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史慈似乎感受到身後身後的殺氣,連忙起身跑到甘寧旁邊,又坐了了下來。

“大小姐,興霸武藝不比我差的,你彆老追著我不放呀。”

“哼,北海曹彰早年論天下英雄,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黃許孫太兩夏侯,二張徐龐甘周魏,槍神張繡和文顏,你太史慈天下排名第十,興霸才十七名,他怎會是你的對手。”

孫尚香冷哼一聲,將武器一股腦的放在桌上,也坐了下來。

一旁的曹彰打了個激靈,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出名了,當初隨口胡侃的話,都傳到江東一帶來了。

曹彰冷不住望向趙雲。

趙雲卻搖了搖頭,示意曹彰不要做聲。

甘興霸一聲冷笑,緊握雙拳道:“是啊,我是第十七名,怎敵得過之義之勇,至於那個曹彰,改天我真要會會他手下的趙雲,看是不是自呂布之後的天下第一。”

孫尚香衝著甘寧翻了個白眼,一臉的傲嬌。

“得了吧,你冇聽說麼,這次趙雲護著曹彰,還有劉備的夫人兒子一起,在長阪坡上七進七出,殺了曹操戰將五十多人,將士士兵更是不計其數。”

“哼,趙雲是給曹家做事的,我怎知道這是不是以訛傳訛的假訊息。”甘寧一臉不服氣。

一旁的太史慈微皺眉頭,也插嘴說話。

“此事是探子打聽回來的,不會有誤,若有機會,我也想與那趙雲交手,看看自呂布之後的天下第一到底多厲害。”

幾人聊著聊著,話題就到了曹彰和趙雲身上。

彰嚇得隻顧吃喝,隱約聽到孫尚香開口為自己說話。

孫尚香道:“那曹子文想必是個好人,為救新野十萬百姓,親自帶著趙雲去找曹賊,可卻反被曹賊下令追殺。”

太史慈道:“確實是個另類,這小子當年與曹賊決裂於白門樓下,隨後又兵圍鄴城,差點冇奪了曹操大權,似乎一直都在和他爹鬥。”

甘寧也跟著道:“還有這麼趣事,嘿,挺對我胃口,隻可惜各為其主,日後戰場上遇到,隻怕難免一番廝殺了。”

孫尚香道:“人家有趙雲,你一個天下十七,拿什麼跟他鬥,搞不好被人給揍了呢。”

“額,哼哼,什麼狗屁排行榜,他說我比不過之義,我認,可是其他人又冇比過,憑什麼說我打不過,這個排名有失公允。。。。。。”甘寧似乎被氣的不輕。

孫尚香不在理會甘寧,將目光又放在太史慈身上。

“太史慈,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額,不打了,昨日主公派人去請了公瑾,一會我要去太守府辦正事呢。”

“啊,公瑾哥哥回來了,正好,我也去。”

孫尚香似乎很高興的模樣,突然站起來,收起桌上的武器。

“公瑾大人回來要辦正事呢,大小姐若是閒的無聊,我這兩個親衛借你先用用,一會辦了正經事,你在還我,就彆去給公瑾大人添堵了。”甘寧歪著腦袋,打了個哈欠。

曹彰一臉懵逼,望向甘寧。

“看什麼看,還怕大小姐吃了你不成,以你們倆的身手,就陪大小姐練練,等我辦完事了,就來尋你們。”甘寧眼中帶著一絲探究,也帶著一絲玩味。

孫尚香不屑的望向曹彰和趙雲,似乎一點也提不起興趣。

“就這兩個人,看著也太弱了點,還不夠我揍的。”

“打,隻管打,隻要我回來之前,大小姐彆打死就行,哈。”

甘寧大笑一身,上前拉著太史慈就往外走。

孫尚香正要上前追去,曹彰心念一動,連忙上前擋住其去路。

之所以會有這個決定,也是突發奇想,想到了甘寧為什麼會這麼做,曹彰隻能順勢而為。

傳說中的孫尚香,年輕貌美,且充滿活力,看的曹彰腦子有種原始澀澀的衝動。

“大小姐,甘將軍說了要去辦正經事,要不我兄弟陪你練練?”

“就你們?”孫尚香投來異樣的目光。

“小人武藝不咋地,卻勝在皮糙肉厚,夠大小姐你揍的。”

“那我還真要試試,興霸手下都有些什麼樣的人物,跟我走!”

孫尚香捂嘴失笑,敢當著自己的麵,調侃的下人並不多見,既然這樣正好用來打發時間。

三人走出大門,隻見一群甲胃在身的紅色娘子軍一擁而上。

“我軍集結完畢,請孫首領指示。”

“嗯,將這二人給我帶上,他們就是我們今天的訓練目標。”

孫尚香說罷,一躍而起,乾淨利索的跳上戰馬,颯是好看。

其手下數十名紅色娘子軍一起壓著曹彰、趙雲兩人,緊隨其後。

在東吳,誰不知道孫尚香自幼好武,麾下更是打造出一支以女性為主的百人軍團。

就連軍中都無人敢惹,就更彆提四周百姓了,一個個連圍觀吃瓜的勇氣都冇有,紛紛避之不及。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剛離開,太史慈和甘寧從轉角小巷走了出來。

“興霸,你會不會弄錯了,這兩人看上去平平無奇,無非也就魁梧挺拔了些,不至於是什麼絕世高手。”

“現在是看不出來,但昨晚高強度的訓練,他二人呼吸吐納與常人不同,甚至不亞於你我,你想想,就連子敬都找我要人,這會是平庸之輩麼。”

“那你想怎麼做?”

麵對太史慈的提問,甘寧嘴角浮現一絲弧度。

“主公召公瑾回來,可見他心裡也是主戰的,現在有公瑾堵住張昭那些人的嘴,大局已定,今日會議我不去也罷,希望子義兄幫我,向主公告個假。”

“喂,不是吧,主公很重視今日的議會,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諸葛亮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算了,諸葛亮那張嘴,昨日我已經見識了,倒是這兩人更對我的胃口,哈哈。!”

說罷,甘寧頭也不回的跟上孫尚香的娘子軍。

“哎,如此散漫,也難怪主公對你頭疼,興霸啊,若再不改改你的脾氣,恐怕此生也難以封侯拜相了。”

太史慈看著甘寧的背影,不禁搖頭一聲歎息。

郊外的一處莊園內,孫尚香像一個將軍一樣發號施令。

娘子軍隊形整齊,不乏威儀,一看就是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出來的。

孫尚香似乎很滿意這個效果,麵對眾人道。

“姐妹們,都是女子應該遵三從四德,在家相夫教子,可看看彆人北海,早已實行男女平等之策。”

“東吳雖說尚未有此國策,但我相信,我等雖為女子,隻要肯努力自強不息,也能將東吳打造成第二個北海。”

“我等女子也一樣能出將入相,成就一番功名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