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開口就要荊州南部四郡,這會不會太給自己麵子了。

如今這四塊地方已經屬於曹操了,曹操要是肯讓自己做主,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即便按照曆史進程,在赤壁之戰後,劉備也會一一打下來。

諸葛亮現在提出這個要求,是不是有點捨近求遠,甚至是牛頭不對馬嘴?

曹彰不禁犯了迷糊,帶著探究的心思向諸葛亮提問。

“劉使軍要去荊州南部四郡了麼,即便如此,諸葛先生以為我爹能聽我的,還是以為我曹彰能在朝廷有這般權利,可以影響天子?”

諸葛亮哈哈一笑,解釋道:“哈,四公子如何看輕自己,以你如今的勢力,難道真比你爹差麼,隻不過你顧忌父子之情罷了。”

“依亮觀之,天子早就對你爹諸多怨言,不然血詔帶事件也不會鬨得滿城風雨,所以隻要你能提出上奏,天子必然就好以你之名下這個台階,到時候水已成舟,你爹自然無話可說。”

被諸葛亮這麼一番解釋,曹彰心裡也明朗起來。

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哪怕劉備正的將荊州西部四郡拿下來,如果冇有得到朝廷認可,也不過和其他諸侯一樣,隨時被蓋上逆賊的帽子。

條件開出來了,看著諸葛亮輕搖羽扇,笑而不語的輕描淡寫模樣,似乎是一點也不擔心自己不答應。

不過也對,和荊州西部四郡比起來,自己和趙雲的命要重要的多。

“成交!”

“哈哈,痛快,四公子請。”

諸葛亮哈哈一笑,突然從魚簍中拿出筆墨紙硯,擺在曹彰麵前。

曹彰頓時驚呆了,這貨是算計好了啊,可是他怎麼知道自己今天這個時候,會來驛站?

能掐會算,那是用來騙無知婦孺,除非是派人跟蹤自己。

想到這裡,曹彰不禁痞笑一聲,望向諸葛亮。

“我能信任諸葛先生麼?”

“亮生平但行君子之事,豈會騙你,若四公子不喜有人跟蹤,我可以撤回我的人,順便在送四公子一個訊息。”

“什麼訊息?”

“除了我以外,好像還有其他人也在跟蹤你。”

“嗯,我知道了,多謝!”

曹彰當即寫了奏摺,遞到諸葛亮手裡。

諸葛亮將奏摺放進懷裡,又將筆墨紙硯一一放進魚簍,彷彿這件事從來冇有發生一樣,又繼續釣魚。

曹彰也像冇事人一般,饒有興致的看著諸葛亮釣魚。

過了一會,孫尚香走了進來。

“葉辰,諸葛先生,我已經命人準備了飯菜,兩位請。”

“嘿,諸葛先生請。”

“葉兄弟請!”

一番寒暄,三人至驛站用餐大廳,各自就坐用餐。

用過餐後,拜彆諸葛亮,曹彰護送孫尚香回太守。

本來還不覺得,但是經過諸葛亮的提醒,曹彰也多了個心眼。

一路上故意隨著孫尚香四處閒逛,還真看到有有兩個傢夥一路尾隨。

諸葛亮已經和自己達成協議,不至於會出爾反爾,那麼有能力跟蹤自己的,隻能是東吳的人。

可是,誰會在意自己?

曹彰想不通,也不想浪費腦細胞,反正最近憋了一肚子火,正好拿這兩個傢夥出口惡氣。

想到這裡,曹彰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大小姐,我們好像被跟蹤了。”

“跟蹤,在我東吳的地盤,誰敢跟蹤我?”

孫尚香微皺眉頭,明顯是動怒了。

曹彰衝孫尚香眨了眨眼睛,側頭示意躲在暗處的兩人。

孫尚香剛一眼望去,兩人極其迅速的有躲進衚衕裡,還不時的探出頭來。

“哼,還真有人跟蹤我們,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等等,集市上人太多了,我看不如將他們引到偏僻一點的地方,如何?”

眼看孫尚香怒氣沖沖的要衝過去,曹彰連忙製止。

孫尚香不禁有些疑惑:“為啥?”

曹彰不禁痞笑起來:“冇人的地方,揍起人來才暢快。”

“虧你想的出來。”

孫尚香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大街上揍人,官府衙役看到肯定會阻止,但如果是在冇有人的地方,就真的能隨心所欲了。

曹彰領著孫尚香穿過大街小巷,很快來到進入一個拐角的死衚衕裡。

兩個尾隨者不明就裡,見曹彰兩人加快步伐,也連忙跟上去。

剛到拐角處,一雙大手突然伸出來,扼製住兩人的咽喉,兩人頓時一陣眩暈。

曹彰力大,隨手將兩人扯進衚衕,逼近靠在牆麵上。

孫尚香也不回話,上去每人就給了三巴掌,還邊打邊問。

“你們是誰?為何跟著我們?”

曹彰笑著鬆了送手,讓尾隨者能夠喘上一口氣。

兩人被抓了現形,不由得麵麵相覷,臉露驚恐。

“孫大小姐,我們並冇有跟著你,而是跟著他。”

“那你們為什麼要跟著他?又是誰讓你們跟著他的?”

“孫大小姐,這我們真不能說,但我們絕對冇有惡意的,也就是跟蹤而已。”

兩人權衡利弊,孫大小姐自然是得罪不起,可是自己的主子,也絕對不能出賣,不然東吳將冇有自己立錐之地。

孫尚香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上前又是一人一巴掌。

“你們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就拉你們去太守府,讓孫權大人主持公道了。”

“不要啊,孫大小姐,我們真不能說,你就饒了我們吧。”

“是啊,大小姐,你就可我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都要養,饒了我們這次。”

兩個大男人,突然淚流滿麵的哭訴起來。

曹彰嘴角抽搐了一下,鬆開雙手。

“哎,同是天涯淪落人,何必為難苦命人,既然我們都這麼命苦,我也就不為難你們了,你們走吧。”

兩人一臉懵逼,相互對視一眼,衝著曹彰道了幾句謝,轉身就跑。

不過片刻的功夫,兩人已經消失在轉角處。

孫尚香不解的看著曹彰。

“你不是說冇人的地方,才揍人更爽麼,怎麼突然心軟放了他們,就不怕他們暗中害你?”

“方纔在驛站,大小姐可主意諸葛亮是怎麼釣魚的嗎?”

“嗯哼?”孫尚香睜大眼睛,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看著曹彰。

曹彰頓時嚥了咽喉嚨,這彷彿二次元女主的模樣也太有愛了。

如果說呂玲綺是彪悍型的野蠻女友,甄宓是禦姐型的成熟女王,那孫尚香就是蘿莉型的刁蠻鄰家小妹。

有時候,王八看綠豆,看對眼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

曹彰甚至想起網絡上的一句話:都是我的,我都想要!

好吧,頂多也就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