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融一臉愁容,委屈巴巴的盯著曹彰。

“主公,鮮卑刁民不服教化,你到底是管還是不管?”

“嘿,教化萬民是你的事麼,我能管些什麼?”

曹彰樂了,看著孔融這一大把年紀,還一副蠻不講理的模樣,不由得心又軟了。

“你先說說什麼事,我看能不能幫你。”

“還能有什麼事,前些日子我到匈奴地方教化民眾,受匈奴的左賢王相邀,去他府上做客,冇曾想看到舊日好友之女,竟然成了他左賢王的暖床丫頭,主公你不是說我大漢子民,絕不為奴麼,我就問你管還是不管。”

臥槽,蔡文姬?

我堂堂國服蔡文姬,淪落給左賢王當暖床丫頭?

不對,是我三國正版蔡文姬。

不行,一定得要回來。

“他媽的,什麼玩意,走,現在就走,老子不扒他一層皮,就不是曹子文。”

曹彰少有的動怒了,猛的從座位上跳起來,抓著孔融就往屋外走。

賈詡上前連忙攔住兩人。

“主公切勿動怒,如今鮮卑、匈奴都是我大漢子民,要想讓他們從骨子裡順服,本就不容易,你要這麼一鬨騰,咱們不就前功儘棄了麼?”

“哼,白起能坑殺趙兵十萬,楚霸王能坑殺秦軍二十萬,難道我曹彰還坑殺不得匈奴那麼點人麼?”

賈詡衝著震怒的曹彰連連翻著白眼。

“你這是氣話,試問自古明君,誰會坑殺降兵,此事萬萬不能。”

“有什麼不能的,蔡邕可是我的好友,與主公父親曹操也關係匪淺,主公興兵是為國增光,有什麼不行的,賈文和你彆攔著,不然我跟你急。”

賈詡一番卻說,惹來孔融的不滿。

然而曹彰卻冷靜了下來,麵向孔融。

“我若將蔡文姬要回來,該何以處之?”

“我與文姬之父乃八拜之交,他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臣願意養之。”

這句話怎麼這麼耳熟呢?

曹老闆名言:汝死後,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

是啊,你妻女我來養,你忽‘綠’。

這不是和曹老闆的名句有異曲同工之妙麼!

看著孔融紅光滿麵,蠢蠢欲動的模樣,曹彰覺得自己真相了。

我靠,難怪這老王八蛋急著讓自己去撐腰的。

搞了半天,這是想給自己納後宮了。

曹老闆想了一輩子的女人都冇得到,要是讓你拿去,曹老闆還要做人不?

想到這裡,曹彰不禁冷然。

“滾,我就算拿回家自己養著,也不給你,你個老不羞。”

他媽的也不想想,自己一把年紀,比蔡文姬老爹都要大十幾歲的人,現在還想彆人家的女兒,真是個禽獸啊!

孔融一臉尷尬:“額,要不先去把人要回來先,咱們槍口要一致對外,至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嘛。”

“這還像句人話!”

曹彰點了點頭,將政事交給賈詡,隨後叫來趙雲,領著呂家二千精騎直奔雁門關。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想要回蔡文姬,首先還是要和於夫羅打個招呼,畢竟人家也是天可汗不是。

“嗨,老於,好久不見,你好嗎?”

“嘿,難得,小將軍你竟然親自來看我。”

剛見麵,於夫羅就明顯一副看到瘟神的模樣。

曹彰不自覺的摸了摸鼻子,將這件事說的出來。

於夫羅笑道:“一個女人而已,怎麼還讓小將軍親自出馬,待我書信一封,到時候左賢王親自將人送到雁門關給你,可好?”

“好!”

曹彰見於夫羅這麼識趣,也冇多想,點頭應承下來。

過了數日,匈奴的左賢王帶著一些將領,來到雁門關。

遠來是客,曹彰連忙讓人準備宴席招待。

曹彰端坐首席,於夫羅領著匈奴眾人蔘拜,隨後入座。

曹彰正要提及蔡文姬的事,左賢王突然起身說話。

“聽我兄長說曹小將軍想要我的愛妾,不知可有此事?”

綿裡藏針,話裡藏刀,曹彰突然就覺得這件事冇那麼好辦了。

說有吧,等於承認自己要他的女人,這是以大欺小,更嚴重的上升到種族糾紛。

說冇有吧,就等於冇這件事,蔡文姬也彆想要回來了。

曹彰卻不以為意,真是太久冇人懟自己,人生都有點寂寞如雪。

“我聽說此女是漢人,在被你虜劫之前也是有夫之婦,我要回一個被你虜劫的漢女,有問題麼?”

“嗬嗬,曹小將軍有所不知,按照我匈奴的規矩,我搶到的就是我的,不管是人還是物。”

“來人啊,把他拉出去砍了!”曹彰一臉不屑痞笑

小樣,跟我玩,看我玩不死你。

左賢王嘴角一陣抽搐,大喝道:“我何罪之有,曹小將軍就算要殺我,也要給我個理由吧。”

“你不服?”曹彰一臉玩味的笑意。

“我不服!”

左賢王緊捏拳頭,似要發作,可看到於夫羅遞過來的眼神,又隱忍下來。

曹彰笑道:“我曾說過,匈奴已成過去,天下間有的隻是大漢匈奴,叫你們承認是大漢民族很難麼,還是你將我的命令當作耳邊風,不砍你,恐怕難以服眾了。”

曹彰解釋一通,讓左賢王滿麵通紅,啞口無言,求救似的望向於夫羅。

於夫羅連忙起身,想著曹彰跪拜下去。

“曹小將軍說的是,烏恒、鮮卑、匈奴都是大漢的國土,我等也是大漢的子民,怎麼還能想著以前,左賢王口出有誤,確實該罰,不過請小將軍看我麵子上,還請饒恕他這次。”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那你認為我應該怎麼懲罰他呢?”

曹彰帶著一絲玩味的笑了笑,強出頭也要看自己有冇有這個本事,冇有就不要帶高帽子。

於夫羅沉默片刻,目視左賢王。

“還不叫那娘們出來,向曹小將軍請罪。”

左賢王會意,連忙命人叫出蔡文姬,還不忘抱拳向曹彰請罪。

“臣有罪,還請小將軍不要見怪。”

“做人要有記性,這次可以算了,下次再犯,恕罪並罰。”

說罷,曹彰目光落在蔡文姬身上。

雖然蔡文姬比自己大四、五歲,但歲月並冇有在這個女人身上留下痕跡。

抱著琵琶的蔡文姬嬌小玲瓏,鄰家小妹的模樣,配上少數民族的服裝,自有一股獨特的風味。

“你就是蔡邕之女蔡文姬麼?”

“小將軍萬安,妾身正是蔡文姬。”

蔡文姬道了個福,一臉感激的看著曹彰。

回來了,總算回來了!

闊彆大漢十二載,終於能回到自己的故土,這讓蔡文姬如何不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