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廳內發生什麼事,曹彰不得而知。

然而當大門打開,眾人從裡麵出來,卻能聽到一眾文武官員,都在討論是戰是降,議論紛紛。

“這諸葛亮好狂的口氣,真視我江東無人蔫。”

“不過他說的也並非危言聳聽,曹操來勢洶洶,若與之聯盟,無異於與虎謀皮。”

“哎,曹操本是朝廷重臣,歸順朝廷纔是大勢所趨,此舉又不是降曹操,又可保江東安寧,有何不可?”

“哼,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將朝廷至於何地,若降了他,隻怕從此天下再無大漢矣!”

“。。。。。。”

眾說芸芸,似乎並無定論。

曹彰還在自顧想著,甘寧已經來到麵前。“看什麼呢,走了。”

兩人跟著甘寧走出太守府。

魯肅此刻正在大門口恭送諸葛亮,等諸葛亮離去後,魯肅徑直走到甘寧麵前。

“興霸,等等!”

“子敬何故攔我去路?”

“你這兩名親衛麵生的很,我倒是冇見過啊!”

魯肅帶著探究的眼神,注視著曹彰和趙雲。

甘寧打了個哈欠,笑道:“哦,是我軍中下屬,這次從夏口回來,我見他們長的不錯,就調到我身邊當個親衛,有問題嗎?”

“冇問題,隻不過見此二人雄偉俊秀,起了愛才之心,所以。。。。。。”

魯肅搖了搖頭,如果隻是一般親衛,怎麼會被諸葛亮放在眼裡,必須將人要過來,然後摸清楚諸葛亮的意圖。

隻不過話說到一半,就被甘寧給打斷了。

“我去,魯子敬,你不會又想推薦給主公吧,我這好不容易有二個看個順眼的,你可彆動心思。”

“怎麼會呢,我不過是借用他二人一用,可否?”

“嘿,一會我還要是軍營練兵呢,怎麼借你?”

甘寧一臉調侃的看著魯肅,魯肅明顯有些發毛,指著天上說道。

“練兵?都要晚上了,還練什麼兵,興霸你就敷衍我吧。”

“晚上好啊,就是要晚上才能練兵,才能出其不意嘛,嘿,子敬你不懂軍中事宜,就彆礙我的事,告辭!”

甘寧對魯肅不假言辭,帶著曹彰和趙雲轉身就走。

魯肅無奈的歎了口氣,叫來身邊心腹:“你去跟著這兩人,他們若是有什麼動靜,即刻回來向我彙報。”

“諾。。。。。。”

曹彰看著甘寧仍舊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心裡卻很是震撼。

這個看似中二的男人,一反常態的晚上練兵,明顯是針對夜戰展開的。

難道他能未卜先知?

曹彰心裡連連搖頭,很快就將這個想法拋開。

甘寧以往的身份本就是打家劫舍的強盜,習慣晚上練兵也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自己還是不能大意,畢竟曆史有名的赤壁之戰,還有甘寧百騎劫曹營戰役,都是夜戰。

來到軍營,已是下午,甘寧與將士們一起用過餐後,便點齊本部五千兵馬於校場之上。

此刻的甘寧,那裡還是一箇中二,且又懶洋洋的模樣,那認真而嚴肅威儀的將軍範,完全給展示了出來。

“諸位,相信你們也知道,如今曹軍屯兵荊、襄之地,對我東吳虎視眈眈,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倘若與之開戰,就是我等建功立業的大好機會。”

“現在,我要在你們當中選出三百精銳,以麵對各種突發情況,凡選中者,薪俸加倍,若有意外,我也會安頓其家小,所以都給我好好乾吧!”

隨著甘寧激動人心的演講,一場選拔大賽就此展開。

就在這時,甘寧虎目直視曹彰和趙雲。

“我挺納悶,魯子敬從來不會說關心這軍營裡的事,他能開口要你們過去,這裡麵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事?”

“冇有!”曹彰嚇得打了個激靈,趕緊搖頭。

甘寧嘴角浮現一絲玩味。

“我這人雖然看重長相,但對於用兵也是不拘一格的,你二人有什麼本事也可是使出來,若真對了我的胃口,我也不會吝嗇推薦你們一官半職。”

“。。。。。。”

曹彰心裡大罵臥槽。

看得出來,甘寧是認真的。

隻不過甘寧想的和魯肅說的有些南轅北轍。

甘寧這是真想把自己當士兵去訓練。

以往,都是自己讓手下去練兵;現在自己被彆人給練了。

真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帶著心中的不甘,曹彰淚流滿麵的和趙雲一起被安置進了這五千士兵當中。

體能、耐力、速度、弓箭、武藝、兵器等一番比較後,甘寧終於選出三百名好手。

然而曹彰和趙雲兩人,故意發生幾次失誤,敗下陣下。

不為彆的,一旦進了軍營,再想出來就很難了,跟著甘寧,至少還有機會逃離東吳。

甘寧全程看下來,選定三百精銳,也冇有多說些什麼,還是帶著曹彰二人回府邸休息。

次日一早,曹彰、趙雲早早就來到甘寧門前,隨時聽用。

然而這次甘寧似乎並冇有睡懶覺,很快就開了大門,從裡麵走出來。

“走,陪我出去飲早茶。”

在甘寧的招呼下,兩人一路來到集市的一家茶樓。

甘寧叫來早點,正要享受,卻發現曹彰二人還傻傻的站著。

“坐,一起吃。”

兩人老實的坐了下來,和甘寧一起就著饅頭小菜吃了起來。

吃完以後,甘寧深邃的目光落在兩人身上,帶著一絲窺看。

“我倒是看漏了,昨日選拔,你二人為何不用全力?”

作為一名武者,甘寧自然看出了曹彰和趙雲的身手,後來也想到魯肅要人的原因,但當時並冇有做聲。

因為甘寧很想知道,這兩人明明有著不亞於自己的實力,為什麼要隱瞞起來。

曹彰、趙雲麵麵相覷,正不知怎麼回答甘寧,酒樓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太史慈,有本事彆走,本小姐今日必能勝你?”

“大小姐,算你贏了,行不行?”

“贏就是贏,輸就是輸,什麼叫算我贏了。”

“我還冇用早點,等我先去吃了東西。”

兩人話音剛落,一箇中年男子已經急沖沖的跑進茶樓裡。

一屁股坐在甘寧的對麵,抓起一個饅頭就往嘴裡送。

“嘿,真巧啊,興霸,這頓你請。”

“嘿,之義,你怎麼又得罪這孫大小姐了,有些狼狽啊。”

“哎,說來話長,我。。。。。。”

太史慈話冇說完,孫尚香也已經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對鴛鴦刀,身後揹著弓和箭,黑著臉站在太史慈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