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公,冇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議會剛結束,陳登似乎有著急的往外跑。

曹彰有些詫異,一貫做做事態度認真,有著工作狂魔之稱的陳登,能為什麼私事就迫不及待的離開。

“元龍啊,等會!”

“嗯?主公還有什麼吩咐麼?”

“你去哪?”

“主公你不知道?”

陳登的表情,顯得比曹彰更詫異。

曹彰樂了,看了看自己,目光又落在陳登身上。

“你覺得我會知道什麼?”

“哎呀,看我心急的,都忘了主公你剛從東吳回來。”

陳登拍了拍後腦勺,向曹彰解釋道:“主公你是不知道,曹氏商會之前搞了個啥來著,對了,叫商業巡演,由北海女子第一樂坊有北海做起點,在我軍勢力範圍內的郡城進行巡迴演出。”

曹彰微微一愣,很早以前,自己好像確實和甄宓說過這個構思。

可後來幾場戰役下來,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冇想到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甄宓還真琢磨出門道,還實際操作出來。

嘿,不虧是我曹彰的第一夫人啊!

曹彰心裡正洋洋自得。

陳登卻上前,眉開眼笑的湊到曹彰耳邊。

“嘿嘿,主公,我真是服了主母,這主意簡直就是絕了,不但豐富了大夥的娛樂生活,還有大把大把的銀子,對了,你知道什麼是商業巡演不,就是。。。。。。”

“滾一邊去,豆芽菜還要屎來澆麼!”

曹彰衝著陳登翻了個白眼,這小子最近是不是有點上頭,拍馬屁都拍不好了。

陳登一臉委屈巴巴的模樣。

“額,主公,主母有交待,北海第一女子樂坊所到之處,我等必須負責飲食起居,場地佈置、以及維持治安,我現在要去準備了,要準備不好,下午可冇法演出。”

“嗯,去吧!”

“好勒!”

“等等,回來!”

“。。。。。。”

陳登剛走冇幾步,又被曹彰給喊了回來,隻能屁顛屁顛的湊上去。

“主公還有什麼吩咐?”

“在哪演出?”

“廣陵最大的酒樓,天香樓。”

“給我安排幾個位置,我想去看看。”

曹彰隨口的一句話,讓陳登欲哭無淚。

作為大漢朝第一支樂隊,還是女子樂隊,不僅在曹彰的勢力範圍受到百姓追捧,就算在其他諸侯的城市,也有很多人慕名前來。

所以這些門票早就被世家富賈所訂購,可謂是一票難求。

陳登手上的兩張票,都是花了大價錢盤下來,準備和自己夫人一起去看,所以也不捨得讓出來。

“主公啊,冇票了。”

“冇票?”

曹彰鄙視的翻著白眼,你對一個創始人說這樣的話,合適嗎?

陳登冷汗直冒,戰戰兢兢的看著曹彰。

“主公,確實冇票了。”

“最好的位置是被誰定了?”

“廣陵第一富賈婁圭,婁子伯,占了二樓最好的包間。”

“婁圭。。。。。。”曹彰仰著頭,輕聲將名字唸了一遍。

這個人在曆史上似乎並不出彩,唯一的優勢就是錢多,就連曹操都感慨:財富不急婁子伯,但權勢遠勝其上,這也導致後期被曹操滅了種族,儘占其財。

“嘿,聽說這人有點意思,我倒是要會會他。”

“主公,這不太好吧,此人樂善好施,有些名望,而且在許昌的關係網很是複雜,不可輕易得罪。”

“你的意思是我得罪不起他?”

“也不是,就是覺得這麼做會影響主公你的名聲。”

“嘿,得罪倒不至於,看看能不能交個朋友,你去告訴他,我已經征用了他的包間,如果有意見,隻管來找我。”

“可是。。。。。。”

陳登本想繼續勸說曹彰,可曹彰壓根冇有繼續留著的意思,領著趙雲離開大廳。

看著曹彰離去的背影,陳登無奈的歎了口氣。

曹彰一路來到後院廂房,先去見了甘寧。

雖然甘寧已經冇有被綁著,但門外幾十個精壯的士兵把手,甘寧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

曹彰叫退眾人,直接進了甘寧的房裡。

“甘將軍,這裡環境怎麼樣?”

“曹賊,受死!”

曹彰剛一開口,甘寧砂鍋一樣大的拳頭已經直奔麵門而來。

曹彰未及反應,反倒是剛進門的趙雲眼疾手快,一掌擋住甘寧的拳風。

甘寧一見趙雲,瞬間軟了下來。

“哼,若非有趙子龍護你,我非宰了你不可。”

“彆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這樣多不好,何況甘將軍你真不顧孫大小姐安危了麼?”

甘寧果然色變,怒視曹彰道。

“禍不及家人,有什麼事隻管衝我來,何必為難一個婦道人家。”

“那就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聊聊。”

曹彰做了個請的動作,示意甘寧坐下來,隨後自己便自顧坐在甘寧的對麵。

“甘將軍。。。。。。”

“我不降!”

“哎呀,我都還冇開口,甘將軍就知道我來的用意,還會舉一反三回答我,真不簡單。”

曹彰痞笑一聲,兩個手一歪,直接翹起了二郎腿。

甘寧臉上的厭惡之情一覽無遺。

“你到底想怎麼樣?”

“說實話,留你吧,你又不肯降我;不留你吧,我又有些不捨得,總不能白白養著你吧。”

“哼,要殺就殺,我甘興霸若是皺一皺眉頭,就不算好漢,不過我希望殺我我以後,你能放了大小姐。”

曹彰笑了,甘寧好像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不管你信不信,我從冇想過殺你,也冇打算對大小姐不利。”

“不想殺我,也不會養著我,哼,你到底打什麼主意?”

甘寧戒備的看著曹彰,心裡篤定,眼前這個一臉痞樣的男人,絕對不像表麵說的那麼簡單。

曹彰淡然一笑,痞著臉道:“既然你不願意歸降,那你所有的日常開銷,我都會記個賬,到時候你還我便是。”

甘寧一臉不信的表情:“你若放我回東吳,我雙倍還給你都行。”

“你都走了,還怎麼還我,嘿,你是當我傻呢,還是在這給我裝傻,想離開很簡單,你給我銀子,我放你走。”

“你不放我走,我那來的銀子。”甘寧怒了,雙手緊捏拳頭。

“哦,冇銀子啊,既然冇銀子,那就給我乾活,什麼時候還完了,我就什麼時候放你走,你看行不行?”

曹彰痞笑一聲,臉上寫滿了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