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年紀雖小,身材卻已經超過同齡人許多,抓著呂玲綺自然是毫不費力。

這時,於禁領著一隻隊伍上了白門樓,雖然看到曹彰,卻冇有多加理會,反而命士兵在城樓各處佈防。

等一切安排就緒後,於禁這才走到曹彰麵前,又疑惑的看了看呂玲綺。

“四公子,你怎麼跑城樓上來了,這女子是?”

“嘿,厲害吧,呂布之女,不過現在是爺的俘虜了。

“四公子不愧是將門虎子,末將佩服,隻是抓到俘虜,還需向丞相報備一聲,不然丞相又要衝你發脾氣了。

對於於禁的提醒,曹彰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想到一些有趣的事。

“嘿,平定了呂布,他指定去找貂蟬和杜氏,哪有閒工夫管我。

“丞相找貂蟬和杜氏乾什麼,那個杜氏又是誰?”

於禁冇聽出來曹彰的調侃,那疑惑的小眼神,透出無限渴望八卦的表情。

曹彰哂笑一聲,壓低著聲線道:“於叔你軍務繁忙,哪知道外麵那些謠傳。

“那些謠傳?”

“曹操好人妻,逢戰必相欺,嘿,想那貂蟬和杜氏貌美,又都是有主之人,嘿嘿,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懂吧。

於禁聽的嘴角一陣抽搐,這雖然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可是肆無忌憚的說出來,真的好嗎?

最踏馬要命的是,這話冇法接啊!

不遠處,剛上白門樓的曹操,正好聽到的曹彰的發言,頓時暴跳如雷,哪怕在眾多下屬,以及友軍的麵前,都顧不上自己的儀態。

“逆子,你個逆子,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曹彰:。

於禁:。

曹彰和於禁那裡會想到曹操會來的這麼快,一時間兩人都懵了,不由得麵麵相覷。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無形的坑爹,最為致命,這真的不是主動的啊!

曹彰心裡默默叫苦。

此時,於禁不慌不忙,裝作冇事人一樣,若無其事的走到一旁,一個守城樓的士兵麵前,麵露威嚴。

“我說你是怎麼站的,作為我漢朝的將士,連站姿都不會,你他孃的還不如回鄉下種田。

士兵一臉委屈,可是又不敢和於禁頂嘴,隻能背了這黑鍋,希望於禁能記得自己的好。

曹彰心裡默默的給於禁豎起了中指。

什麼叫老江湖,這就是啊,麵不改色心不跳,就好像剛纔的人不是他一樣,真是牛逼。

於禁,好樣的,我記住你了!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終極殺招吧。

對,我還是個孩紙,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曹彰穩了穩心緒,麵帶童真的笑容,轉身望向曹操:“爹爹!”

嗖——

說時遲,那時快,曹彰終極殺招還冇使完,就看到曹操手上的長刀飛了過來。

曹彰連忙側身抬腳,長刀正砸在地麵上,發出悅耳的器械聲。

臥槽,這要不是身體原主有點武功底子,這左腳就廢了。

話說,這世上有這麼狠心的爹?

看來算來算去,還是算漏了一點,曹老闆最不缺的就是兒子啊!

曹彰頓時冷汗直冒。

【係統提示:坑爹值 1】

不過一聲爹爹,換來 1的坑爹值,值得啊!

一眼看去,曹操確實有著要拚命的模樣,周圍的人一個個憋著不敢笑,一副看戲的模樣。

如果不是曹昂在旁邊拉著,曹彰敢肯定曹操衝過來就對自己一頓胖揍。

“爹,小弟還年輕,不懂事,彆和他一般見識。

“小?能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那裡小了,你彆拉著我,我今日非打死這個逆子。

曹昂眼看要拉不住曹操了,連忙朝曹彰遞眼色:“小弟,還不過給爹道歉,瞧你把爹氣的。

自打曹彰穿越以來,曹昂就冇少操心自己,所以對於曹昂,曹彰還是很感激的,一聽到曹昂叫自己,當即會意,連忙走到曹操麵前。

“爹,你也彆生氣,這話是外邊傳來的,又不是我說的。

”為了避免曹操中風,也避免自己被曹操毒打,曹彰不得不禍水東引。

曹操喘著大氣,指著曹彰質問道:“好,你說是外邊傳來的,那你說是那邊傳來的?”

“鄴城,袁紹那邊傳來的。

曹彰早就想好了退路,雖然現在曹操和袁紹冇打起來,但也處在麵和心不和上,雙方也時有衝突。

有這麼一種尷尬的關係在,曹操不好去質問袁紹,即便問了,袁紹為了麵子,也隻會火上澆油。

果然,曹操頓時冷靜下來。

“我和你袁伯父可是幼年之交,他開玩笑可以說,可你小子不能這麼說啊,不然我曹家軍軍紀何在。

“哦,我知道錯了,請爹爹責罰。

”曹彰是真冇想到,這個爹還真會給自己找台階。

“嗯,一會自己去軍營領一百軍棍,好好記住這個教訓,若有下次,就不是一百軍棍了。

曹操似乎很滿意曹彰有錯就改的態度,可是曹彰就不樂意了。

自己才15歲啊,真的還是個孩紙,這尼瑪一百軍棍打下來,還能有命?

“小弟,還不快謝父親教誨。

謝?我謝你個大西瓜啊!

脾氣來了,曹彰誰的麵子也不想給,剛要開口,就看到士兵帶著俘虜上了白門樓。

曹操這時候也顧不得曹彰,招呼劉備分賓主坐定,關羽、張飛二人寸步不離的跟在劉備身後。

曹洪命人將抓到的俘虜一一帶了上來。

呂布被捆成一團,本是垂頭喪氣的模樣,可一見到曹操,就好像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喊起來。

“丞相,這繩綁得太緊,能不能解開點。

“縛虎不得不緊,奉先彆來無恙吧。

”曹操一陣得意,哈哈大笑起來。

“明公所患,不過是我呂布,布今服矣,公為大將,布副之,天下何愁不定。

曹操似乎也有這種想法,不過想了想,最後突然側頭看著劉備。

“玄德以為如何?”

劉備冇想到曹操會問自己,不由得一愣。

呂布簡直,對劉備喊道:“公為坐上客,布為階下囚,何不發一言相救?”

也就是這麼一喊,劉備連忙清醒過來,衝著呂布點了點頭,又目無表情的望向曹操。

“用不用呂布,在於明公,備豈敢胡言,隻不過丁建陽、董卓之事曆曆在前,備也不知如何是好。

“大耳賊,忘恩負義,若不是我轅門射戟,你豈能活到今日。

”呂布咬牙切齒的大罵劉備。

曹彰聽得心裡大叫陰險,自己得不到的,還慫恿自己便宜老爹下手,這是借刀殺人的最高境界,殺人不見血啊。

“哈,玄德說的是,來人啊,拉下去斬了。

”曹操大笑一聲,當即命人處斬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