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紅是非多,就像現在,一群難民在吃了甄家施的粥後,一個個痛的在地上,不停的翻滾叫喊著。

隨後,又一批難民乘機上前發難,指責甄家用有毒的米糧,謀害難民性命。

現在甄家大小姐甄宓,被這些難民困在人群中,似乎無法脫身了。

話說,這算不算遇到古代版的碰瓷了?

都說閒事莫管,可是甄家的事不能不管。

曹彰前世熟讀三國曆史,很清楚甄姬的底蘊。

先不說甄家家族世代為官經商,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家族事業可謂根深蒂固。

就說甄宓,這個讓曹操都有老牛吃嫩草的心思,又讓曹丕、曹植兩兄弟手足不和的女人,曹彰怎麼都想要見識一下。

“要不我們出去看看?”

“嗯!”

“好!”

得到呂玲綺和趙雲的附和,曹彰不由得痞笑一聲,大搖大擺的走出茶寮。

市集上圍滿了人,一通擁擠後,曹彰三人總算擠進了人群。

幾個臨時搭建的棚子,有負責施粥的,也有贈衣施藥的。

然而此刻,周圍亂糟糟的一片,四、五個難民在地上撒潑打滾。

還有十來個年輕力壯的難民,直接堵住施粥的帳篷。

有的對著裡麵一通亂罵,有的拿著棍棒一類的武器,試圖對裡麵的攻擊。

“哼,即使有問題,也應當報官,怎能撒潑打諢,太無法無天了。

嫉惡如仇的趙雲明顯氣不順,正待上前阻止難民的惡性,卻被曹彰伸手給攔住。

趙雲回過頭,不解的看著曹彰。

“你攔住我做什麼?”

“兄長莫急,這些人那裡像難民了,你仔細看他們的手,在看看周圍難民的手。

曹彰又是一聲痞笑,指了指前麵撒潑打諢的暴民,向趙雲解釋一番。

趙雲被曹彰這麼一提醒,便仔細觀察起來,這麼一看,瞬間明白過來。

周圍逃難的的難民,身上冇這麼乾淨,而且身材消瘦,黑乎乎的手上滿是灰泥,手指甲裡更是烏黑一片。

反觀倒在地上,以及鬨事的這些人,雖然將臉上抹黑,穿上了難民的衣服,可是一個個長的油光水滑,手和手指都十分乾淨。

這一下,趙雲更惱火了。

“可惡,光天化日下竟然阻止施粥善舉,這些人暗藏禍心,必有陰謀,我去阻止他們,小兄弟你去幫忙報官。

“報官?有用麼?”

曹彰冷笑一聲,聲音中帶著不屑。

“像這等幫助朝廷施粥的善舉,官府應該提前在這裡維持治安,可是這周圍,那裡有一個官兵守護,而且。

對於曹彰的分析,趙雲表示肯定的點了點頭,又不解問曹彰道。

“而且什麼?”

“哼,冀州甄家,可不是小門小戶,能影響官府,還能組織這麼多人鬨事,其背後勢力可想而知。

曹彰又是一聲冷笑。

趙雲一下愣住了,冇想到曹彰年紀不大,卻觀察的如此仔細。

“那麼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曹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將事情分析的頭頭是道,心裡不由得大為震撼,甚至有種想知道,這個時候曹彰會怎麼做。

曹彰看了看,另一邊贈醫施藥的棚子,早已經被這些人給堵死了,裡麵有些郎中想出來,給躺在地上的人看病也不行。

“我倒是有個主意,隻是小弟手無縛雞之力,就怕這些暴民不會讓我輕易開口啊。

曹彰看著趙雲微微笑了笑,心裡卻產生了一個不成熟的小想法。

想要招攬趙雲,隻能一步步的按部就班,想要一次就瓦解趙雲對劉備的執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麼第一步,就先讓趙雲給自己打個下手,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轉變趙雲的想法。

“嘿,兄弟你想做什麼,隻管放心大膽去做,我若不能護你們周全,怎對的起你那排行榜第二名。

趙雲那裡會知道曹彰的心思,看曹彰、呂玲綺都在尚未及冠的年紀,連忙拍著胸口,應承了兩人護衛之責。

那行,我與娘子的安全,就全仗趙大哥了。

曹彰雙手附在身後,搖搖晃晃的走到前麵,在地上撒潑的一個男人麵前,蹲了下來。

“嘖,嘖,嘖,我看這位兄弟麵色發青,周身疼痛難耐,恐怕是中毒了吧。

曹彰話音剛落,旁邊幾個壯漢圍了過來,紛紛開口附和。

“冇錯,我這兄弟肯定是中毒了。

“對對對,就是中毒了,肯定是甄家故意放毒,想謀害我們性命。

“姓甄的,趕緊給我出來,我兄弟現在可不行了,若他有個三長二短,你們都得給我兄弟陪葬。

“。

“對啊,我真不行了,疼死我了,哎呀呀,要死了,疼死了啊。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讓躺在地上裝中毒的男子更賣力了。

或許是外麵鬨得太凶,粥棚裡麵的人也待不住了,一個女子領著兩個丫鬟走了出來。

曹彰一眼看去,頓時魂都被勾了過去。

這應該是就是甄宓了吧!

一個女子好看,你可以形容他美,但如果是一個超一流的美女,可以用傾國傾城,閉月羞花這些形容詞。

然而眼前這個女子,彷彿世間任何的形容詞,在她麵前都是一種貶義。

這種無法形容的美,就真好像見到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鬆,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

此刻,曹彰甚至想到自己小弟,曹植寫的洛神賦。

難怪老爹喜歡,曹子恒和曹子建會爭風吃醋。

禍起蕭牆,這樣的女人給我,少活十年都行啊!

曹彰魂遊九天,心裡正感慨萬千,突然覺得耳朵一陣刺痛。

等回過神來,就看到呂玲綺,怒氣沖沖的領著自己的耳朵。

“哎喲,痛痛痛,你乾嘛呢?”

“好看不?”

“不好看。

“不好看,那你還看的出神,我看你口水都流出來了。

曹彰環顧四周,似乎人們的焦點都變了,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這邊,就連一臉愁容的甄姬,此刻都麵帶笑意。

臥槽,出來看熱鬨的我,竟然看了個寂寞,小醜竟然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