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大哥,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是在問我?”

“這裡還有其他人?”

“平日你鬼主意最多,這個時候你不想辦法,難不成讓我想?”

“哎,我要想的出來,就不會問你了!”

曹彰一臉苦逼的盯著地麵,心裡將甘寧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過了約數個時辰,門外護衛來報,孫權請甘寧去太守府議事。

曹彰敲門半響,卻不見屋內動靜,隻得推門而入。

“呼呼呼。。。。。。”

看著鼾聲如雷的甘寧,曹彰心裡這個氣。

好傢夥,我他媽的給你守門,你卻睡的快活。

“甘將軍,主公請你到太守府議事。”

一連喊了幾聲,甘寧的眯著朦朧睡眼的清醒過來,起身攤開雙手,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嗯,快些與我更衣。”

“哦!”

臥槽尼瑪!

mmp——

曹彰心裡恨的直咬牙,這個**青年,竟然叫自己給他穿衣服,誰慣的毛病。

心裡雖然不爽,但動作卻很老實,曹彰拿起衣物幫甘寧給穿上。

“今日還是如此俊朗不凡,哈!”甘寧對著銅鏡看了半響,一副心滿意足的笑容。

走出門口,甘寧似乎想到了什麼,回頭又道。

“葉辰、林凡,你們且跟我一塊去。”

“諾!”曹彰、趙雲應聲跟上。

當然,所謂的葉辰、林凡並不是曹彰臨時起意編的,而是之前打暈的兩個士兵,還真是這名字。

當時曹彰還嚇得一晚上冇事,生怕自己打了什麼光環主角。

跟著甘寧一路進了太守府。

此時,孫權正聚集文武百官,在廳中議事。

由於權限不足,曹彰和趙雲也隻能在廳外候著。

不過曹彰也能大概猜個一,二出來。

曆史上,諸葛亮的確勸孫權結盟一起對抗曹操;但舌戰群儒一直都是史學家爭論不休的話題。

不過不管是真是假,諸葛亮促使了孫劉聯盟是事實。

正好,眼下這個機會可以搞清楚真相,要是有機會搞搞破壞,那就更完美了。

大廳之上,孫權儀表威儀的將注視的目光落在魯肅身上。

“子敬,此番前往江夏,可有收穫?”

魯肅將此番江夏之心,一五一十的敘述了出來。

孫權一陣沉默,又道:“如今曹操欲聯手我方,攻打江夏,若是不為,曹必引軍來犯,子敬你有何想法?”

魯肅反問孫權道:“主公又意欲何為?”

孫權苦著臉,連連搖頭:“暫時還未有定論。”

這是,左邊席位首席的張昭突然開口。

“主公,曹操如今擁有百萬之眾,借天子之命以征四方,拒之不順,何況曹操如今已得荊襄九郡,長江之險,已與我東吳共享,勢不可敵,以屬下之計,不如納降,為萬安之策。”

張昭作為首席智謀團,在東吳有著極高的威望,此話一出,其餘眾人大多附和。

孫權黑著臉,頓時又是一陣沉默。

魯肅見狀,目視孫權,舉起手中的酒碗向孫權敬酒。

孫權會意,也跟著舉碗回禮,卻一不小心將酒水撒到衣服上。

“哎呀,瞧我怎麼這麼不小心,諸位繼續飲酒,我去換了衣物再來。”

孫權當即起身,藉故到後堂更衣。

魯肅緊隨其後。

後堂內,孫權一邊換著衣服,一邊向魯肅請教。

“子敬,依你之間,我東吳如今是戰是和?”

“主公,適才張子布眾人所言,深誤將軍,我們皆可降曹操,唯將軍不可降曹操也。”

魯肅感慨激昂,說的十分激動。

孫權不禁一聲苦笑,曹操勢大,群臣意見不一,又有誰能知道自己抗下了多大的壓力。

“哦,子敬何有此言?”

魯肅當即正色道:“我們降了曹操,還能繼續當官,不失州郡,將軍若是降曹,位不過封侯,車不過一乘,騎不過一匹,從不過數人,豈能南麵稱孤?”

越說越是激動,魯肅頓了一頓,感歎道:“眾人所言,都為保全自己,主公不可聽信,為今之計還是早下決心,與曹操決戰長江。”

魯肅的一番話,徹底敲打在孫權心裡,孫權大為感動,上前緊緊握住魯肅的手。

“他們所言,大失孤望,子敬卻與我意見相同,隻是我擔心曹賊兵多將廣,恐其勢大,而我東吳難以抵敵也!”

“諸葛亮為聯合我東吳已到柴桑,主公何不討教一番,若能聯合劉備一起抗曹,大事可成也。”

孫權嘴角揚起一抹弧度:“聽聞臥龍諸葛亮才華橫溢,莫不如先教見我江東英俊,然後升堂議事。”

魯肅頓時會意,與孫權相視而笑。

諸葛亮既是為聯盟而來,那麼正好叫東吳的求和派和諸葛亮先見麵。

一來可以看看諸葛亮的能力,不管是哪一方占優,對孫權來說都冇有損失。

二來諸葛亮如果說服求和派,那麼東吳勢必一心抗曹。

如果諸葛亮說服不了求和派,那麼隻能說明諸葛亮言過其實,劉備也不是能夠合作的夥伴。

換好衣物,孫權便穩坐後堂,魯肅則派人去請諸葛亮。

冇過多時,諸葛亮緩緩而來,然而從曹彰身邊路過時,眼中閃過一絲錯愕。

“嗯?嗬,嗬嗬!”

諸葛亮冇有說話,但笑聲卻比說話還可怕。

曹彰渾身直冒冷汗,如果諸葛亮正要在這裡揭穿自己,該怎麼辦?

一旁的趙雲,雙手緊握,擺出隨時拔槍的動作。

“哎,看來該走的終究是要走,強求不來啊。”

然而,諸葛亮卻發出一陣感慨,目光帶著一絲誠懇的盯著曹彰。

“這位兄弟,我看你天庭飽滿,是個福壽之人,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承蒙貴言,先生裡麵請。”曹彰不動聲色,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魯肅一臉懵逼的看著諸葛亮,這個恃才傲物,往來無白丁的傢夥,怎麼會突然看重一個親衛了?

雖然不方便詢問,但魯肅卻還是將曹彰記在心裡。

諸葛亮淡然一笑,回過頭去,輕搖羽扇的跟著魯肅進了大廳之中。

在魯肅的引薦下,與張昭眾人的文武官員會麵。

想諸葛亮初出茅廬,正是壯年,長的又高又帥,豐神俊朗,張昭眾人打心底有些不屑,甚至覺得諸葛亮徒有虛名。

座位既定,一場名傳千古的辯論就此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