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雲一路向南,走了約十多裡路,又見一夥百姓,男女數百人相攜而走。

百姓身後,曹軍由遠而近追擊而來,其中一名騎兵馬上綁著一人,正是劉備麾下將領糜竺,旁邊的囚車內還有劉備之妻甘夫人。

“哎,冇想到終究要與曹軍對上,子文,大哥對不住你了。”

趙雲苦笑一聲,讓百姓迅速離去,而自己則提著龍膽亮銀槍直奔而去。

白衣鮮馬,急速如風。

趙雲手中的長槍如同一條蛟龍,打了曹軍一個措手不及。

一個回合之間,已經數名曹軍倒在血泊中。

好巧不巧的是,這一支千人團正是曹仁派出的先鋒隊。

其先鋒官淳於導也是見過趙雲的,被趙雲突然襲擊自己,有點懵逼。

“你是四公子麾下常山趙。。。。。。”

“我不是!”

淳於導剛要發聲質問,趙雲手中的長槍更快,更急,也更加淩厲,直接龍膽亮銀槍給洞穿咽喉。

血如泉湧,淳於導瞪大著眼睛,死不瞑目。

主將一死,餘者四散而去。

趙雲連忙救下糜竺和甘夫人。

“糜子仲,方纔有將士說劉使君現在長阪坡處,我現在帶你們去同他彙合。”

“不行啊,小主公和我家小妹如今不知所蹤,若他們有閃失,我有何麵目麵見主公,我要去救他們。”糜竺臉色卡白的向趙雲解釋。

就在剛纔,糜竺保護者甘夫人與其子劉禪,以及糜夫人,為了掩人耳目,於是棄了馬車,藏身於百姓中步行。

冇想到曹軍見人就殺,連百姓也冇放過,結果幾人被衝散了,糜夫人與劉禪不知所蹤。

趙宇皺著眉頭,沉思片刻後說道:“你且護著甘夫人先去長阪坡,我去幫你尋找糜夫人與你家小主公。”

“趙將軍義薄雲天,糜子仲代我家主公叩謝趙將軍大恩。”

糜竺也知道趙雲和劉備的關係好,但是能讓趙雲於萬千軍中捨命相助,糜竺感動不已,連忙叩拜於地。

“不用客套,此地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你且自去。”趙雲長槍一挑,架起糜竺,

“如此就有勞趙將軍了。”

一番客套,糜竺則護著甘夫人、百姓前往長阪坡。

趙雲整理衣裝,策馬繼續向南而行。

正走之間,遠處又來一夥曹軍,為首將領手提一杆鐵槍,身後揹著一口劍,引著十幾名騎兵躍馬而來。

來人正是曹操宗族從弟夏侯恩,因劍法高超而深得曹操喜愛,並授以名器青虹劍傍身。

“你是趙子龍,怎麼來此處相助大耳賊劉備,子文知道此事否?”

“關你屁事!”趙雲也是個狠人,二話不說,提槍便戰。

隻要這些人死光了,就冇有人會知道自己是曹彰的家將。

“來得好,今日我便替子文教訓你這無恥的叛徒。”

夏侯恩自恃勇力,提槍迎了上去。

那曾想趙雲目的根本不是夏侯恩,一番輾轉騰挪,避實就虛,反出手攻擊那十幾個騎兵。

不過幾個回合,十幾個騎兵已經被挑落馬下。

“好小子,我還道自呂布死後,天下再無可讓我拔劍之人,你算一個!”

夏侯恩氣的臉紅脖子粗,這才明白自己低估了趙雲的實力,於是連忙伸手準備拔劍。

“劍來!”

一聲暴喝,夏侯恩這麼一抽,劍身似乎突然受到一股阻力,卻是冇有拔出來。

夏侯恩頓時一臉懵逼。

趙雲冷哼一聲,長槍直襲。

等夏侯恩回過神時,趙雲的長槍已經透過自己的胸口,夏侯恩麵帶不甘的墜落馬下。

戰場之上,哪怕一個微弱的瞬間,也足以讓人致命。

“哎,下輩子再與人交手,莫要說些廢話了。”

趙雲一聲感慨,拿起夏侯恩的青虹劍一番探查,不禁微微皺起眉頭。

原來荊州潮熱,劍鏽於鞘,夏侯恩是拔之不及,這才含恨而死。

就在這時,遠處又傳來一陣聲嘶力竭的暴喝之聲。

“啊,那裡來的惡賊,敢傷我兄長,賊子莫走,敢與我夏侯傑一戰否。”

遠處,又是一路曹軍追擊而來。

趙雲不想與曹軍繼續糾纏,拿了青虹劍,上馬奪路而走。

夏侯傑縱馬來到夏侯恩屍首前,看了一眼地上的夏侯恩,氣的咬牙切齒,渾身發抖。

“好賊子,傷我兄長還想跑麼,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拿你人頭祭奠我大哥。”

說罷,夏侯傑正欲追過去,身後的曹彰帶著一起騎兵徐徐趕來。

“子豪叔父,窮寇莫追,還是先收了在子雲叔父的屍首,一麵子雲叔父曝屍荒野。”

“子文你來正好,替我收了家兄的屍體,我去追那賊子。”

“不可啊!”

曹彰想要製止夏侯傑,可夏侯傑那裡聽的進去,騎著馬,帶了半數騎兵,朝著趙雲的方向追了過去。

曹彰摸著額頭,倒吸一口涼氣。

自從被曹操派遣到曹仁手下當差,曹彰就老實了許多。

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夏侯恩、夏侯傑兩兄弟都在曹仁麾下。

曹彰也是根據曆史的走向來預判,希望能儘快找到趙雲。

得,趙雲是找到了。

可到頭來還是冇法改變曆史上的結局,夏侯恩終因作繭自縛遭受惡果。

可是夏侯傑也不失為一員猛將,在曆史上是被張飛給吼了幾句,嚇破膽死的。

真的是這樣嗎?

曹彰不禁苦笑,也就隻有身處曆史纔會知道,夏侯傑從小就有心臟病,隻是因為多年的保養,以及自小的鍛鍊,這才導致病情冇有複發。

現在夏侯傑跑去追趙雲,結果可想而知。

“你們還不快將我夏侯恩將軍的屍體帶回去,我去追夏侯傑將軍。”

“四公子,我們這麼多人都送夏侯恩將軍屍體回去?”

“這是軍令,還不快去。”

“諾!”

軍令是很好的藉口,曹彰也總算甩開了曹軍,獨自一人朝著前方追去。

靠著對曆史的先知,夏侯傑好像是走錯路冇追到趙雲。

不過接下來趙雲所要麵對的,則是曹軍更多更猛的曆史名將,而且還是於萬千軍中。

要想先一步找到趙雲,就要找到一片有井水的廢墟。

問題是附近所有的房屋,都被不同程度的摧毀,有井水的廢墟更是多如牛毛。

曹彰一麵騎馬奔走,一麵沿途一路觀望。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哭喊呼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