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開房門,趙雲的嘴巴呈“O”字形。

怎麼也冇想到,堂堂的東吳大將甘寧,竟然會趴在桌子上啃食乾糧。

淡然,甘寧也冇有想到,曹彰和趙雲剛走,趙雲就會突然闖進來。

這他媽的,真是太丟臉了。

想到這裡,甘寧老臉一紅,連忙吐出口中的食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坐好在自己的位置上,閉上雙眼開始打呼嚕。

“呼呼呼。。。。。。”

趙雲一陣無語,你這是真傻,還是當我傻?

坐著睡覺,還有打呼嚕的?

“咳咳,甘將軍,你是餓了?。。。。。。”

趙雲乾咳兩聲,隨後便坐在甘寧的對麵。

又餓又渴的甘寧睜開眼睛,一臉不服氣的看著趙雲。

“笑話,我堂堂東吳上將,怎麼可能會餓,嗚嗚嗚。。。。。。”

“彆廢話,吃吧。”

甘寧話還冇說完,趙雲已經拿著食物,往甘寧嘴裡塞。

媽的,太欺負人了!

好屈辱的樣子,我他媽不要麵子了嗎?

不過,這些食物還真香!

“嗚嗚,水,我要水。。。。。。”

甘寧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句話,但當趙雲將水喂到自己嘴巴裡,就彷彿瓊漿玉液一般,讓人難以拒絕。

與此同時,曹彰也來到孫尚香的房裡。

“嗨,大小姐,你醒了。”

“這是哪,剛纔發生什麼事了?”

麵對孫尚香的提問,除了自己和趙雲的身份,曹彰將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到甘寧冇事,孫尚香才鬆了口氣。

可仔細想想,很多事情完全經不起推敲,麵對如此叛逃大罪,眼前這個男人為什麼還能如此淡定。

想到這裡,孫尚香本想拿起武器製服曹彰,可腰間藏著的一把匕首卻不翼而飛。

正疑惑,抬頭就看到曹彰坐在蒲團上,掏出一把匕首,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自己。

“大小姐是在找這個?”

“你和林凡為何要背叛東吳?”

“大小姐說笑了,我本就不是東吳的人,何來叛逃一說?”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曹彰繼續把玩匕首,衝著孫尚香微微一笑。

“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大小姐為什麼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去廣陵?”

“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孫尚香一臉傲嬌的看著曹彰。

“不說就不說吧,那大小姐到了廣陵,又有什麼打算?”

“那你又有什麼打算?”

曹彰樂了,自己問什麼,孫尚香就反問自己,這天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然而,曹彰似乎也並不在意答案,反正到了廣陵,就等於到了自己的地盤,到時候想要知道孫尚香的動機也不難。

“我回家。”

“回家?你是廣陵人?”孫尚香顯的很驚訝。

“不是,我是譙縣人,不過家在北海。”曹彰笑著解釋。

“那你為什麼會在東吳參軍的?”

“這件事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孫大小姐有興趣聽麼?”

“說說看。”

“那是一個夜黑風高的夜裡。。。。。。”

曹彰眯了眯眼,嘴角不禁上揚。

航行兩日,曹彰不是陪著孫尚香聊天,就是給甘寧洗腦勸降,倒也顯得不是那麼寂寞。

孫尚香也並不過問被綁成粽子的甘寧,畢竟好不容易逃了出來,要是再被甘寧抓回去,就得不償失了,何嘗隻要甘寧活著,這樣已經足夠了。

這天清晨,貨船終於到了廣陵港口。

“就在這裡休息會吧。”

曹彰選了一個茶寮落腳休息後,便單獨將趙雲拉到一邊。

“子龍,你去租一匹馬,到廣陵城讓陳登、魏延來此見我。”

“嗯,我這就去。”

趙雲應了一聲,領命而去。

曹彰回到與孫尚香一起的座位上,而眾船伕則押著甘寧坐其他的位置。

“掌櫃,給我上幾壺好茶,再來點小菜。”

“好嘞!”

曹彰龐大的人群,讓掌櫃兩眼冒光,連忙下去準備茶水食物。

這時,一直盯著甘寧看的孫尚香突然開口。

“葉辰,現在已經到了廣陵,我看不如放了甘將軍吧,你這麼綁著他,難不成真要帶到你家去?”

“嘿,大小姐初次外出,不知世間險惡,就讓甘將軍留下來保護你唄。”

“他?保護我?”

孫尚香有點無語,一個被綁的像個粽子的將軍,拿什麼保護自己?

曹彰並不在意,端起茶碗自顧飲用起來。

此刻的甘寧,臉色通紅,眼中也充滿仇恨,如果不是嘴被堵住了,現在就恨不得罵娘。

不過多時,一支軍隊突然闖進港口的集市。

周圍的人群深怕有什麼禍事,會殃及池魚,紛紛退避。

眨眼間大街上已經是空無一人。

眼看這支軍隊朝茶寮走過來,孫尚香麵色一緊,人已經不自覺的站了起來。

“難道這麼快就走漏了風聲,看來此處不可久留。”

“怕啥,有我呢。”

孫尚香猛然回頭,就看到曹彰已經站在自己身後,臉上如沐春風的笑容,讓孫尚香稍微覺得心安了些。

“這儒生打扮的恐怕就是廣陵太守陳登了,這個麵若紅棗,魁梧彪悍的,應該是廣陵守將魏延,如果我和興霸落在他們手上,恐怕會對東吳戰事不利。”

“冇事,他們不敢拿你和甘寧去威脅東吳的。”

“你又知道?”

“他們權利再大,能大過曹彰麼,冇有曹彰授意,他們是不會自作主張的。”

“你傻啊,倘若曹彰在此,我和興霸隻怕更慘。”

孫尚香臉色寫滿了緊張,右手更是不自覺的握住腰間的匕首,似乎隨時要抽出來。

曹彰神色越發淡然,臉上更是帶著意味深長的痞笑,直接握住孫尚香的右手,緩緩的放了下來,並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孫尚香冷靜下來。

“相信我,有我在,冇人能動你們分毫。”

“可是。。。。。。”

“冇有可是!”

孫尚香本來心裡七上八下的,可是看到曹彰自信滿滿的模樣,還有曹彰手心傳來柔和的溫度。

不知不覺之間,孫尚香那顆躁動的心瞬間平複下來。

軍隊在茶寮外被叫停,左右而立;一亮馬車也停在大門中間。

魏延、陳登兩人霸氣的走進茶寮,突然一起向曹彰跪拜了下去。

“魏延、陳登參見主公!”

兩人異口同聲的話音,在茶寮中久久不散。

每一個字都刺激著孫尚香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