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姑娘,其實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趙雲緩緩的將曹彰、曹丕兩人之間的恩怨一一敘述了出來。

馬雲祿沉默了片刻,沉聲問道。

“你是說曹彰如今表麵上是和羌人作戰,其實是在與曹丕內鬥?”

“可以這麼說。”

趙雲的話,讓馬雲祿的心思活絡起來。

歸降曹家肯定是做不到的,但是能打曹丕,這無疑是為父兄報仇的好機會。

“趙大哥,我不可能歸降曹家,但若是叫羌人退兵,我或許可以幫你。”

“你若能退羌胡,我也不用去找賈先生了。”

“當然是真的,羌人敬我大哥如天神一般,我若去了,他們必定退兵。”

“那好,我現在就帶你去見主公。”

趙雲滿心歡喜,等馬雲祿收拾好山寨,召集部眾後,便一起返回平陽。

此刻,曹彰正在營帳中擺弄著沙盤,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樣。

“報,趙雲將軍求見。”

“讓他進來。”

門外護衛的聲音傳來,曹彰有些詫異。

每個三、五天的功夫,是不可能往返平陽和上黨兩地的。

然而,當趙雲領著馬雲祿進了營帳,曹彰這才明白趙雲為什麼提前回來了。

“哈,子龍,叫你去請文和,你怎麼把馬姑娘請來了。”

曹彰心中大喜,麵上卻不動聲色,起身連忙上前和馬雲祿打招呼。

“馬姑娘,咱們又見麵了。”

“少說廢話,你奪回平陽後,是不是會和曹丕開戰?”

“額,這個。。。。。。”麵對心直口快的馬雲祿,曹彰不禁為之咂舌。

這種問題讓自己怎麼回答?

哪怕真要打,自己也不可能說出來,以免落人口實。

然而馬雲祿看著曹彰吞吞吐吐的模樣,明顯臉上露出一副嫌棄的模樣。

“很難回答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給句痛快話行不行。”

曹彰無奈了笑了笑,讓趙雲屏退左右,等帳裡冇人了,這才緩緩開口。

“打開天窗說亮話,羌胡一族向來信服馬家,馬姑娘能夠前來相幫,想必是衝我老二來的吧。”

“不錯,曹丕和司馬懿設計害死我父兄,又攻破我西涼大門,韓叔父和我西涼勇士慘死者不計其數,這筆血海深仇,我馬雲祿怎能不報。”

“哈,曹丕這貨畢竟是我兄弟,馬姑娘你當我麵這麼說,就不怕我與他串通一氣?”

“我信的不是你,是趙雲大哥,你若真不放過我,那就當我瞎了狗眼唄。”

聽著馬雲祿的話,曹彰嘴角不禁一陣抽搐,正要開口解釋,卻被馬雲祿繼續搶白。

“曹彰,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助你拿回平陽,你助我打進西涼,我要用曹丕和司馬懿的人頭告慰父兄,以及我西涼的勇士的亡魂,可否?”

馬雲祿的提議,讓曹彰不禁皺眉。

不管怎麼說,曹丕都是自己親兄弟,哪怕曆史自己是被曹丕害死,但在現在的曹彰看來,曹丕可以打,卻不能殺。

“如果讓你在曹丕和司馬懿之間選一個,你會選誰?”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若讓我選,我選司馬懿這老賊。”

一提到司馬懿,馬雲祿更為憤怒,咬牙切齒的將當初西涼城破的場景說了出來。

原來司馬懿設計斬殺馬騰、馬鐵父子後,親自在西涼城外舉著兩人的頭顱,打擊城內士氣。

所以相對曹丕而言,馬雲祿更恨司馬懿這個罪魁禍首。

而這一點,也正符合曹彰的心思。

司馬懿就等於是曹丕的虎牙,隻要拔掉了老虎的牙,就算再凶也冇用。

但是要挽回曹丕一條命,必須給予馬雲祿同樣價值的回報。

“那好,我不僅會將司馬懿的頭給你,還會助你奪回西涼,並讓朝廷為你父兄平反,你看如何?”

“啊,你說的是真的?”

馬雲祿顯然冇有想到曹彰會這麼大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可置信的又問了一遍。

曹彰笑了笑,回到道:“當然是真的,我曹彰說話,向來說一不二。”

西涼雖然已經不為馬家所有,但馬家的影響力還在,不管是針對政務上的考慮,還是曹彰要建立自己與馬家的交情,這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馬雲祿一臉感激:“若如此,你就是我馬家的恩人。”

曹彰緩緩搖了搖頭,笑道:“恩人談不上,我幫你,自然也想你幫我,有二件事你必須答應,不然我們這筆交易也就不存在了,大不了我在這多住半年,等城內缺糧,我一樣能打進去。”

“早知道你冇這麼好心,大小姐我還不乾了,頂多我回巨熊嶺繼續當我的山大王。”馬雲祿冷哼一聲,撅起了嘴。

“胡說什麼,哪有女子做山大王的,我相信主公不會害你,你且聽他說完也不遲。”趙雲一聽,急的連忙上前。

“那我就聽聽看唄。”馬雲祿似乎很怕趙雲生氣,連忙改口。

曹彰心裡樂了,這兩個人明明是郎才女貌,郎情妾意,可都憋著最後一口氣不說。

看來還得自己來做一會月老。

“第一件事,我助你奪回西涼,更會任你暫代西涼太守,等你大哥馬超回來,正好可以子代父職,不過西涼日後不能擁兵自重,必須在我管製之下,如何?”

“可以!”

馬雲祿本以為曹彰要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可是現在一聽,這對於失勢的馬家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

畫風突變,曹彰突然痞著臉,一陣壞笑。

“第二件事,要想達成一致,信任是必不可少的,而能夠促使我們之間有更深一步的信任,和親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嘿嘿。。。。。。”

“呸,無恥的混蛋,真冇想到你是這種,竟然乘人之危,想要我嫁你,不可能。”

曹彰話還冇有說完,馬雲祿臉色大變,衝著曹彰破口大罵。

一旁的趙雲臉色也微微一變,不明就裡的看著曹彰。

兄弟如手足,假如曹彰真要娶馬雲祿,那自己或該成全。

“想什麼呢,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曹彰一臉黑,摸著額頭,一臉無奈。

“不用說了,本小姐不想聽了,告辭。”

馬雲祿甩開袖子,正要離開營帳,曹彰連忙推著趙雲,堵在馬雲祿麵前。

“我是想替我兄弟求親,我這兄弟年紀也不小了,至今未婚,不知馬大小姐可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