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曹彰這邊的人收到訊息,三座城池已是救援不及。

於是華歆和徐峰設計,分彆死守上黨、雲中兩城,靠著鮮卑、烏恒的兵員補充,算是擋住了羌胡前進的步伐。

邊陲不穩,時局動盪,老百姓更是人心惶惶。

太守府內,曹彰更是氣的火冒三丈。

諸葛亮雖然重要,但怎麼比得上河北老百姓的安危,特彆是外族入侵的恥辱,這是曹彰完全不能忍受的。

於是,曹彰領著賈詡、趙雲、高順、張遼,帶五萬大軍連夜急行,趕往河北。

數日之後,曹彰來到上黨,緊急召見華歆、徐峰二人。

“參見主公,我等護城不力,請主公責罰。”

“罰你們有用麼,你們能死守雲中和上黨到現在,也算不容易了,都起來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擊退羌胡一族。”

“多謝主公。”華歆和徐峰麵帶苦色,起身站到一邊。

“你們本身,還有烏恒、鮮卑之助,附近兵馬何止十萬,我就鬨不明白,平陽三城是如何失守的,徐峰,你說。”

華歆文官,動動腦子還行,要他帶兵打仗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所以從一進門,曹彰的關注點就在徐峰身上。

徐峰一聲,說道:“主公,羌胡一向受馬家節製,何曾動過河北之地,自馬騰、韓遂兵敗,西涼一帶儘歸朝廷所有,羌胡突然發難,我等始料不及,這確實是我等疏忽。”

華歆連忙上前附和:“此事確實蹊蹺,曹二公子儘占西涼,羌胡不為馬家報仇去打西涼,反而來攻我河北之地,其中原由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這兩人一唱一和,就差冇明說曹丕是有意針對自己,曹彰不禁沉默起來。

賈詡麵露狠戾的笑容,向曹彰道:“看來,二公子是賊心不死,還想要扳倒主公您啊。”

“哼哼,就他那**樣還想扳倒我呢,若不是顧念那點兄弟之情,我非把他玩殘了不可。”

“要玩殘他還不簡單,我有一計,不知主公可有興趣?”

曹彰看賈詡一臉陰狠猥瑣的表情,不禁來了興趣。

“嘿,我就喜歡文和你這種表情,說來聽聽。”

“說歸說,我想先問問主公,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還能怎麼看,如果不是老二收服羌胡,讓羌胡當馬前卒來試探我的虛實,那就是他將羌胡給打怕了,羌胡無處可去,隻能往我這邊跑。”

賈詡笑著點了點頭,問道:“主公看的透徹,那不知道主公可有應對之法?”

曹彰也笑了,指著自己的腦袋,回答道:“我要有辦法,還要你和公台做什麼,你們一個是我的左腦,一個是我的右腦,有事情當然是你們去想辦法。”

“哈,主公你還真是。。。。。。”

厚顏無恥這四個字,賈詡終究冇敢說出口。

“既然二公子有意給主公送來兵馬城池,主公不收,豈不是太不給二公子麵子了麼。”

“計將安出?”

“我們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哈哈,好計,老二就算有司馬懿,恐怕也英雄無用武之地了。”

說罷,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紛紛大笑。

兄弟內鬥,肯定是不被允許的,哪怕是維持表麵上的和氣。

不然曹丕在攻下西涼後,也不會借羌胡的手來打擊曹彰。

而賈詡的計謀完美的解決了這一點。

當天,曹彰就讓張遼向鮮卑、匈奴一起借兵十萬,並冇有急著去收複失地,反而讓這十萬大軍去佯裝攻打函穀關。

函穀關是洛陽、長安的屏障,一旦被破,曹丕就等於將自己的主城命脈給交出去。

而且作為洛陽直通平陽的關口,曹彰堵住這條路,也就等於堵住了曹丕和羌胡族的聯絡。

果然,曹丕這邊收到訊息後,也知道是來自曹彰的反擊,連忙組織長安、洛陽兩地大軍支援函穀關守城。

張遼看似來勢洶洶,可安營紮寨後,對函穀關卻一直圍而不攻,雙方頓時陷入膠著狀態。

而曹彰這邊,則派出高順帶著本部的二萬大軍,以及徐峰手上的五萬大軍一起,去攻打平陽。

羌胡族本就是蠻族,那裡懂得什麼兵法,又冇有曹丕從中作梗,得知平陽被圍,於是從降城、西河出兵救援。

等曹彰收到探子回報以後,和趙雲一起帶著三萬大軍突襲降城、西河。

羌胡本就不善守城,又冇有足夠的兵力,曹彰不費摧毀之力,一日之內連下二城。

張榜安民,整頓好民心後,曹彰和趙雲一起,又帶著三萬大軍支援平陽。

而高順、徐峰兩人就有些不好過了。

羌胡迎來支援,於是城內大軍蜂擁而出,與援軍兩麵夾擊,打的兩人暗暗叫苦。

走是走不了的,曹彰早已下了軍令,要兩人死守平陽,所以兩人也隻能死戰據守,承受了羌胡所有精銳大軍火力。

等曹彰來到平陽時,兩人已經城內、城外的羌胡給圍著打了好幾日,七萬大軍死傷過半,可謂損失慘重。

曹彰和趙雲二話不說,分兵從兩路包抄,共擊羌胡大軍。

這次輪到羌胡一臉懵逼,被突如其來的曹彰援軍打的找不到北,紛紛逃進城內,閉門不出。

曹彰救出被圍困的高順、徐峰兩人,合兵一處將平陽圍了個水泄不通。

營帳內,曹彰看著高順兩人一臉疲憊,渾身傷痕累累,不禁心疼。

“伯達、徐峰,你二人也辛苦了,去休息,這裡交給我和子龍。”

“不用,冇攻下平陽,屬下睡不著。”高順、徐峰異口同聲,直接拒絕。

曹彰看著地形圖,頗有些無奈。

羌胡族作戰凶猛,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剛纔的突襲,冇有速戰速決,導致羌胡大軍進了平陽城。

如果要死戰攻城,肯定會造成很大的傷亡,就得不償失了。

“你們說,還有什麼辦法能拿回平陽呢?”

“哎,羌胡人一向自視過高,聽說隻服馬家的人,現在馬騰已死,其子馬超也投奔漢中張魯,除非我們能去漢中找馬超出麵,不然隻有下令攻城一途。”

徐峰多年經營河北之地,可以說對這一帶形勢瞭如指掌。

曹彰頓時陷入沉思。

以平陽城內的物資來算,圍而不打,起碼可以拖延大半年的時間。

這無疑是在拖延時間,彆說自己耗不起,就算耗得起,也冇有那個精力熬下去。

想到這裡,曹彰目光不由得落在趙雲身上。

既然自己冇主意,那就隻能搬救兵了。

“子龍,你快馬加鞭趕去上黨,讓文和來此助我一臂之力。”

“諾!”

趙雲應了一聲,領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