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睜開眼,寵溺的看了呂玲綺一眼,忍不住伸手去觸摸呂玲綺的秀髮,口中發出沙啞的聲線。

“秋風落日入長河,江南煙雨行舟,亂石穿空,捲起多少的烽火,萬裡山河都踏過,天下又入誰手,分分合合不過幾十載春秋。。。。。。”

“我在十麵埋伏,四麵楚歌的時候,把酒與蒼天對酌,縱然一去不回此戰又如何,誰見萬箭齊發星火漫天夜如晝,刀光劍影交錯,而我槍出如龍,乾坤撼動,一嘯破蒼穹。。。。。。”

“長槍刺破雲霞,放下一生牽掛,望著寒月如牙,孤身縱馬,生死無話,風捲殘騎裂甲,血染萬裡黃沙,成敗笑談之間與青史留下。。。。。。”

一曲唱罷,呂玲綺意猶未儘。

“子文,你不喜歡高祖麼?”

“一個被霸王打的拋妻棄子的人,讓我怎麼喜歡的起來,倒是霸王情願和虞姬生死與共,也不願獨活過江東,這纔是大丈夫所為。”

呂玲綺羞紅著臉,正要往曹彰懷裡靠。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鼓掌聲。

“好,子文倒是我輩性情中人。”

呂玲綺嚇得連忙縮了會來,起身往營帳外走。

這時,高順、張遼、趙雲、黃忠一同走進營帳,紛紛露出我很欣賞你的表情。

“哎,好一句四麵楚歌,與天對酌,縱然一去不回此戰又如何,不正是我等武將的歸宿麼。”

“我更欣賞那句萬裡山河都踏過,天下又入誰手,分分合合不過幾十載春秋這種看淡一切的心態。”

“這句太過感傷,反倒最後一段,孤身縱馬,生死無話,風捲殘騎裂甲,血染萬裡黃沙,讓我莫名的覺得熱血沸騰,恨不得現在就出去廝殺一場。”

“。。。。。。”

看著大眾點評,曹彰嘴角不自覺的開始張合起來。

沃日尼瑪!

撩妹撩的好好的,一個個進來乾嘛?

當電燈泡?

世上還有這不知趣的人?

哎,好久冇做有氧運動,本來以為這些傢夥回不來。

結果像商量好似的一起回來,看來今夜又要和這群大老爺們混在一起了。

“怎麼都回來了,事情辦妥了麼?”

高順上前答道:“主公所料不差,這些傢夥確實不敢來雁門關,分彆出兵雲中、代郡,被我等一網成擒。”

曹彰吐出口中的稻草,整個人氣勢瞬間轉變,嚴肅道。

“他們人呢?”

“在外麵候著呢。”

“帶進來!”

高順連忙吩咐將士們將柯比能,步度根、於夫羅三人帶進帳內。

“曹子文,你騙我,你個狡詐的漢狗,你不得好死,長生天不會放過你的。。。。。。”

一進門,於夫羅就衝著曹彰破口大罵。

高順皺著眉頭,衝上去就是一大嘴巴子。

“你敢罵主公一句,我就給你一巴掌,看看是你的臉厚,還是我的拳頭硬。”

於夫羅頓時蔫了。

“兵不厭詐,你敢說我若不防備,你就冇有取而代之之心麼,現在主動權在我,才能保證我們之間的交易公平不是。”

曹彰冷笑一聲,不禁反問一句。

於夫羅臉色大變,這是才反應過來。

現在已經被抓,如果不和曹彰打點好關係,那麼柯比能和步度根肯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曹彰見於夫羅低下頭,這才緩緩開口。

“我這人說話算話,答應你封你為天可汗,你就是天可汗,我就問你,雁門關、雲中、代郡你選一個吧。”

“我要雁門關。”

於夫羅心裡大喜,冇想到被曹彰生擒了,曹彰還會完成彼此的交易,以後要是都遇到這種傻子,那麼中原早晚都是自己的。

曹彰點了點頭,目光又落在柯比能和步度根身上。

“兩位,我和你們可冇什麼交情啊,雲中、代郡,你們自己選。”

“我選雲中!”

“我那我選代郡!”

兩人麵麵相覷,不知道曹彰葫蘆賣的什麼藥,便隨口回答了一句。

曹彰笑了,笑容中帶著一絲玩味。

“我現就冊封你們三人為天可汗,以後你們就分彆駐守在雁門關、雲中、代郡裡,有什麼事要吩咐,就要你們麾下將領去辦。”

“至於你們的士兵和百姓,嘿,我會善待他們,更會給他們成為我大漢子民身份的榮耀。”

“嘿,不用這麼感激的看著我,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曹彰恐怕死了千萬次都不夠。

三人此刻才明白曹彰的真正用途。

曹彰要像對待烏恒那樣,將幾個民族全部容納在大漢的版圖上。

在另一個程度上來解釋,那就是三人成了人質,也成了亡國之君。

“曹子文,你個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漢狗,長生天不會放過你的。。。。。。”

“有本事你殺了我,不然有機會,我必殺你無恥漢賊。。。。。。。”

三人頓時又是一通破口大罵。

高順、張遼、黃忠上前就是衝著三人一頓輸出,打的三人是鼻青臉腫,不敢開口。

“嘿,你們不是喜歡我大漢國土麼,我現在給你們機會了,還要罵我,隻是狗咬呂洞賓啊!”

曹彰冷笑一聲,命人將三人拖出去。

“這三位已經是我大漢的天可汗了,可要好好招呼。。。。。。”

“主公英名,竟以二桃殺三士之謀,叫鮮卑永不為禍。”

“哈,那是自然,其實還是我爹教的好啊,挾可汗以令鮮卑,如今我手上有三個外族天子,哈哈!”

隨著這一聲令下,於夫羅、柯比能、步度根三人分彆被束縛在雲中、雁門、代郡三地永居邊關為天可汗,實際上則被控為人質,藉以掌握三地的民心。

曹彰一方麵命人開始在鮮卑修橋補路、建城劃區;另一方麵以開設學堂、醫館等惠民的機構,以良好的生活環境收買民心。

冇有衣食住行?

我給!

冇有民生保障?

我建!

跟著曹彰走,衣食不用愁的口號已經成為當地的口頭禪。

至此鮮卑一族逐漸衰敗,取而代之的則是大漢鮮卑,如同烏恒一樣被同化。

這些後話,暫且不提。

曹彰自回南皮料理政務。

自孔融去烏恒教化萬民,如今已初見成效。

眼見於此,曹彰又讓孔融去鮮卑赴任,繼續負責教化工作。

然而冇過多久,孔融丟下手上的工作,跑到南皮向曹彰訴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