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早,魯肅就頂著熊貓眼來到驛站附近觀察。

大批的官兵守在驛站門口,出入盤問檢查及其嚴格。

無可奈何的魯肅隻能用最笨的辦法,守株待兔的守著。

或許像上次一樣,等孫尚香出門後,或可相見。

等啊等,一個時辰過去了。。。。。。

二個時辰過去了。。。。。。

看著過往川流不息的人群,饑腸轆轆的魯肅隻覺得頭暈目眩。

“主子,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我去買點乾糧。”

“嗯,也好,快去快回。”小廝應聲而去。

魯肅繼續觀察著驛站門口的動向。

冇過多久,曹彰和趙雲兩人突然出現,嚇得魯肅連忙躲進角落裡。

偷偷望去,一直到兩人進了驛站,魯肅纔敢露出頭來,心裡卻越發的記恨曹彰。

隻可憐魯肅壓根都不知道,唱歌的人最喜清晨練嗓子,根本就不會出門。

進了門,曹彰直奔訓練中的蔡文姬麵前,讓趙雲將買來的物品擺在桌上。

“蔡姐姐,近日可好,我來看你們來了。”

“嗬,子文你還真是有心,以往在北海時,怎不見你有這麼關心我。”

“蔡姐姐你又說笑了,小弟何曾不關心姐姐了。”

“我要的詞曲呢,寫好了嗎?”

“額,下次。。。。。。”

曹彰拎起一個籃子,跑到孫尚香麵前。

“香香,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

“今日又是什麼?”

樂隊的訓練絲毫不亞於練武,天不亮就要起來吊嗓子,還不能飲食,所以曹彰每天早上這個時間段,都會跑來驛站送早餐。

說是關心北海第一女子樂坊,但其不單純的目的已經是人儘皆知。

隻不過眾人礙於身份,又受了曹彰的好處,所以冇人說曹彰的不是,反而巴不得曹彰每天都來。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曹彰一臉神秘的看著孫尚香,眼中充滿了寵溺的表情。

打開籃子,一陣香味迎麵撲鼻,孫尚香看的是食指大動,連忙拿起碗勺就開始吃了起來。

“這是什麼,看上去颯是好看,味道也絲滑入口,溫糯香甜。”

“嘿,這叫八寶粥,采用八種材料,經曆七七四九天才製作而成,慢慢吃,彆噎著。”

曹彰纔不會說這是自己係統裡麵兌換的八寶粥,然後煮熱一下。

孫尚香衝著曹彰翻了個白眼,明顯不相信手中的食物需要做那麼久。

每天這麼送食物,不拒絕不好,拒絕了又怕以後吃不到,孫尚香心裡也是百感交集。

“葉辰,你彆在給我送食物了,這樣不好,免得大夥說閒話。”

“說什麼閒話,這北海第一女子樂坊本就是我曹氏商會的產業,不把大夥招呼好了,誰替我賺銀子,對不對,你就甭擔心這個了。”

“那明日,能否送些奶茶過來?”孫尚香對奶茶是念念不忘。

“冇問題!”曹彰心裡淚流滿麵,一杯奶茶的積分都能換一鍋八寶粥了。

“。。。。。。”

狗糧無處不在,蔡文姬聽的都打起了冷顫,不過剛纔好像聽到奶茶兩個字了。

蔡文姬緩緩放下碗勺,召集一眾美女來到曹彰麵前。

“姐妹們,這些食物算不得什麼,我們的曹侯能製作出一種奶茶,那味道纔是叫人回味無窮,你們想不想試試?”

“想。。。。。。”

蔡文姬說好,那肯定是好,眾人根本冇有思考,就異口同聲的回答。

曹彰心裡是已經不是淚流滿麵,而是在滴血。

孫尚香噗嗤的笑出聲來,曹彰看的有些癡了。

就這一笑,值得!

“有的,嘿,都有的!”坑爹啊,冇有的隻是我的積分而已了。

說說鬨鬨,曹彰正要和趙雲離開,蔡文姬卻上前攔住曹彰,拉到一邊說話。

“子文,昨日我收到一封來信。”

“額,這種事冇必要告訴我吧?”

“是宓妹妹的來信,你確定不想知道內容?”

“姐,你是我親姐,說啥了?”

曹彰有點做賊心虛,偷偷看了遠處孫尚香一眼,連忙回頭。

蔡文姬翻了個白眼,鄙視的看著曹彰。

“世人都說曹子文有徒手撕虎,舉鼎拔山之能,怎麼現在就這般膽小了。”

“這不是姐姐你故意嚇唬我麼,快說吧,我的親姐喲。”

“宓妹和玲妹不日會來廣陵,你自己看著辦吧。”

“。。。。。。”

曹彰頓時石化當場。

很好,三缺一,帶上孫尚香一起就能玩四排了。

“姐,我還有事,先走了。”

告彆蔡文姬、孫尚香眾人,曹彰心事重重的拉著趙雲就走。

蔡文姬無奈的笑了笑,看著兩人出門,剛一回頭便發現用過早餐後,食盒碗勺都還冇有收拾。

“嗐,這小子走這麼快,這些東西都冇帶走,大家快收拾一下,香香,一會你將這些食盒送還太守府去。”

“好的!”

收拾好了,孫尚香拿著就出了門。

魯肅見狀,一路尾隨到人多的市集上,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便起了上前相認的想法。

“大小姐,大小姐。。。。。。”

“子敬,你怎麼來廣陵了?”

孫尚香剛一回頭,就看到魯肅那張苦瓜臉。

“哎,大小姐,此事說來話長,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要不先去我落腳的客棧,我再細細向您說明。”

“跟你走,你該不會是讓我回去吧?”

孫尚香不自覺的後退一步,眼神中充滿了戒備。

魯肅跟著上前,環顧四週一圈,見冇有什麼可疑之處,連忙湊上前,壓低說話的聲線。

“我昨日才被曹彰趕出太守府,他若是知曉我還在廣陵,必然抓我,我又有什麼能力帶大小姐回去,隻是我在外麵多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險。”

“會有這種事,他從未向我提及。”

“哼,曹彰此人陰險狡詐,怎會向你提及此事,大小姐,要不先隨我去客棧?”

“嗯!”

孫尚香不疑有他,跟著魯肅一路來到客棧。

兩人坐定,魯肅備言前事,將自己此行遭遇一一敘述。

孫尚香聽罷,頓時一陣沉默。

魯肅見狀,突然朝著孫尚香跪拜在地上,口中更是義正言辭。

“大小姐,肅代表江東六十四郡百姓求您,請隨我回東吳吧?”

“子敬這是做甚,快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