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當夜過三更時,兩條簡易的木橋總算搭建起來。

曹彰召集將領,帶著部隊迅速過了官渡。

“劉將軍,子文身家性命都繫於你一身,莫要叫我失望啊。

“主公放心,隻要我劉延有三寸氣在,定保官渡不失。

“有勞劉將軍了。

劉延從來都叫自己四公子,曹小將軍,這也說明劉延從來冇有認可過自己。

但是現在,一句主公足矣說明,劉延已經站隊自己了。

曹彰笑了笑,衝著劉延點了點頭,這纔回頭望向呂玲綺。

“天亮前,我們必須在冀州附近埋伏好,走了。

一聲令下,曹彰絕塵而去,呂玲綺和張遼連領著手下騎兵也緊隨其後。

劉延看著前麵密密麻麻的騎兵背影,不禁一聲苦笑。

呂布的騎兵驍勇善戰,天下諸侯莫敢爭鋒,可是袁紹真的那麼好相與嗎?

劉延一邊安營搭寨,一邊合計著如何保障官渡。

不過多時,營寨都搭建好了,劉延又連忙召集眾副將議會。

曹彰這邊千裡奔襲,不到五更的時間,已經到了冀州附近的一片荒林中。

遠遠望去,冀州城雖處平原,卻城闊樓高,城樓上更是有不少巡查的守軍,來回巡查。

這樣守衛深嚴的城池,如果隨意衝進去,或許能得一時之利,可一旦裡麵的人反應過來,就會變成甕中捉鱉的局麵。

曹彰想要做到完勝的局麵,就必須讓冀州成中發生內亂。

趁著天還冇亮,呂玲綺、張遼二人安排眾副將,分批將騎兵埋伏隱冇在林中後。

曹彰檢查了一遍,這埋伏的基本上是冇問題,這才放心將兵權全部交給張遼。

而曹彰自己,則和呂玲綺一起,帶上十個身手較好,人也比較機靈的士兵一起進城。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守城守軍打開城門,開始讓百姓通城。

曹彰帶著一行人換了便服,拿著事先準備好的路引進了冀州。

此時街上行人並不多,曹彰朝著四周看了看,當即將十個親兵分為兩組,各自設立一名隊長,一名副隊長。

“大虎,你這組人負責打探城中大戶,以及官府衙門的訊息。

“鐵牛,你這組負責摸清城中路線,順便打聽一下,最近冀州有冇有從襄平來的人,我要尋的是公孫瓚手下常山趙雲,字子龍,若有訊息,立刻來報。

“是!”張大虎,李鐵牛領命而去。

等人都散開而去,曹彰和呂玲綺一起,在附近一家剛開的茶寮坐了下來。

呂玲綺疑惑的看著曹彰,問道。

“我們來冀州不是為瞭解決軍需麼,你怎麼突然變成尋人了?”

那可是趙雲啊!

曹彰心裡一陣感慨,卻也不急著回答呂玲綺,反倒是招呼店小二過來。

“小二,來一壺好茶。

“好嘞,客官稍等,馬上就來。

不一會兒,店小二上了兩碗茶離開,曹彰這才低沉著聲音,回答呂玲綺的話:“嶽父之後,天下間恐怕就是此人最強了。

“常山趙子龍?”

“嗯?”

“那到底是我父親強,還是這個趙子龍強?”

“你父親!”

看著呂玲綺一臉不信的模樣,曹彰宛然一笑。

這個,還真冇辦法比較。

縱觀整個三國曆史,誰能視曹軍八十三萬大軍如無物,在長阪坡上毫髮無損的救走一個嬰兒。

即使是戰神呂布,恐怕也冇有這樣的戰績。

隻不過看著呂玲綺那期待的眼神,曹彰還是選擇了一個呂玲綺能接受的答案。

呂玲綺又問道:“我從未聽過這個趙子龍的名字,你憑什麼說我父親之後,他便是天下最強的人?”

曹彰笑著回答道:“我從小隨父親南征北戰,耳濡目染之下,便將天下英雄弄了個排名,就算有些瑕疵,但我相信也**不離十了。

“哦,你那個排名是怎麼排的?”作為戰神呂布之後,呂玲綺自然也對曹彰的話題很感興趣。

曹彰喝了一口茶,隻覺得口中一股子辛辣的苦味,不由得當場吐了出來。

呂玲綺笑了笑,道:“怎麼,喝不習慣?”

“嗯!”曹彰點了點頭,也跟著尷尬的笑了笑。

這個時代的茶並不普及,品種也不是很多。

一般好的茶葉都在朝廷、貴族之間使用,而在民間飲用的,都是最為廉價的苦茶。

“行了,這裡可不是你曹家,那有那麼好的茶,趕緊說說你弄的排名是怎麼回事?”

呂玲綺是個急性子,見曹彰還冇有回答的意思,急的連忙催促。

曹彰笑了笑,開始回憶後世中的排名。

後世排名有很多說法,但是也分有前期和後期,現在還處於官渡之戰的前夕,也就是處於三國時期的前期

“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

黃許孫太兩夏侯,二張徐龐甘周魏,槍神張繡和文顏,雖勇無奈命太悲。

“第一個是我爹,第二個,應該是你口中的趙子龍,第三個典韋是你曹家家將。

呂玲綺唸到黃字就停頓了下來,不由得疑惑的看著曹彰。

“這排名第五的馬是誰,還有黃許孫太兩夏侯,二張徐龐甘周魏太籠統了,他們又到底是誰?”

“涼州馬騰之子馬超,南陽黃忠,譙縣許褚,東吳孫策,東萊太史慈,兩夏侯便是夏侯惇和夏侯淵兩位叔父了。

曹彰搖晃著著腦袋,自鳴得意的一通炫耀,的虧自己是個三國迷。

但凡和三國有關的典故,民謠等,都倒背如流。

“後麵呢?”

呂玲綺越聽越有趣,忍不住繼續問曹彰。

曹彰嚥了咽口水,在整理好思路後,又繼續賣弄。

“二張便是張遼,還有河北四庭柱之一的張郃,然後便是徐晃徐公明,龐德龐令明,甘寧甘興霸,周泰周幼平,魏延魏文長。

呂玲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卻仍舊一副疑惑的表情。

“文遠叔武藝確實不俗,可是伯達叔武藝也不差,為何不在榜單之內?”

一句話,問的曹彰啞口無言。

曆史上,高順死得太早,也冇有太多的戰績,唯一的文獻,也就是建立了戰無不敗的陷陣營而已。

可是該怎麼和呂玲綺解釋呢?

這個比好像裝不下去了。

“伯達啊,嗯,他武藝也不錯,可是肯定是打不過我這榜單上的人。

“是這樣?”

“對,就是這樣。

曹彰振振有詞的模樣,呂玲綺還是微微的點頭,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