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騎兵,相當於冷兵器時代的大殺器,所以深受各路諸侯喜愛。

孫尚香並不看好曹彰二人,所以叫出一名女將,開始與趙雲進行馬戰。

然而兩馬相交的那一刻,女將還冇明白怎麼一回事,整個人就跌落馬下,連一回合都冇撐過。

孫尚香看的不由得大皺眉頭。

“你,還有你去!”

又是兩名女將上馬,分彆手持長槍,從左右進攻趙雲。

但見趙雲毫無戰意,隨後橫槍一掃,又是不過一合,擺陣下馬。

場外女將們看的是驚訝不已,就連一開始的歡呼喝彩聲,都停了下來。

一個不行就二個,二個不行就四個,到最後孫尚香派出八名女將,一同圍攻趙雲,仍不過二、三回合就敗下陣去。

孫尚香這是才發現,趙雲的槍法精妙異常,不似常人武將可比。

“我來與你一戰!”

這樣的對手很是難得,既然太史慈、甘寧不敢和自己打,那麼從他們麾下將士下手,也不無不可。

帶著這樣的想法,孫尚香親自上了戰馬,直奔趙雲而去。

鴛鴦雙刀如同泰山壓頂之勢,劈砍而下。

趙雲舉起槍身格擋一下,哪知孫尚香卻虎口一震麻痹,整個人也被趙雲的力道給反震回去。

孫尚香的戰馬本就冇經曆過戰爭,那裡受得起趙雲這一下,頓時受驚,揚起蹄子嘶鳴亂踏。

“孫將軍小心!”周圍女將眼看孫尚香要跌落馬下,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

不遠處的的圍牆上,甘寧嘴巴抽搐了一下,一顆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誰不知道孫尚香深受國母喜愛,孫權也是十足的妹控,不然一個女子哪有那麼大的權利,能組建自己的私人兵馬。

可自己現在這個距離,遠水就不了近火,孫尚香要真出什麼事,自己怎麼跟孫權交代?

甘寧心裡正堵得慌,隻看見曹彰突然上前,伸手抓住韁繩,一躍跳上馬背,坐在了孫尚香的身後。

“大小姐莫怕,萬事交給我好了。”

曹彰輕聲細語的柔和,猶如一股暖風,吹進孫尚香的耳朵裡。

孫尚香何曾與男子這般親近過,頓時麵紅耳赤,渾身燥熱,心裡更是如小鹿亂撞一般。

曹彰不淡定了。

本來發生了事故,怕孫尚香出事,這纔出手相幫。

可當孫尚香柔軟的身體靠在自己胸膛,曹彰覺得有點上火。

不行,要淡定,坐懷不亂真君子!

曹彰將澀澀的念頭拋諸腦後,一手牽著韁繩,一手伸出抻住馬頭,怒喝一聲。

“畜生蔫敢如此,還不給我安靜下來。”

想曹彰天生神力,雖隻用了三分力道,可戰馬那裡受得起,當即痛的又是一陣嘶鳴,在莊園的空地上四處奔跑。

孫尚香嚇得又往曹彰懷裡竄了竄。

曹彰頓時虛火騰空,生物鐘不自覺的起了反應。

臥槽!

曹彰很清楚現在的狀態,雖雖然爽是挺爽的,但要是被孫尚香感覺到這個,那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不行,頭可斷,髮型不能亂;血可流,麵子不能丟!

“畜生,還不給我停下來!”

曹彰又是一聲暴喝,曹彰五指增加了二分力道。

戰馬吃痛,一下子癱倒在地,悲痛嘶鳴。

曹彰扶著孫尚香下了戰馬。

“大小,額,孫將軍,你冇事吧!”曹彰想起,這個地方不能叫大小姐。

“冇事。”

孫尚香紅著臉,心裡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也不敢去看曹彰。

這時,周圍的娘子軍紛紛圍了上來,對孫尚香噓寒問暖,表示關係。

躲在圍牆上的甘寧,也是驚出一聲冷汗,不過同時也看出了一點門道。

“這兩小子,似乎在隱藏實力啊,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呢?”

趙雲三合破了八個娘子軍,自己似乎也能辦到,這並不稀奇。

可是曹彰,一隻手能讓一匹受驚的戰馬癱倒於地,這樣的力氣彆說自己,恐怕太史慈都不見得做得到。

甘寧從院牆上跳了下來,帶有深意的笑了笑,打著哈欠便自顧離開。

孫尚香整理好情緒,舉足無措的看著曹彰、趙雲二人,本想說一聲謝謝,可卻看到曹彰那暖男般的笑容,一時如鯁在喉,偏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想了一會,孫尚香乾咳了兩聲,纔開口說話。

“此番比試就算是平局,我也不為難你們了,下次若有機會,我還是要找你們分出個勝負的。”

“那小人就多謝孫將軍了,告辭!”

“等等!”

曹彰正要離開,卻又被孫尚香給叫住,曹彰連忙回頭。

“孫將軍還有什麼吩咐?”

“你二人武藝還不錯,可先護送我去太守府,再回興霸那邊。”

“謹遵孫將軍吩咐。”

孫尚香安頓好娘子軍後,在曹彰和趙雲的護送下,朝著太守府走去。

此刻,另一邊的太守府裡。

周瑜剛回柴桑,就被孫權迫不及待的請進內宅,商議對策。

老實說,自孫權18歲成為江東之主後,一方麵享受著無上的權利,可另一方麵卻要麵對來自江東士族的起反,以及曹操和劉表所帶來的各種威脅。

可以說孫權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

而整個江東,能夠給孫權安全感的人並不多,周瑜就是其中之一。

本來張昭也算一個,可偏偏這次張昭主和,讓不想放棄權利的孫權大失所望。

也就在這時,孫權也想起了孫策臨終前的遺言: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

既然張昭不靠譜,那就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周瑜身上了。

“公瑾,此番曹操南下,你究竟有何打算。”

“那主公又有什麼打算?”

“以子布為首的文官大多主和,魯子敬和一眾武官主戰,哎,如今我已是六神無主,不知如何定論了。”

“主公不必擔憂,一會百官來見,你隻管待在內堂不出,我自會出麵調和眾人。”

“既如此,一切有勞大都督了。”

周瑜看著麵容憔悴的孫權,笑著又是一陣安撫,孫權心裡這才稍微安定下來。

周瑜自顧去了大殿之中,會見文武百官。

以張昭為首眾人,仍是持歸降自保的態度;而以為程普為首眾人,則主張開戰求一片生機。

“曹操擁眾百萬揮軍南下,欲請主公會獵於江夏,雖有相吞之心,卻也有安撫之意,我等請降,也是順應天命,歸順朝廷,不然兵連禍結,隻會葬送江東大好基業,還請都督裁決。”

“屁話,我等自隨孫將軍開基創業,大小數百戰,方纔戰出江東江東六郡八十一州,你等謀士欲降曹操無非隻為自己,真可恥也,吾等寧死不辱,願效死戰,請都督勸主公興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