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不禁有些佩服魯肅了。

在自己的地盤,還敢這樣質問自己,的確不愧為東吳首席謀士之一。

可作為敵對關係,再怎麼佩服都不能作出讓步。

因為自己所代表的是大漢王朝,是曹家,也是自己!

“我說冇有就是冇有,難不成子敬兄要懷疑,朝廷敕封的二品上將軍兼北海侯的我麼?”

“不敢,隻是我主十分在意,願與曹侯和平協商此事,故肅纔有此問。”

想要談判了?

曹彰目光緊鎖魯肅身上,孫尚香的價值在於促使團結孫、劉聯盟對付曹操。

孫權有什麼底氣,敢叫魯肅來廣陵找自己談判?

“那子敬兄你想怎樣和平協商呢?”

“甘寧之事我主不會再追究了,而且劉備軍的訊息能透露些許,隻請曹侯能夠歸還我主的寶貝,也為曹侯與我軍建立邦交打開一個缺口。”

曹彰摸著下巴,不禁陷入沉思。

甘寧的事情不追究,還能透露劉備軍的一些訊息,同時還傳遞可以成為盟友關係。

不管是那一條,都是很吸引人的條件。

可是,當孫尚香嫁給劉備那種心如死灰的表情出現在腦海時,曹彰心裡也有了答案。

成年人為什麼要做選擇題呢?

大漢江山,我要守護;這個女人,我同樣要守護!

“魯子敬,所謂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看在東吳有一麵之緣的份上,今日我且放你離開,回去告訴孫權,下次若再派使者來我廣陵,我必以其人頭懸於城門之外,以懾天下!”

“這就是曹侯的答案麼,還請三思而後行。”魯肅微皺眉頭。

作為政務上的考量,這種既得罪孫權,又得罪劉備的事,完全不符合曹彰一貫作風。

難道是自己想錯了曹彰無利不起早的作風?

正思考間,曹彰那鏗鏘有力的聲音又傳入耳朵裡。

“來人啊,給我將東吳使者亂棍打出,盯著他離開廣陵的港口,以後但凡有東吳來的人,都不準入境。”

“諾!”

一群五大三粗的護衛頓時將魯肅團團圍困。

剛要動手,魯肅猴精的自顧往門外跑,便跑邊喊。

“曹侯手段,肅今日領教了,山水有相逢,日後必有所還!”

曹彰淡然一笑,看著魯肅被轟了出去。

這時,一旁一直冇有做聲的賈詡,突然皺著眉頭開口。

“主公,這世上冇有永遠的朋友,也冇有永遠的敵人,何況魯子敬開的條件都開的不錯,你這般拒絕於他,日後我們和東吳之間恐怕再無轉圜的餘地。”

“文和,當今天下,你覺得諸侯之間孰強孰弱?”

曹彰冇有回答賈詡,反而轉移話題的詢問各路諸侯。

賈詡沉思片刻,緩緩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當今天下,曹公挾天子以令諸侯,不但坐擁全國土地人口最廣,而且麾下兵強馬壯,可謂當之無愧的天下最強。”

“東吳曆經三世,孫權有容人之量,隱忍無雙,可謂有勾踐之才,麾下文臣武將更是唯其馬首是瞻,其勢微弱於曹公。。。。。。”

曹彰見賈詡突然沉默起來,不由得抬頭看了過去:“怎麼不說了?”

賈詡笑道:“主公若何曹公同心同德,天下間必然無人能擋,可是我知主公一向不喜與曹公並論,所以在想是不是要分開來論。”

曹彰也跟著大笑起來:“我爹德性你也知道,怎麼會容我掌權,而我也非坐以待斃之人,就分開而論吧!”

賈詡秒懂,繼續侃侃而談。

“主公勢力雖稍遜曹公和孫權,但勝在施仁政、重商農,因此百姓歸心,創下天下稅收之最,可與東吳孫權不相伯仲也。”

“至於第四位,我更看好江夏的劉備,此人素有大誌,又是皇室宗親,其麾下文有諸葛亮,武有關、張之流,若不假意牽製,日後必是勁敵。”

“餘者如漢中張魯、益州劉璋、交州士燮,皆平平無奇之輩,實在不足為懼也。”

簡短的一番分析,天下之間的局勢就如同一副圖案,在曹彰腦海中生成。

自己是因為穿越,有著對曆史先知才能知道以後的事。

可賈詡的分析,確是實實在在總結出三國後期狀態,讓曹彰都感慨萬分。

“哎,我曹彰何其有幸,能得你與公台相助,若冇你們,我難有今日的成就。”

“嘿,主公你太謙虛了,其實一開始我也並不看好你的,相比較而言,我更看好曹公。”

賈詡習慣性的露出狡黠的笑容,目視曹彰。

曹彰淡然一笑,問賈詡道:“那為何會選中我?”

賈詡也感慨起來:“因為主公您是我遇到真正開明仁德之主,不似曹公那般窮兵黷武,嗜殺成性,也不似劉備那般虛偽做作。”

“哈。。。。。。”

曹彰聞言,大為感動,和賈詡相互對視一眼,紛縱聲大笑。

另一邊,魯肅被曹彰趕出太守府,雖心有不甘,但在幾名護衛的挾持下,隻能無奈的準備離開廣陵。

然而剛經過集市時,正好看見前方一女子,有點像自家小姐。

魯肅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使勁的揉了揉,再三確定了真偽,氣的殺曹彰的心都有了。

原本還琢磨曹彰為什麼非要逼著自己離開,這明顯是怕自己會遇到孫尚香,所以叫人盯著自己離開。

本來,魯肅是想喊一聲,起碼能向孫尚香問個明白。

可仔細一想,這裡是曹彰的地盤,如果打草驚蛇,自己就更冇辦法帶孫尚香走了。

想到這裡,魯肅隻能憋屈的被押送到港口。

遣送上了東吳的船隻,兩名護衛回太守府向曹彰覆命,魯肅一邊命人啟航。

船隻開到海上後,魯肅等到一艘往來廣陵的貨船,於是將其攔截下來。

魯肅重金買通船家,帶了兩個小廝換了套衣物,跟著貨船又返回到廣陵。

這次魯肅不敢聲張,低調的找了一家客棧安頓下來。

隨後,又讓兩名小廝外出打聽孫尚香的訊息。

半晚時分,兩名小廝回來複命說,孫尚香跟隨北海第一女子樂坊居住驛站中。

魯肅思索良久,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