會一字不漏的達回去。”

“那我就拭目以待!”

魯肅表現的越老實,曹彰就越滿意,之前不屑和東吳合作,就是想幫曹操一把。

可華佗之死讓曹彰有了心理陰影,自己即便再強,隻要身份還在,就會被曹操拿捏。

天地君親師,剛理倫常,古人太講究這些了。

所以要想儘快脫離曹操的控製,不被其束縛,那麼隻能劍走偏鋒。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我呸,那不過是無用之人絕望前的口嗨罷了。

作為一個成熟的成年人,魚與熊掌,我都要!

有了想法,就要付諸現實,曹彰當即下令釋放魯肅一行人。

太守府邸,曹彰環顧左右,似乎氣氛有點緊張。

“來人,傳黃敘過府說話,其餘人都散了吧。”

“諾!”

曹彰一聲令下,左右儘皆散去,看著眼前坐著的三個女人大眼瞪小眼,整個畫麵出奇的和諧。

甄宓笑臉盈盈的走到孫尚香麵前,伸手想要去握住對方的手。

然而剛伸過去,孫尚香卻紅著臉,將手縮了回去。

甄宓可不管這些,繼續向前一步,抓起孫尚香的手就一把握住。

“孫家妹妹好生可愛,就是我等女子見了都心生憐惜,更何況是男人們,看來我又要多一位好姐妹了。”

“冇有的事,我和葉辰冇什麼的,姐姐莫要胡說。”

孫尚香的臉更紅潤了,頭也更低了,甚至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甄宓卻抓住了重點,抬頭向曹彰看了過去,語氣也是出奇的柔和。

“孫家妹妹為何叫你葉辰?看來有故事啊!”

“宓兒妹妹說的對,子文你就不打算解釋一二?”

呂玲綺鐵青著臉看著曹彰,這些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靠不住。

說什麼一生一世一雙人,結果呢?

到頭來不但享齊人之福,現在還想三人行。

“哎,這件事說來話長。。。。。。”

曹彰歎了一口氣,將自己和趙雲離開後,又與孫尚香如何相遇、相知、相愛的經曆一一敘述。

呂玲綺麵無表情的看著曹彰。

“還有嗎?”

“冇了,事情的經過嘛,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曹彰回答的很肯定,剩下來就看呂玲綺的態度了。

呂玲綺看了看孫尚香,又看了看曹彰,這才緩緩開口。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著辦吧,我也懶得管你,我累了,去休息了。”

說罷,呂玲綺起身便走。

曹彰正要追上去,甄宓卻起身攔住曹彰。

“宓兒,你攔我做什麼?”

“你這人看著精明,怎麼就不知道女兒家的心思,玲兒讓你自己看著辦,就是默認了你們的關係,讓你和孫家妹妹單獨呆會,怎麼,你不願意?”

“額,可我看玲兒好像不開心的樣子。”曹彰有些顧慮。

“我去看玲兒就行了,你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吧。”

甄宓含羞帶笑的看了孫尚香一眼,也跟著離開大廳。

兩人剛離開,黃敘就揹著醫藥箱來了。

曹彰連忙讓黃敘給孫尚香檢視傷勢,從新包紮,自己則藉口跟著離開。

甄宓一路追趕呂玲綺。

“靈兒姐姐,等等我呀,你走這麼快乾嘛呢?”

“有事?”

追至後院,甄宓已是累的氣喘籲籲,於是連忙喊停呂玲綺。

呂玲綺見狀,這纔回過頭來。

甄宓連忙上前拉住呂玲綺的手,一臉關切的表情。

“姐姐既有心成全夫君與孫家妹妹,又何以如此傷感?”

“妹妹不知,想我父親一世英雄無敵,最終卻敗亡於白門樓下,子文比任何人都知道原因,我隻是不希望他步我父親後塵。”

“姐姐莫不是多慮了,夫君行端坐直,實屬正人君子,豈是貪戀美色之人。”

“嘿,時間男兒哪個不是貪財好色,不是子文正人君子,而是妹妹你太單純了。”

“姐姐。。。。。。”

麵對呂玲綺的反譏,甄宓正要開口解釋,冇想到曹彰卻從身後走來,打斷甄宓的話。

“哪有人會這樣說自己夫君的。”

兩女齊齊回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曹彰。

曹彰卻痞著臉,笑嘻嘻的走到兩人中間,伸手搭在兩人的肩膀上。

“說我貪財好色,我承認,所謂財能通神,隻要能讓我治理下的百姓安居樂業,我不介意世人說我貪財。”

“至於好色嘛,嘿嘿,宓兒舉止高貴優雅,在我心裡如同女王一般高高在上,讓我如何不愛。”

“玲兒你英姿颯爽、巾幗不讓鬚眉,就好比禦姐一般,讓我時刻安心,你們都是我曹彰願意以生命守護的無價之寶,若這樣也叫好色,那我認了。”

霹靂吧啦說了一堆,兩人卻露出疑惑的表情。

呂玲綺白了曹彰一眼,問道:“女王我懂,禦姐是什麼意思?”

曹彰笑了,笑的十分猥瑣,目光由上而下的掃視呂玲綺。

“禦姐嘛,就是無論相貌、身材、性格都十分成熟,讓人著迷的大姐姐。”

“呸,老色批,滾。”

“喲,連我罵我爹的話都學會了,有進步,今晚可要夫君好好慰勞我的禦姐大人。”

兩女聽完曹彰的解釋,頓時羞的滿臉通紅。

呂玲綺更是雙手交叉的擋在胸前,噴了曹彰一臉。

曹彰不以為意,一把擁兩女入懷。

“滾這個字用的好啊,要不晚上我們一起滾床單?”

“你再胡言亂語,我非閹了你不可。”

呂玲綺一肘撞在曹彰的胸口,將曹彰退開數米遠。

甄宓卻在一旁笑的是花枝招展。

“活該,叫你欺負我們,還有今夜我要和玲兒姐姐促膝夜談,你不準打擾我們。快去陪你的孫家妹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