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各執一詞,吵的是麵紅耳赤。

然而周瑜穩如泰山,全場不發一言。

隻是默默的聽著兩邊爭論不休,就彷彿這件事跟自己沒關係一樣。

冇過多時,門外護衛來報,魯肅帶著諸葛亮來了。

周瑜嘴角不自覺的浮現出一絲弧度,對眾人道。

“諸位所言,瑜已知曉,既然大家都是一心為我東吳籌謀,又何必爭吵,諸位還是先請回去休息,待我與主公商議後,再做定論。”

眾人儘數離開後,周瑜這才讓魯肅和諸葛亮進來相見。

賓主坐定,魯肅率先開口。

“是戰是和,公瑾可有定論?”

“子敬你說什麼胡話,曹操有天子號令,怎可相拒,張子布所言歸降,也不是不無道理。”

周瑜的話是對著魯肅說的,可是目光卻一直盯著諸葛亮。

心中更是思量:這樣如謫仙一般的人物,恐怕會是自己一生中遇到的最強對手了吧!

諸葛亮但笑不語,一直輕搖羽扇,裝逼到極致。

魯肅顯然被周瑜的言論給震驚了,本以為周瑜這次回來,一定會主戰,可突然說出求降的話,這未免有些不可思議。

“公瑾此言差矣,江東基業已曆三世,豈可拱手相讓乎,伯符遺言外事付托將軍,正是要公瑾你保全國家,怎無端說出這種話來?”

魯肅的驚訝,在諸葛亮眼裡看來,或許就是個笑話,因為諸葛亮已經笑了,還笑出聲來。

周瑜帶著一絲玩味的看著諸葛亮。

“先生何故發笑?”魯肅不解其意,問道。

“不笑彆人,笑子敬不識時務?”諸葛亮收起笑容,回答魯肅。

“什麼意思?”魯肅有些不樂意了。

“孫將軍降曹,上保全妻兒老小,下保一身富貴,如此又有何不可?”

“孔明,依你之言,是讓我主屈膝受辱於曹賊乎?”

雖然感覺到諸葛亮好像用激將法刺激周瑜,但是魯肅受不了這個委屈,勃然大怒的質問諸葛亮。

諸葛亮頓了頓,輕搖羽扇,臉上露出微微一笑。

“我有一計,可退曹軍!”

“計將安出?”

魯肅瞪大眼睛看著諸葛亮,尼瑪有辦法不早點說出還,害的老子心裡噗通噗通的亂跳。

諸葛亮笑道:“隻須遣一使,扁舟送兩個人,曹操得此二人,必然退兵。”

聽到這裡,周瑜也來了興趣:“何人?”

“亮居隆中時,聽聞曹操修建銅雀台,廣選天下美女以充實其中,何其壯觀,其子曹植更是寫下銅雀台賦的詩篇,將此二人描敘其中,其文曰。。。。。。”

諸葛亮款款而談,將曹植的銅雀台賦唸了出來,隨後笑著望向周瑜和魯肅,觀察兩人的變化,嘴裡也並冇有閒著,繼續極儘挑撥之意。

“曹操本是好色之徒,曾誓言要掃平四海八荒,得江東二喬,置之銅雀台,以樂晚年,雖死無恨矣。”

“此事可有憑證?”周瑜的臉色比鍋爐底還黑。

“都督難道不知,當年曹操之子曹彰在白門樓曾言:曹操好人妻,逢戰便相欺,這難道不算?”

此刻,周瑜恨的是咬牙切齒,青筋暴露。

內堂裡,孫權聽的是連連搖頭。

“哎,公瑾啊公瑾,一一向自負聰明,怎麼一遇到小喬的事,就不淡定了。”

周瑜近年來一直領兵在和山越族作戰,自然不知道這件事。

但是自己確是知道銅雀台賦的,裡麵除了歌頌曹操的豐功偉績,也冇什麼彆的意思。

可是在諸葛亮嘴巴裡,已經改的麵目全非。

不過孫權樂見其成,隻要周瑜對一個人動了心思,那麼這個人就算不死也要脫一成皮。

然而就在孫權的旁邊,還坐著孫尚香,以及旁邊站著的曹彰和趙雲。

原來,孫尚香回了太守府後,本想先去看周瑜的。

可看周瑜正在和眾大臣吵得不可開交,於是孫尚香便帶著曹彰二人直接進了內堂。

聽到諸葛亮的言論,孫尚香眨了眨眼睛,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哥哥,這世上還有這麼損自己爹的人麼,那他可真孝順啊。”

“嘿,有的,曹彰此子損他爹的事多的是,你若想知道,等不忙了我慢慢說給你聽。”

“。。。。。。”

曹彰看著趙雲投來異樣的眼神,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說個毛啊!

話說,你他丫的再怎麼說,能有我這個原主清楚?

什麼叫損我爹,我說的都是事實好不好。

我家曹老闆不就那麼一點愛好?

試問天下幾個男人不喜歡這個的?

嗯,要不是家裡有了兩個,估計我也想啊!

不對,想多了,這事不能想!

拋開腦子裡麵雜亂的想法,曹彰對諸葛亮恨了一頭的包。

他媽的好好一篇銅雀台賦,被改的太麵目全非了。

不但加入曹操想要稱帝的心思,還有神他媽的攬二喬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

有冇有一點職業素養,原文就是普通的寫景而已啊!

何況就曹植那點心性,心思也放在自己老婆甄宓身上了,誰有空管你江東二喬?

這不是明擺著坑我爹嗎?

想到這裡,偶像信念頓時瓦解,曹彰恨不得也坑一坑諸葛亮。

就在這時,大廳裡又傳來周瑜三人的對話。

“曹操老賊,欺人太甚,我與之誓不兩立,孔明兄若有此心,請助我一臂之力,攻破曹賊。”

諸葛亮笑了笑,上前抱拳施禮道:“若蒙都督不棄,亮願效犬馬之勞,早晚拱聽驅策。”

三人又是一番寒暄後,魯肅起身送彆諸葛亮。

孫權這才和孫尚香一起走出內堂,曹彰二人尾隨其後。

周瑜見孫權出來,嘴角微微上揚。

“主公你都聽到了,這諸葛亮真是狡猾如斯,明明是劉備朝不保夕,如今卻想著讓我東吳充當馬前卒。”

孫權大笑不止:“哈,看來是我多慮了,公瑾你清醒的很呐。”

周瑜冷笑道:“要破曹賊,我東吳這馬前卒是當定了,可是他劉備也彆想置身事外,此番必須想一個兩全之策,讓劉備也身在其中,以避免我東吳成為眾矢之的。”

孫權收了笑容,不解問道:“你怎麼把我說糊塗了,公瑾你既有破曹之策,若真敗了曹操,我東吳必定名聲大噪,如何成為眾矢之的?”

“主公莫非忘了,北海還有一個曹彰在穩坐釣魚台,恐怕就是要漁人得利。”

“啊,孤確實忽略了此子,曹操若有此子相助,恐怕不是那麼好對付吧?”

孫權旋即變色,望向周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