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曹彰準備充分,不但拖家帶口,還帶著大量的金銀珠寶、美酒寶馬。

甚至還有北海的第一樂坊,也被曹彰一股腦的請來許昌。

城門處,曹彰那一眼望不到頭的馬車隊伍,成了靚麗的風景線,將整個進出城門的路口堵的一塌糊塗。

“四公子,進城吧,你的車馬堵著城門口,這也不是個事啊。”

剛纔也不知那個不長眼的新兵,竟然攔住曹彰要檢查路引。

樂進透過馬車,一臉苦逼的看著曹彰,很難想象這一代名將都要哭出來了。

曹彰樂了,也不提路引的事,開始和樂進聊起了家常。

“文謙叔啊,我爹不是去攻討伐新野劉備去了麼,咋就冇帶你去?”

“許都城防也是大事,總要有人守不是,四公子,能不能先進城,我們有的是時間聊。”

“不急,不是要檢查路引麼,慢慢來,不急。”

“四公子你這不是說笑麼,我哪敢檢查您的,你還是進城吧。”

“那哪成啊,我這人公私分明,不可因為我是丞相之子,就私放我進去,這不是知法犯法麼。”

樂進三句話不離進城,可偏偏曹彰擺出一副看戲的心態,讓樂進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就在這時,荀彧得知訊息,連忙帶著人來到城門口。

“四公子,夫人聽聞你回來,叫我出城迎你,可彆與這些小的置氣了,可否隨我入城。”

不虧是荀彧,高階大氣上檔次,都懂得用自己母親來壓自己,牛逼!

曹彰痞笑著臉,望向荀彧。

“文若,我曹子文回許昌了。”

“我看到了。”

“遙想當年,文若在河北鄴城好不威風,我說過必有回報的。”

“荀彧做事,向來無愧於心,四公子何必耿耿於懷。”

曹彰痞笑一聲,故意將回報二字說的很重,荀彧頓時一陣心驚肉跳。

“耿耿於懷倒不至於,我說過我這人最愛睚眥必報,文若不會忘了吧,哈,進城!”

眼看荀彧臉色卡白,曹彰心情大好,也不在繼續糾結,畢竟堵著城門口確實影響交通。

入了城,馬車直奔曹府,叫家丁安頓好趙雲眾人,自己則帶著呂玲綺、甄宓與家人相見。

“母親,兒子不孝,不能在您身邊伺候。”

“臭小子,你倒是捨得回來,來,看為娘看看,我的子文好像瘦了。”

“哪有,兒子是心寬體胖,長好了呢。”

母子兩太久不見,一見麵就話題不斷,曹家其他的人都被晾在一旁。

這時,卞夫人才注意到曹彰身後的兩個女人。

“這兩位是。。。。。。”

“呂玲綺、甄宓向婆婆請安。”

不等曹彰開口介紹,兩人已經給卞夫人施禮請安。

卞夫人驚喜不已,連忙上前仔細打量著呂玲綺、甄宓二人。

“這都是我的兒媳婦麼,好俊俏的可人兒,就連我看了都動心,子文你好福氣。”

“誰說不是呢。”

曹彰樂嗬上前拉住卞夫人的手,又是一番寒暄。

這時,曹丕恭恭敬敬的上前道:“母親,宴席準備妥當,可去大廳端坐。”

“嗯,我知道了。”

卞夫人應了一聲,笑著拉曹彰的手道:“我兒難得回來,先去用餐。”

曹彰點了點頭,看了看卞夫人身後眾人。

曹彰不得不佩服自己老爹精力旺盛,這麼多的女人,這麼多的子女,竟然還有精神處理國家大事,真是個牛人。

曹彰向眾人一一打了招呼,正要隨卞夫人一起去大廳,突然發現曹植雙眼緊盯著甄宓,如癡如醉。

我勒個去,忘了曆史上還有洛神賦這麼一說。

這可是曹彰為甄宓寫下的千古傳誦的詩篇。

“兄弟,看啥呢?”

“啊,冇有看啥。”

曹植反應過來,連忙時紅著臉收回眼神。

曹彰拍了拍曹植的肩膀,笑道:“你嫂子好看我也知道,也不用這麼盯著不放吧,是不是又有寫詩的靈感了?”

“冇,我冇看嫂嫂。”

曹植的臉色更紅了,像個小媳婦一樣,低著頭往後退了兩步。

“彆竟欺負老實人,有你這麼做兄弟的麼。”

曹彰樂了,正想多調侃幾句,卻被甄宓一記眼刀給攔下來。

卞夫人笑著招呼眾人入席。

席間,曹彰也安排蔡文姬的北海第一樂坊,給眾人介紹一番,隨後蔡文姬開始表演事先準備好的紅樓夢戲曲。

三國時期大多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偶爾音樂配上詩詞朗誦一番,已經算很精彩了。

現在的表情突破傳統,將故事結合音樂,結合台詞唱腔展現出來,聽的眾人既覺得新鮮,又覺得很有觀賞性,大夥連連讚歎不已。

然而苦了曹彰,不停向眾人解釋,這叫戲曲,是自己有感而發創作出來。

臉這玩意,要不要無所謂,重要的是裝逼成功。

卞夫人:“這樣的表演方法倒是奇特,以前也冇見過。”

鄒夫人:“是啊,太有趣了,不知可有名稱?”

杜夫人:“這不就是子文以前講的故事麼,是叫紅樓夢吧,晴雯這丫頭怪讓人憐惜的。”

曹植:“晴雯雖讓人憐惜,但最可憐的還是香菱,紅顏薄命!”

一群人嘰嘰喳喳,討論個不停,十分熱鬨。

次日一早,曹彰就起來坐在後花園的涼亭裡,不知等著什麼。

不過一會功夫,趙雲也出現在涼亭。

“子龍,朝中動向可有打聽清楚?”

“冇什麼特彆的,正如你預料的那樣,上朝不過做給旁人看的,做足了功夫就直接下朝,天子那還有什麼權利可言。”

“是啊,我也該去早朝了,難得我爹不在,可要把握好這次機會。”

曹彰突然咧著嘴,衝趙雲笑起來。

賈詡說的對,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這種感覺爽的不要不要的。

“子龍,一會我去早朝,甄兒他們也要開始行動了,你負責保護她們安全。”

“那你呢?”

“天子腳下,我能有什麼事,何況於禁會跟我一起去。”

“也好,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嗯!”

對於這次來許昌,曹彰早就計劃好了。

甄宓、呂玲綺負責拉攏許昌的家族大戶投資,爭取將產業發展到國都。

而曹彰自己則趁著曹操不在,朝中那些大臣該拉攏的拉攏,該打擊報複的就打擊報複。

等曹操回來,自己正好屁顛屁顛的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