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顧左右歎息道:“我向曾聞雲長言:翼德於百萬軍中,取上將之首,如探囊取物,今日相逢,爾等不可輕敵。”

“諾!”眾將應聲回答。

夏侯傑卻十分惱火,怒道:“趙雲殺我長兄,此黑廝又如此小覷我曹軍,是可忍孰不可忍,還請丞相下令,讓我去與他一戰!”

“可有把握?”曹操陷入有些猶豫。

“屬下定斬下張翼德的頭顱,獻給丞相!”

“那好,此去萬事小心,若不能抵敵,可儘快退下。”

“諾!”

夏侯傑挺槍躍馬向前,突然隻覺得胸口一陣鬱結,疼痛難當。

怎料張飛見夏侯傑半天每個動靜,心裡頓時就急了,於是又暴喝一聲。

“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是何故!”

夏侯傑心絞發作,被突然這麼一喊,心臟更是負荷不了,痛絕欲裂之下,倒栽於馬下,遂死。

曹操大驚,連忙命人拿回夏侯傑的屍體,吩咐左右撤軍。

過了軍後,曹操剛下令讓人安營紮寨,郭嘉一臉鬱悶的走進營帳中。

“劉備近在咫尺,主公何必退兵,橋後林中雖塵土飛揚,頗有動靜,但動靜不大,想必是有人故佈疑陣,假借伏兵想讓丞相知難而退,如此一來豈不是正中敵意,放虎歸山啊。”

曹操不禁感慨:“哎,奉孝,你以為我冇想過麼,此等不入流的手段怎能瞞得過我。”

郭嘉不禁疑惑起來。

“那主公還要退兵?”

“哎,奉孝,你所看到的隻是我放走劉備,可是若從大局來看,你仔細想想,我若是真讓大軍衝破長板橋,會有什麼後果?”

“嗯。。。。。。”

被曹操這麼一反問,郭嘉不禁陷入沉思。

曹彰和趙雲在眾目睽睽之下過了長板橋,肯定也與劉備彙合一起。

如果曹操大軍衝過去,彆說劉備,就連曹彰和趙雲都難以保全。

曹彰一旦有事,北海、河北、西涼一帶必反。

屆時東吳孫權、西蜀劉璋、漢中張魯都不會是省油的燈。

想到這裡,郭嘉神色逐漸凝重起來。

“主公神機妙算,是屬下一時失查了。”

“嘿,奉孝啊,談到神機妙算,我不如你;但是若論天下格局,你卻不如我了,你認同否。”

“屬下認同,如果主公冇有這般格局,當年屬下也不會誓死投奔主公你了。”郭嘉一陣感慨。

曹操笑了笑,說道:“劉玄德自以為我中他計謀退兵,卻不知我不過是借坡下驢而已,如今新得荊、襄九郡,宜儘快以穩定民心,休養生息。”

“主公格局雖然宏大,可有否想過一點。”郭嘉嘴角不禁浮現一絲玩味的笑容。

“哪一點?”曹操聽出弦外之音,不由得皺眉詢問。

“劉備此去,必然去江夏投奔劉琦,此地與孫權相鄰,他們若是串通一氣,主公將如何以對?”

曹操聞言大驚,慌張道:“哎,若非你提起,我倒是忽略了此事,此事該如何應對?”

“此刻若是追擊劉備,還是有機會的,至於四公子,隻要主公下令活抓即可。”郭嘉目光突然變得尖銳起來。

“此言甚是有理,就按奉孝你說的辦!”

曹操聽了郭嘉的話,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當即召來麾下諸將出兵。

劉備這邊,張飛見曹軍退了,也不敢戀戰,連忙召回林中伏兵,令手下砸斷長板橋,這才返回劉備紮營處。

張飛備言前事,聽的眾人連連唏噓不已。

劉備更是一陣惋惜:“二弟啊,曹操多謀,見你拆斷橋梁,追兵必至,看來此處也不可久留,我等還是儘快離開的好。”

在劉備的建議下,眾人拔營而走,從小路走漢津,往烏林渡口而走。

當曹操大軍追至長板橋,發現橋斷,連忙命將士一起搭橋。

曹操人多勢眾,不過半刻鐘的功夫,已經搭建橋梁而行。

等曹操大軍快要追到劉備時,劉備眾人已經來到烏林港口,隨著諸葛亮引來江夏援軍渡江直奔江夏。

曹操看去劉備遠去,心裡一陣感慨。

這時,郭嘉又上前建議道:“主公忽憂,嘉還有一計,可驅虎吞狼也。”

曹操聞言大喜,遂問計於郭嘉道:“計將安出?”

郭嘉沉聲回答道:“今劉備已投江夏,追之無益,我軍今得荊、襄九郡,大振兵威,主公可遣使馳檄江東,請孫權會獵於江夏,共擒劉備,分荊州之地,永結盟好,屆時孫權必驚疑而來降,則吾事濟矣。”

曹操沉默片刻,問道:“若孫權不來,如之奈何?”

郭嘉頓了頓,回答曹操道:“彼若不來,必有反意,主公隻能趁著劉備與孫權尚未聯合,一路南下,收複東吳之地,不過此舉有些冒險,恐怕不妥。。。。。。”

想了想,郭嘉接著說道:“或不如撤軍回許昌,主公可於民休養生息,同時曆練兵馬,來日在征討劉備、孫權之流。”

“行軍打仗,哪有不冒風險的,就按你說的第一個辦法做!”

曹操依郭嘉計謀,一麵發檄遣使赴東吳;一麵計點馬步水軍共六十餘萬,詐稱一百萬人馬,水陸並進,船騎雙行,沿江西連荊、峽、東接蘄、黃、賽柵三百餘裡。

隻等東吳孫權一有動靜,曹操大軍隨時都能作出最為有利的判斷。

另一邊,曹彰跟著劉備上了劉琦的戰船,一路趕往江夏。

劉備介紹諸葛亮與曹彰相識,曹彰不禁多看了幾眼。

身長八尺,麵如冠玉,頭戴綸巾,身披鶴氅,確實是仙風道骨神仙般的人物。

一番客套,眾人也都各自休息。

說來也巧,水路不同陸地,這搖搖晃晃的極不穩點,夜間曹彰翻來覆去也睡不著,於是起身去船頭想吹吹風。

走到劉備廂房,但見裡麵油燈不滅,隱約傳來劉備與諸葛亮的聲音。

“我夜觀星象,三大將星耀眼奪目,一旁一顆隱晦的暗星雖忽明忽暗,卻內透紫薇之氣,想必就是此子了。”

“軍師不必多言,備一向以仁義為先,絕不做這無義之事。”

“主公啊,我的卜算之術從來冇有錯過,此子日後必是主公心腹大患,主公若是當斷不斷,日後必然反受其亂也。”

“此子救我妻兒,我豈能恩將仇報於他,若行此不義之舉,備與曹賊何異,軍師莫要再說了,備絕不做無德不義之舉。”

“哎,主公不聽我言,日後可彆後悔纔是。”

劉備貌似一直在拒絕,而諸葛亮很明顯在惋惜。

曹彰有些疑惑,這冇頭冇尾的,此子究竟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