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隻有心細如塵的甄宓,在剛纔的宴席上,覺察到孫尚香的失魂落魄,也覺察到曹彰那轉眼即逝的為之動容。

“等等,蔡姐姐,這位妹妹很有意思,不過有些麵生的很,應該不是樂坊的人吧,不知是和來曆?”

蔡文姬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回過神,朝著甄宓看過去。

該不會是要上演六國大封相了吧,好久都冇試過這麼刺激了。

蔡文姬也不傻,孫尚香的身份眾所周知,既然瞞不住,倒不如實話實說。

“哦,這位妹妹乃東吳孫權將軍之妹,孫尚香是也,不知怎麼來了廣陵,我見她無所依歸,便收留了她,夫人可是有事?”

“嗬,冇事,隻不過瞧有些人心不在焉,一直盯著孫家妹妹,所以特彆好奇罷了。”

說的同時,甄宓含笑的望向曹彰:“夫君,你說是吧。”

“咳咳。。。。。。”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剛端起一碗酒喝了一口,直接給嗆翻了。

呂玲綺還未明其意,傻乎乎道:“誰盯著她看了?”

就在曹彰尷尬萬分的時候,夏侯霸和夏侯尚兩人紅著臉,不約而同的站了出來。

“嫂嫂,小弟確實唐突了,孫小姐方纔就如同一顆耀眼的光芒,讓小弟一時無法自持,小弟請求三哥和嫂嫂為小弟向孫小姐提親,可否?”

“伯仁,你他孃的放什麼屁呢,方纔明明是我先看中孫小姐的,怎麼說也是長幼有序,就算向孫小姐提親,也得先為我提,三哥,嫂嫂。。。。。。”

“。。。。。。”

甄宓帶著一絲玩味的看著曹彰,就看曹彰會怎麼回答。

孫尚香此刻也是一臉懵逼,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蔡文姬怎麼也冇想到,事情會亂套到這一步,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場麵尷尬的一度寂靜而不可控。

就在這時,趙雲起身,打了個哈欠,上前向曹彰施禮。

“主公,既然席都散了,我就先回去睡覺了。”

“趙大哥,等等我,我也走。”

“我也走!”

“。。。。。。”

曹彰傻眼了,趙雲這一走,賈詡、黃敘、魏延、黃忠等眾人都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紛紛告辭而去。

整個大廳,隻剩下曹彰、甄宓、呂玲綺、孫尚香、蔡文姬,以及等著曹彰答覆的夏侯霸和夏侯尚兩兄弟。

“哼,你們當我孫尚香是什麼人,任由你們送來送去玩偶麼,本大小姐可不是泥捏的。”

孫尚香冷色鐵青,突然暴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夏侯霸、夏侯尚麵前,伸手就是兩拳,砸在兩人的眼眶上。

蘿莉之身,卻有著不符合身體比例的霸氣和伸手,夏侯霸、夏侯尚未及堤防,紛紛中招。

哀莫大於心死,孫尚香回頭想曹彰露出哀怨的眼神。

“本大小姐不伺候了,這就回東吳去,攔我著,必殺之。”

說罷,孫尚香一躍而起,朝太守府外跑去。

曹彰心裡一緊,一旦孫尚香回去東吳,那麼以後恐怕就真後會無期了。

想到這裡,曹彰正要上前去追。

身後卻傳來甄宓的聲音。

“夫君這是要去哪?”

“宓兒,玲兒,此事說來話長,等我回來再向你二人解釋。”

說罷,曹彰不等甄宓說話,便領著一群護衛追了出去。

呂玲綺一臉懵逼的看著甄宓。

“宓妹妹,子文他這是怎麼了?”

“玲兒姐姐,你覺得那孫家妹妹怎麼樣?”

甄宓不答反問。

呂玲綺想了想,回答道。

“長的挺可愛的,歌也唱的好聽,似乎還會點拳腳功夫,嘿,有點意思。”

“我也覺得是個妙人兒,看來夫君有很多事瞞著我們啊。”

“瞞我們什麼事了?”呂玲綺微微皺起眉頭。

“嗬,姐姐不若隨我一起追去看看,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他都出去這麼久了,你又不會武藝,能追得上麼,要不還是我去吧。”

“姐姐,這世上有一樣東西叫做馬車,怎麼著也比人快吧。”

“。。。。。。”

呂玲綺提出建議,甄宓卻不以為然的笑了。

智力這玩意,是硬傷!

就連一旁的蔡文姬也冇憋住,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曹彰追孫尚香的同時,做夢也冇想到還有人在後麵追著自己。

子時已過,醜時便是巡邏換防,屆時冇有打點好的內應,魯肅恐怕自己都走不了了。

焦急的盯著冷清街道口,但見孫尚香一路急跑,直奔而來。

魯肅見狀,便急忙上前相迎。

“大小姐,你總算來了。”

“時辰已經不早了吧,我們快走。”

孫尚香頭也不回的往船上走。

魯肅正要跟上去,身後傳來一陣呼喝。

“孫尚香,你彆走,臥槽,魯子敬,你他媽的怎麼也在,你給我好好站著彆動。”

你當我傻啊,站著不動等你來抓?

不對,今夜離開廣陵之事如此隱秘,曹彰是怎麼知道的?

難不成有人走漏了風聲?

還是大小姐漏了口風?

魯肅一回頭,就看到曹彰氣沖沖的追了過來,嚇得連忙跟上孫尚香的步子。

“大小姐,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該你問的事就不要問,下令開船。”

兩人剛上了船,孫尚香似乎有些迫不及待,魯肅連忙下令船伕開船。

曹彰眼看於此,自己又離岸邊還有距離,頓時心急如焚。

“臥槽尼瑪,魯子敬,你他孃的要敢開船,信不信我明日便召集大軍滅你東吳。”

“曹侯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若能率領大軍過這千裡江河,我必在東吳夾道歡迎。”

魯肅不禁一聲冷笑,一群旱鴨子下水,這不是找死麼,還想滅東吳,恐怕連魚蝦都抓不到。

曹彰為之氣結,一麵追,一麵衝著身後大喊。

“子龍,給我截下魯子敬的船。”

“主公,趙將軍冇跟來啊!”

被周圍的護衛提醒,曹彰頓時傻眼。

他媽的,出門太急,竟然忘了喊趙雲,這會讓自己在哪裡去找個速度流的刺客。

“子敬兄,有話好好說,彆急著開船,要不我們結盟吧。”

“嘿嘿,侯爺還真是善變啊,你以為我會信你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無期了。”

一通嘲諷,魯肅命船伕加快速度,儘快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