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陽被董卓毀了後,冀州可以說是中原最富裕的地方,就連袁紹都是靠冀州發財致富的。

這麼一大塊肥肉,誰都想要,可是誰又敢要?

袁紹一怒,屍橫遍野。

就連曹操,都不敢輕易招惹袁紹。

劉延和夏侯蘭四周看了看,一眼就看到張遼騎兵中的軍旗,上麵大寫的曹字,心情瞬間低至穀底。

曹操治軍嚴厲,與民生息,就連不小心壓壞了農民的稻穀,都要割發明誌,正是天下臣民歸心的時候。

眼前這個主公,竟然要當土匪,還是掛著曹家軍旗去當土匪。

之前想不通的事情,現在這麼一整理。

這個,似乎,沃日尼瑪!

如果了可以,劉延和夏侯蘭真的想罵人。

然而現在身在其中,已經成為曹彰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哪怕後退一步,也是萬丈懸崖。

劉延傻逼了,之前腦補一片光明的前途冇有了。

夏侯蘭咬牙切齒的怒視曹彰,伸出顫抖的手,指著曹彰吼道:“如此強盜行徑,你是要陷曹公於不義麼?”

曹彰搖晃著腦袋,笑著望向夏侯蘭:“兒子給爹打江山,這叫孝順,怎麼能說不義呢。

夏侯蘭奔潰了,雖然明知道曹彰說的是歪理,可是卻好像很有道理似的,完全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袁紹不是紙老虎,主公你以曹公名義襲擊了冀州,你倒好,拍拍屁股走了,曹公怎麼辦,袁紹一定會將怒火發泄在曹公身上。

雖然承認了曹彰主公的身份,可是不管是夏侯蘭,還是劉延,還是更傾向於曹操。

“哼,我不得罪袁紹,你以為他就容得下我曹家麼,一旦他穩固襄平的勢力,我曹家就是下一個目標。

曹彰收起笑容,神色越來越認真。

夏侯蘭不死心的繼續勸說道:“小將軍此舉師出無名,隻會為天下英雄所不恥不恥,讓曹公成為眾矢之的。

一絲殺意湧入心頭,曹彰頓時無名火起,如果夏侯蘭還要危言聳聽的影響軍心,那自己隻能揮淚殺掉了。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曹彰壓著火氣,做最後的解釋。

“天下英雄,皆為朝廷之臣,丞相為天子辦事,誰敢恥笑,他袁紹所依仗的,不過是兵多將廣而已,他不服朝廷之心,天下誰能不知,誰又不曉。

“我爹重情重義,不想於袁紹衝突,但長此以往,你夏侯蘭敢保證,袁紹不會變成第二個董卓嗎?”

夏侯蘭愣住了,仔細一想,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如今曹公,就好像當初手握兵權的何進,可是招了董卓入京後,這個天下就四分五裂的亂了套。

最要命的是,當初提議招董卓進京的,就是現在的袁紹。

如今袁紹的勢力,比當年的董卓尤有勝之,而且整天打天子的主意。

現在曹彰這麼一大頂帽子扣下來,夏侯蘭驚的滿身都是冷汗,話都說不出來。

軍心,總算穩住了,曹彰暗暗的鬆了口氣。

“劉延,你很閒麼,還不快去安排夥食,用過餐後給我趕緊去伐木搭橋,天亮之前我看不到橋,拿你是問。

“屬下,領命!”

劉延雖然是武夫,卻不傻,一個能做到夏侯惇親兵的人,也不可能是個傻子。

對於曹彰的意圖,劉延看的比夏侯蘭更多。

現在的曹彰就像在走鋼絲,能走過去就鵬程萬裡,一飛沖天,要是走不過去,就隻能跌落萬丈懸崖。

劉延後悔啊,如果不是自己利慾薰心,現在怎麼會上了曹彰的賊船,想下都下不來。

既然是一條繩子上螞蚱,那麼隻能報團取暖,拚上性命的賭那一線生機罷了。

呂玲綺見劉延帶著夏侯蘭離開,這才放心走到曹彰麵前。

“你衝著他們發這麼大的火,就不怕他們轉投袁紹?”

“想投袁紹的人很多,但是劉延這傢夥絕對不會。

“哦?這麼有自信?”

“夏侯惇調教出來的親信,我爹敢讓他做東郡太守,不就是為了防備袁紹麼。

看到呂玲綺,曹彰心情一下就好了許多,笑嘻嘻的一把搭在呂玲綺的肩膀上。

“有冇有空,要不要去我帳裡坐坐,順便可以增加一下夫妻感情。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誰和你是夫妻了,你若在胡說,我就不理你了。

呂玲綺滿臉通紅,一把將曹彰的手甩開,滇怒的看著曹彰,曹彰這才收斂。

“行,不鬨了,吃了飯後叫士兵好好休息,等劉延搭好橋,就冇得休息了。

“嗯,那你呢?”

“嘿,我現在腦子亂的很,需要休息,怎麼樣,要不要一起?”

“懶得和你說,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被曹彰一陣調侃,呂玲綺臉色又是一紅,衝著曹彰翻了個白眼就跑開了。

曹彰看呂玲綺去了張遼那邊,也就自回營帳中。

官渡屬於黃河流域,雖然連綿數千裡之遠,但是卻並不寬廣。

要架起簡易的木橋,並不算太難,好在附近叢林樹木繁多,這也解決了材料的問題。

從河對岸到冀州,大約是二十多公裡的路程,騎兵走二十公裡,也就幾個小時時間。

這也是曹彰為什麼要在天亮前,搭建好橋梁。

騎兵速度快,但是鬨出來的動靜也很大。

為了不吸引注意,隻有趁著夜色趕路,天亮前趕到冀州附近埋伏,這樣纔不容易被人發覺。

回到營帳,曹彰命人把守門外,不讓任何人進來,隨後便坐在蒲團上,兩眼無神的盯著眼前的桌子。

偷襲冀州,要想一擊即中,首先要解決城門的守兵,這樣,騎兵才能衝進去肆意妄為的打劫。

而且城中佈防和巡邏的兵將,真的能夠隨意拿捏嗎?

說說還行,這種用來提高士氣的一種方法,真要用在實戰中,那就是找死。

曹彰嘴角浮現出一絲陰狠的笑意。

“隻有傻逼,纔會打冇有把握的仗!”

曹彰進入到係統的畫麵,心裡一邊算計,一邊謀劃著。

本來打算湊100積分,來個一百連抽。

可是按照現在的形勢來看,去冀州一行危險重重,生命完全得不到保障。

既然如此,還不如將係統的福利給用了,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呢?

“係統大佬,我好歹也是穿越者,這次能不能走上巔峰,全看你給不給力了。

曹彰進入係統街麵,看著盲盒抽獎係統,嘴裡振振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