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尚香似乎心情有些不好,嘟著嘴望著曹彰。

“我在東吳時,便聽說北海侯曹彰有二位夫人,可有此事?”

“額,有的。”

“那你方纔還。。。。。。”

說到這裡,孫尚香臉色又是一紅,委屈巴巴的小表情,明顯是說不下去了。

曹彰歎了口氣,臉上透著些許無奈。

“我從未想過會遇到你,更冇想過會喜歡上你,嘿,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若我願為妾,你可願娶我。”

話鋒一轉,孫尚香突然說出讓曹彰猝不及防的話來。

一眼看去,孫尚香委屈巴巴的眼神中,似乎充滿了期待。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

不想是不可能的。

何況難得穿越一回,開開後宮也無可厚非。

三個,就三個,才三個而已啊!

和那些後宮種馬文比起來,這不過是DD一樣的存在,不算渣男吧!

想到這裡,曹彰的心思有些小活躍起來。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家有賢妻。

甄宓毫無保留的舉家族之力,為自己創造了牢固的商業帝國。

呂玲綺也多次隨自己南征北討,打下一片殷實的江山。

聚少離多,曹彰對這兩個女人本就心中有愧。

現在又多了一個孫尚香的出現,對這個女人的欲罷不能,更是讓曹彰進退失據。

“我明白了,以後我們還是做普通朋友,如何。”孫尚香失落的神色,儘顯在臉上。

“。。。。。。”

曹彰正思考,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可看在孫尚香眼裡,就好似被拒絕了一樣。

這個反應讓從小就高高在上的孫尚香,哪裡受得了這種怨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還是喜歡叫你葉辰,葉辰哥哥,蔡姐姐現在演義的是西楚霸王和虞姬的故事吧。”

“嗯!”

曹彰微微皺起眉頭,很想向孫尚香解釋。

然而孫尚香根本就不聽曹彰解釋,直接轉移話題。

曹彰向舞台一眼望去。

“長槍策馬平天下,此番訣彆卻為難,一聲虞兮、虞兮,淚眼已潸然,與君共飲這杯中冷暖,西風徹夜回憶吹不斷,醉裡挑燈看劍,妾舞闌珊。”

“垓下一曲離亂,楚歌聲四方,含悲、辭君、飲劍、血落凝寒霜,難捨一段過往,緣儘又何妨,與你魂歸之處便是蒼茫。”

由蔡文姬傾情演唱的虞姬歎,歌聲充滿了悲壯淒涼的滄桑感覺。

孫尚香抹了一把紅潤的眼眶,笑道:“虞姬可為霸王魂斷核下,霸王也為虞姬不肯河過江東,自千古以來何曾有過這般英雄似的男子,恐怕唯有霸王一人而已。”

一陣心痛襲來,曹彰雙手早已經不自覺的緊握雙拳。

是啊,我曹子文又何嘗冇有霸王舉鼎之力,可偏偏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難受,卻無能為力。

難道自己真的是因為害怕,纔不敢向孫尚香表白嗎?

不是!

一念及此,曹彰總算明白天龍八部中段正淳的這個人物心思。

段正淳式的愛情!

自己現在不正是,活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模樣了麼!

曹彰正思索間,舞台上一曲又是唱罷。

舞台下所有的觀眾,齊齊起身鼓掌叫好,聲音如驚雷般響徹整間天香樓,久久不散。

孫尚香驚呆了。

以往從不覺得,女子也能向世人展示才華,就連自己一手建立的娘子軍,在東吳的將領麵前看來,都不過是一個笑話。

然而眼前蔡文姬,自信的在舞台上展示自己,台下的觀眾都是發自內心的讚賞驚歎其才華。

或許,自己也能如蔡文姬一樣,活的瀟灑自在,綻放異彩。

不知不覺,孫尚香隱約的想到自己以後要走的道路。

“你說我可以像蔡姐姐一樣,在這舞台得到世人的認可嗎?”

“可!”你若願意,哪怕星辰日月,我也為你摘取。

後麵的話,曹彰自然冇敢說出來。

因為此刻,曹彰是真的心疼了。

女子不易,活在封建古代的女子,更不容易。

雖然孫尚香冇有說過此次出逃東吳的原因,但曹彰已然猜到大概。

縱觀曆史,除了孫劉聯姻這件事,還有什麼能讓這個大小姐不顧一切的逃離東吳。

不然劉備和孫尚香結親的時候,也不會以十八般武器放在閨房內嚇唬劉備了。

這無疑是一種對命運的不滿,發出自己最後的抵抗。

曹彰早就想過,或許是自己的出現,才導致孫尚香出逃成功,不然鐵定會按曆史進程與劉備成婚。

說到底,這個看似錦衣玉食,無所不能的孫大小姐,也不過是東吳政治上的犧牲品罷了。

兩人多少有些尷尬,都沉默不語的又回到二樓包間。

一場曠世精彩的演出,也變得索然無味。

也不知過了多久,巡演終於結束。

曹彰讓趙雲、甘寧二人先自回太守府,自己則拉著孫尚香,拜訪正要離開的蔡文姬。

“侯爺怎麼又來了,去而複返,可是找蔡琰有事乎?”

“嗯!蔡姐姐,你們巡演下一站是那裡?”

“徐州、下邳,然後返回北海,怎麼啦?”

曹彰點了點頭,也不廢話,直接進入正題。

“可否先停了巡演,在廣陵多呆些日子?”

“呆多久?”

“呆到我滿意為止。”

“啊,為何?”

蔡文姬驚訝的看著曹彰,這麼嚴肅的表情,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側過頭,蔡文姬看到一旁默不作聲的孫尚香,突然覺得自己真相了。

“子文,你該不會以為你回去真的會去告你的狀吧?”

“不是,我是想。。。。。。”

說的同時,曹彰一把牽住孫尚香的手拉了過來。

“我覺得孫大小姐很有潛力,所以希望蔡姐能帶帶她,讓她為北海第一女子樂坊的成員。”

“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呢,這點小事交給我就好了,何必要停了巡演,你可知道停了巡演,會損失多少銀子,到時候你曹氏商會追究下來,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蔡文姬上前仔細看著孫尚香。

不管是年紀、樣貌,還是聲線,孫尚香都是屬於極品,所以蔡文姬很是滿意。

曹彰連連搖頭,如果隻是一般的帶學徒,就不會這麼費勁了,曹彰要的是讓孫尚香一炮而紅。

“蔡姐,一切損失算我頭上好了,我是打算利用這段時間,多編寫一些詞曲,戲曲,全由她做主唱。”

“你要為孫大小姐量身定做詞曲,說來你好久都未給我編寫了。”

這樣唯唯弱弱的曹彰,還真是少見。

蔡文姬不由得翻了個白眼,也忒見色忘義了,這樣的弟弟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