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係統提示:當前坑爹值22,是否抽取盲盒】

自從斬殺魏續三人後,高順的臣服又帶來了2點收益。

曹彰本來打算存到100點坑爹值,然後做一把土豪的癮,玩一次100連抽。

可是麵對冀州這樣的重鎮,曹彰相信袁紹不可能不重兵佈防。

儘管曹彰有把握,這些佈防的重兵在來之前,自己完全有能力將冀州洗劫一空。

但是為了保險期間,希望能從係統中,抽到一些逆天改命的好玩意。

抽了!

曹彰把心一橫,直接選擇抽取盲盒。

落地成盒,盒開!

恭喜玩家獲得係統最誠摯的祝福。

恭喜玩家獲得係統最誠摯的祝福。

.....

一連八次,全都是最誠摯的祝福,本來已經放棄,結果最後兩次人品爆棚。

恭喜玩家獲得土豆一個。

恭喜玩家獲得純鋼打造尼泊爾彎刀一把。

這一次,明顯比第一次十連抽給力,竟然給了兩個物品。

土豆?有啥用?

這個時代好像還真冇有這個食物。

“咦?軍糧?軍糧啊!”

土豆是冇有種子的,因為土豆本身就是種子,而且不需要怎麼管理。

隻要不遇到什麼天災**,這玩意自己都能在土裡成長,而且是量產。

至於尼泊爾彎刀,曹彰太熟悉了,這可是後世中軍用的匕首。

論材料質量,比這個時代的武器要好太多,簡直就是神器的存在。

曹彰小心翼翼的拿起尼泊爾彎刀,仔細的端詳一番,這寒光閃閃的模樣,明顯就是開過封的。

一把尼泊爾彎刀,固然可以在關鍵時候保住自己的小命。

但是土豆,就能解決軍糧短缺的問題,還能解決百姓口糧的麻煩。

曹彰心裡一陣激動,目光又瞅準了係統,還有12次機會,應該乘勝追擊。

“好啊,好,如果在來吧ak47,就更完美了。

恭喜玩家獲得辣椒種子。

開門紅啊,有冇有!

這給了他很大的信心。

可結果接下來的九次,依然都是最誠摯的祝福。

“臥槽,你到底是坑爹,還是要坑我。

曹彰眯著眼,笑容全失的盯著係統掉落的盲盒。

這剛說係統挺給力的,結果這次十連抽,就給自己這麼個玩意。

一包辣椒種子?

這是能吃,還是能當武器?

好吧,這玩意還真是能吃,可是也隻能作為配菜的存在。

在這個貧瘠的時代,辣椒似乎用途不大。

“嗯,對啊,以後有時間種出來,至少不用在吃那些水煮油燜的玩意了。

這個時代的食物,烹調方法十分單調簡單,做出來的味道也不好,曹彰早就想改善夥食了。

曹彰一邊自我安慰,一邊看著係統剩下的最後兩次機會。

抽,還是不抽呢?

男兒欲遂平生誌,六點骰子向前衝。

有錢就能翻本,有賭就未必輸。

指不定單抽出奇蹟的呢!

抽了!

曹彰點到抽取的按鍵上,心都跟著光圈的移動,掉在嗓子眼你。

終於,光圈停了下來。

盲盒落地。

恭喜玩家獲得係統最誠摯的祝福。

媽**!

曹彰一臉鄙視的看著係統,右手忍不出的伸出了中指。

你他媽說好的單抽出奇蹟的呢?

告訴我,奇蹟在哪裡?

“啪——”

曹彰絕望了,右手瞬間一甩,重重的砸在抽取鍵上,發出重重的響聲。

我命由我不由天,作為一個賭徒,就要有三更窮,五更富,打死不認輸的精神。

“奇蹟,奇蹟,奇蹟。

即便是絕望,曹彰依然賭心不死,一連三聲,發自心底深處的呐喊。

光圈終於停下來了,落地成盒。

恭喜玩家獲得普通的土製手榴彈一枚。

單抽,真的出奇蹟了?

我是歐皇附體?

曹彰一臉的不敢置信的表情。

雖然是最古老,最原始的那種手榴彈,但隻要拉下引線,一樣會爆。

對於冷兵器時代,這就是妥妥的黑武器啊。

這一次,曹彰是真的爽了,唯一的不足就是數量太少。

尼泊爾彎刀的尺度正好放進靴子裡。

土豆和辣椒種子,被曹彰用布包了起來,放在懷裡,這麼重要的東西,放在彆的地方,曹彰也不放心。

至於普通手榴彈,則被放進了包袱裡。

整理完一切,曹彰就地躺了下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當曹彰再次醒來,已經到了傍晚,隨意吃了點乾糧,便出了營帳,打算四處看看。

此時,呂玲綺、張遼和騎兵都早已經用過餐,繼續去休息。

反倒是劉延這邊,苦逼的領著士兵,不停的伐木搭橋。

“劉將軍,乾的如何了?”

“我們搭了兩條路,都已過半,相信鼓過三更,能夠搭建完成。

三更,也就是淩晨三點左右的時間。

曹彰歎了口氣,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來了。

如果是三更能夠完成,那麼淩晨五點左右的時間,就能趕到冀州。

這個時間冀州城門未開,正好讓騎兵在周圍找地方埋伏。

“劉將軍辛苦了,此事若能成功,我曹子文定不會忘了你今日的功勞。

看著劉延光著膀子,拿著鞭子,滿頭大汗的指揮著,曹彰多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也的虧自己有個好爹,不然穿越過來做苦力,那就真的是人生杯具了。

劉延的身體明顯楞了一下,回過頭看著曹彰。

“主公花這麼多精力引我入甕,我劉延除了跟著你乾,還能去哪裡,隻是有件事我也必須讓小將軍知道。

“什麼事?”劉延變相的向自己投誠了,曹彰心裡又是一爽。

劉延嚴肅道:“誰我都不怕,但我是夏侯將軍帶出來,我此生都不會與夏侯將軍為敵。

人老精,鬼老靈,看來劉延已經看出了自己的野心。

曹彰痞笑著點了點頭:“當然,我也不敢與我爹為敵不是。

兩人話都說清楚了,之前矛盾也就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