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輛馬車,從曹彰身邊急速而過。

曹彰甚至有些納悶,這大晚上的,會是誰家這麼冇規矩,駕著馬車到處裝逼。

而此刻,馬車車廂內。

甄宓臉上透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呂玲綺。

“姐姐現在明白了吧。”

“哼,他曹子文膽兒肥了,才大半年冇見麵,就有這麼多事瞞著我們,看我怎麼收拾他。”

呂玲綺臉色鐵青,神經大條不代表傻,一個男人為了追一個女人跑這麼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甄宓生怕呂玲綺暴走,連忙提醒。

“姐姐,在外麵還是需給夫君一些麵子的。”

“這我曉得,我是說回去後再收拾他。”

呂玲綺又是一聲冷哼,臉色更青了,彷彿一片綠油油的草原印在臉上。

眼看上船拉起繩索啟航,曹彰看著身邊呼嘯而過馬車,頓時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都給我追,凡生擒魯子敬者,賞千金,封萬戶侯。”

曹彰一麵喊著,一麵一把抓住馬匹的韁繩,一個漂亮的臨空騰起,跳在馬背上。

“我乃北海侯曹彰是也,不管你是誰,現在征用你的馬車,駕。。。。。。”

曹彰架著馬車急速衝刺,穩穩的聽在岸邊。

然而上船此刻距離岸邊已有十數米遠。

曹彰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馬車內傳來呂玲綺的聲音,將曹彰嚇個半死。

“嘿,夫君還真是大手筆,你自己不過是個侯爺,怎麼封萬戶侯呢。”

“啊啊,我命休矣!”

這個場景好熟悉啊!

話說現在裝死行不行?

曹彰腦子一片空白,所幸趴在馬背上裝死。

但見呂玲綺手持一杆銀白色的方天畫戟,跳出車廂,接著以曹彰的頭為落點一蹬,整個人飛上海麵。

皎潔的月光灑落海麵,映照在呂玲綺身上,宛若人間仙女。

曹彰看呆了。

呂玲綺身影飄逸,穩穩的落在船頭,淩厲的目光直視魯肅。

“大膽東吳賊人,敢來我廣陵為禍,是欺我廣陵無人麼。”

“上,還愣著乾什麼,都給我上。”

魯肅臉色蒼白,連連後退,指揮著手下紛紛上前攻擊呂玲綺。

呂玲綺不禁一聲冷笑,手中的方天畫戟微微傾斜,反手就是一計橫掃。

與此同時,甄宓也笑臉盈盈的從車廂內走出來,聲音猶如黃鶯出穀,柔情愜意。

“夫君,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的。”

“。。。。。。”

好傢夥,都來了!

曹彰痞著臉,連忙下了馬,上前笑眯眯的攙扶甄宓。

瞞是瞞不住了,倒不如所幸直言,總好過像現在這樣僵持不下,既委屈了孫尚香,可苦了自己。

“夫人且聽我解釋。。。。。。”

說明原由,曹彰小心翼翼的看著甄宓,期待回覆。

成,則兼濟天下,以後不用三缺一。

敗,則獨善其身,此愛或成絕響。

然而讓曹彰大感意外的是,甄宓突然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夫人,這。。。。。。”

“夫君,這些年來,我與姐姐未能為曹家開枝散葉,我已是內疚,本想為你納些妾室,卻擔心你和玲兒不願意,既然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妾身怎會不許。”

“宓兒,我不想這樣的,我。。。。。。”

“子文,大丈夫三妻四妾有何稀奇,你為何總執意什麼一夫一妻的,這些如何能助你曹家開枝散葉。”

“你不懂,這是道德的底線,如果我都不遵守,又怎麼能夠讓全國施行。”

“我是不懂,但我等女子,一生所求也不過是得遇良人,有一個安穩的家,我與玲兒姐姐如今很是幸福,也想夫君你也開心,還不去追,再不去可追不到了。”

“宓兒,謝謝你!”

甄宓的通情達理,讓曹彰更是愧疚,卻也如夢初醒。

將孫尚香推給劉備,這比渣男要更噁心,與其如此,不如當一回渣男,至少自己能讓孫尚香幸福。

曹彰連忙命人去尋找小船,緊張的目光寸步不移的盯著河麵中心。

呂玲綺手中的方天畫戟,耍的是虎虎生風,旁人根本無法近身,手上更是冇有一合之將。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二十多人全部被擊倒在甲板上。

方天畫戟的鋒口,也抵住了魯肅的咽喉。

“還不快下令返航,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哼,要殺就殺,我又何足懼哉,眾將聽命,全速趕往東吳,不可回頭。”

“好氣魄,我成全你。”

魯肅視死如歸,呂玲綺卻不吃這一套,正要一戟結果魯肅的性命。

一旁的孫尚香卻突然出手,為魯肅當下致命一擊。

魯肅嚇得臉色卡白,癱坐在地。

呂玲綺冷眼直射孫尚香。

“你這是做什麼?”

“我東吳的人,什麼時候輪到彆人欺負了。”

“你可知我是在幫你?”

“哼,多謝,不過我不需要。”

說罷,兩人拳來腳往,對戰一起。

岸邊的曹彰見狀,冷不丁打了個激靈。

雖說孫尚香身手還不錯,可畢竟從未實戰過。

而呂玲綺手底下的功夫,可是從戰爭中千錘百鍊出來的,兩個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就在這時,幾個副將劃來幾艘小漁船。

“主公,找到船了。”

“追,快給我追!”

你跑,我追,我讓你插翅難飛!

曹彰生怕孫尚香有失,連忙下令去追。

也確實如曹彰所想,孫尚香根本不是呂玲綺的對手。

不過幾個回合下來,就已是香汗淋漓,被呂玲綺壓著捱打的局麵。

就在這時,魯肅悄悄的抽出一把匕首,墊著腳繞到呂玲綺身後。

曹彰看的是肝膽俱裂。

“玲兒小心啊,魯肅匹夫,你焉敢如此,信不信我殺你全家。”

魯肅被曹彰這麼一吼,心裡就更慌了,急忙將手中的匕首朝呂玲綺刺過去。

呂玲綺並冇有曹彰想的哪有柔弱,突然淩空反轉,方天畫戟如龍影隨行。

“雁去雁返雁歸來——”

又見戰神呂布的絕學,呂玲綺如同豔門關外翱翔九天的大雁,靈活多變而又不失力量。

抽身而過的同時,魯肅匕首的目標已經對準了孫尚香。

慣性使然,魯肅根本停不下來。

此刻,曹彰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兩鬢之間更是直冒冷汗。

就在這時,呂玲綺的方天畫戟戟身重重砸在魯肅身上,魯肅瞬間失去平衡。

匕首總算偏移,在半空中劃破孫尚香的手臂,魯肅也被重重的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