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席話說的振振有詞,下麵的娘子軍紛紛附和叫好。

孫尚香看著眾人士氣高昂,帶著七分不屑,三分調侃的味道望向曹彰和趙雲二人。

“喂,你們叫什麼來著?”

孫尚香這時纔想起,還不知道這兩人的名字。

曹彰上前,抱拳回答孫尚香。

“小人葉辰,這是我兄弟林凡。”

“兄弟?”

“結義兄弟!”

曹彰一番解釋,孫尚香這才搞清楚兩人的關係。

“我東吳有長江之險,靠的就是水軍和弓箭手,你二人既能得到興霸認可,想必箭術必定了得,敢不敢和我的將士們比一比。”

“不敢!”曹彰有一說一。

眼前除了個彆女子長得有點雄偉,其餘者都是年輕嬌豔,貌美如斯的小妹妹,這誰還有心思比拚,乾脆直接放水好了。

“為何不敢?”孫尚香不解發問。

“我的箭術是用來戰場殺敵的,不是用來比試的。”

既能搪塞,又能裝逼,曹彰很滿意自己的急中生智。

孫尚香冷笑一聲,目光又望向趙雲:“那你呢?”

趙雲更是直接,指著曹彰道:“我的話已經被他說了。”

曹彰暗叫不好,旋即鄙視的看了趙雲一眼,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兄弟,彆學我!

果然,相同的回答引起了孫尚香的不滿。

“你們知道這是哪麼?”

兩人一臉懵逼的看著孫尚香,那滿是膠原蛋白的臉上,笑中透著一股子殺氣。

“這就是本將軍的軍令,在這裡不服從軍令者,斬之!”

“比,必須比!”曹彰眼神中充滿了堅定的表情。

不得不說,孫尚香變臉比翻書還快,馬上又露出甜美的蘿莉般的笑容。

“很好,按照我軍中規定,你們若是能贏,本將軍必定有賞;若是輸了,也需要受到相應的懲罰。”

“敢問大小姐,獎賞是什麼,懲罰又是什麼?”曹彰忍不住問了一句。

“彆叫我大小姐,在這裡要叫我孫將軍,記住了,至於獎賞和懲罰,哼哼,你們試試就知道了。”

說罷,孫尚香已經無視曹彰和趙雲的麵麵相覷,在娘子軍中選出數名好手。

配上弓箭,曹彰、趙雲被推上比試現場。

規則很簡單,射擊打靶,分為三十步,四十步、五十步步。。。。。。

以此類推,最後隻剩一人,方為得勝。

曹彰黑著臉,拿著弓箭開始控製力道。

要中靶心不難,難的反而是靶心太容易被擊穿。

曹彰神力天下皆知,東吳更是冇有這樣特殊的人,要被人揣測出身份,那就真要涼涼了。

出場五人,曹彰、趙雲、以及孫尚香手下的兩名膀大腰圓,不輸男人的娘子軍。

三十步起,第一輪五人皆中靶心。

當然,這也是曹彰精準的控製了力道,隻使出了二分力而已。

一連三輪,四十步,五十步也都皆中靶心。

到了第六十步,場外的娘子們,開始為比試的姐妹加油,孫尚香也開始重視起比試。

果不其然,女子體能畢竟不如男子,其中一名偏瘦的女將,拉弓時已隱有手抖,相形見絀的疲態。

結果四人皆中,這名女將卻偏了一毫,射中9環。

場外的娘子軍開始呐喊嘶吼。

“有冇有搞錯,姐妹加油啊,彆輸給這些臭男人。”

“加油,加油。。。。。。”

第七十步時,又一女將落敗。

但是場麵卻開始出奇的安靜下來,就連一直穩坐的孫尚香,也起身走到場邊。

百步穿楊,已算是神射手的標配,這樣的人可以說是百裡挑一。

此刻,就連曹彰額頭上也開始冒出冷汗。

七十步已經是自己極限,並非不能拉滿長弓,而是掌握不了準心。

曹彰並冇有自己想的那般不堪,調整好情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吐了出來。

嗖——

張弓,射箭,動作一氣嗬成。

但見離弦之箭正中靶心,曹彰頓時鬆了一口氣。

一旁的趙雲也很輕鬆的過關。

剩下一個高頭大馬的女將,但見其嘴角自然上揚,手持長弓,突然抽出三支箭矢搭在弓上。

一箭正中靶心,事情卻遠遠冇有結束。

另外兩支箭,分彆擊穿曹彰、趙雲靶心上的箭矢,直透紅心。

寧靜的會場之上,娘子軍突然一陣歡呼,滿堂喝彩。

“好,射的好,不虧是我孫尚香的頭號射手,哈哈哈!”

孫尚香忍不住的鼓掌喝彩,一臉不屑的望向曹彰和趙雲。

“你二人還有什麼話說。”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自己並不擅長弓矢,就如同讓對抗路打發育路,這不找射嗎。

可是輸了就是輸了,這個五大三粗的女將,不但有點臂力,而且準心也很精準。

曹彰不得不服。

“孫將軍麾下女將箭術了得,小人服了。”

“哼,由此覺悟就好,那你呢?”

孫尚香見曹彰態度不錯,心情大好,目光頓時望向趙雲。

趙雲嘴巴不自覺的張合著,似乎欲言又止。

曹彰心裡一驚,連忙上前拍了趙雲的胳膊一下,衝孫尚香微微一笑。

“我這兄弟箭術雖強於我,卻也比不上孫將軍麾下女將,我等具皆敬服。”

“服了就好,那麼繼續進行第二場,就比試武藝好了!”

“啊,比武?”

曹彰差點冇有驚掉下巴,比武不同與弓箭,麵對一群女子交手,真要打傷了就不好了。

孫尚香卻冇有理會曹彰,摸著下巴,嘴裡自言自語:“是比馬上武藝好,還是比步戰的好呢?”

一番考慮,孫尚香似乎有了決定,笑道:“既然你們有兩個人,那麼就自己選,若能勝過我麾下的人也就算了,若是又輸了,那就數罪併罰。”

“我選馬上。”

趙雲的直接搶白,完全不給曹彰開口的機會,曹彰內心都要抓狂了。

馬上對陣,好歹能保持距離,要麼生擒對手,要麼擊落馬下就好,可步戰交手肯定要近身,這完全不不忍出手。

孫尚香又是微微一笑,在娘子軍中清點女將,準備第二輪比試。

曹彰一眼望去,腦海突然浮現出一個身影,一個手持機關槍的少女,衝鋒在前,口中高喊:大小姐駕到,通通閃開。

得,還真有點像!

此刻,莊園的圍牆上,甘寧正偷偷的注視著裡麵發生的一切,臉上也表現出一絲錯愕。

難道我看錯了?

還是這兩人不善弓矢呢?

曹彰兩人的失利,完全影響了甘寧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