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人能聽懂曹彰的話,所以也冇有人能明白曹彰的心情。

隻不過一向剛強的人,突然能夠淚流蠻累,這無疑嚇壞了眾人。

“子文,你怎麼了,什麼死不死的,你彆嚇唬我。”

“殺幾個倭鬼而已,何至於如此激動,子文,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的支援你,所以請振作起來。”

呂玲綺、趙雲連忙上前安撫。

曹彰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又吐了出來,努力的讓自己鎮靜下來。

“是我失態了,大家不用太在意。”

“對了,公孫將軍,這些倭鬼狡詐狠辣,需多提防,下次抓到直接砍了,不用和他們交流,這是浪費時間。”

“不分男女老幼麼?”公孫康微微一震,真是從冇見過曹彰有這麼大的殺氣。

這次,輪到曹彰愣神。

如果自己也一味的屠殺,那麼和這些倭鬼又有什麼區彆?

有,至少自己冇有折磨他們,給了他們一個痛快。

難道這就不是自己的仁慈麼?

內心有了答案,曹彰不禁發出一聲冷笑。

“你倒是提醒我了,還是先彆殺了,打打殺殺的多不好。”

是啊,為什麼不這樣呢?

大漢的天下,奴隸的製度,即使要改變,也隻能循序漸進。

既然目前自己改變不了這個格局,那麼為什麼不讓這些倭鬼成為奴隸。

大漢的天下,為什麼要奴役大漢的子民,團結所有的民族去奴役倭鬼,難道不香嗎?

“既然是鬼,何來老幼之分,男的砍了中間那條腿,和女的一起世代為奴。”

“大漢子民不欺負大漢子民,以後我會取消所有大漢賤籍的子民為奴,然後以倭鬼、高句麗取而代之,你們以為如何?”

公孫康抱拳道:“主公想法奇特,不過聽著好爽,屬下保證,一年之內拿下高句麗。”

趙雲跟著道:“雖對外族有些不人道,卻護了我大漢子民,這個我同意。”

曹彰正暗自得意,呂玲綺仰著頭,冷不丁問了句:“那麼倭鬼的女奴,你打算養幾個?”

額,蒼老師,波老實,鬆老師。。。。。。。

仔細想想,還挺多的。

咦,成年人為什麼要做選擇題?

我都要!

心裡這麼想著,曹彰嘴上卻連忙轉移話題。

“我要女奴做什麼,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還浪費糧食,走了。”

回襄平的路上,曹彰給眾人講了個故事。

當然,這個故事已經改變了各種時間線,將倭鬼讓人髮指的罪行娓娓道出。

“想不到這些倭鬼這麼可恨,我看還是全殺儘了好,一勞永逸。”

“這樣便宜他們了,我認為應該將那些酷刑十倍還給他們纔好。”

“哎,我還說子文你咋突然這般殘暴,原來事出有因,這些倭鬼確實該死。”

呂玲綺眾人聽的是義憤填膺,恨不得現在就去滅了倭鬼的種族。

回到襄平,曹彰將此城定名帶方,顧名思義,帶來奴隸,方便大漢。

在襄平呆了兩日,曹彰又向公孫康提出了不少的戰略性意見。

總體來說也就八個字:先滅高句,再圖倭鬼。

告彆公孫康,曹彰又返回南皮。

又過了數月,雁門關外的高順突然命人送來密函。

曹彰看完信函,連忙找賈詡、趙雲、黃忠前來太守府邸議事。

原來,鮮卑的老單於近日去世,手下部落各不相服,分成兩派產生內亂。

一是步度根集團,擁眾數萬,據有雲中、雁門一帶。

二是軻比能集團,分佈於代郡、上穀等地。

其中柯比能勢力最為龐大,野心勃勃的想要統一鮮卑,一直對步度根緊追不捨。

勢力較弱的步度根無法與之匹敵,於是聯合匈奴一起抗衡柯比能。

當然,匈奴也是冇安好心。

當年,呂布兵守雁門關,打的匈奴十不存一。

匈奴仰人鼻息,借用鮮卑的地盤生存,此刻也想趁著鮮卑內亂,從中吞掉鮮卑。

三方勢力,各懷鬼胎。

如今匈奴單於於夫羅,見雁門這一帶的地方守將是高順、張遼,於是動了心思,主動拋出橄欖枝,表示願意向大漢臣服。

其中條件,就是助其拿下鮮卑之地。

說完形勢,曹彰嘴角不禁上揚。

“文和,你說我們應不應該幫於夫羅呢?”

“幫啊,為什麼不幫,天使主公得鮮卑之地,若是不取,必遭天譴。”

“此言正合我意,隻不過。。。。。。”

說到這裡,曹彰突然停了下來。

賈詡會意,笑道:“主公隻管自去,家裡有我守著,就算你爹打來了,我也給他打回去。”

“哈,有文和你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曹彰也不廢話,當即領著呂玲綺、趙雲、黃忠一起,點兵十萬直奔雁門關外。

雁門關內,曹彰向高順瞭解的鮮卑、匈奴近況,隨後進入沉思。

“伯達,依你之見,於夫羅是真心歸順,還是假意歸順?”

顯而易見,這個問題就算一般人都知道,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於夫羅更不會真心歸順。

高順不懂,曹彰這麼會問這種冇必要的廢話。

“於夫羅對我大漢恨之入骨,怎麼會真心歸順,此不過是利用我而已。”

“那麼,我們該被他利用麼?”曹彰笑了笑,又問道。

“屬下認為,我們應該虛與蛇委,反行其道去利用他,來控製鮮卑局麵。”高順老實回答。

曹彰搖了搖頭,目光緊緊鎖定在地形圖上。

“利用倒不至於,可不可以安排於夫羅來雁門關,我想和他見一麵。”

高順笑道:“於夫羅這小子,早就想見主公一麵,若不是怕被鮮卑懷疑,他找就去南皮了,現在主公親赴雁門關,就算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來見你。”

“冇事,隻管讓他大張旗鼓的來見我,讓越多人知道越好,嘿,最好能鬨到柯比能和步度根那裡去。”曹彰眼裡,閃過一絲陰狠。

高順雖然不知道曹彰要做什麼,可是看曹彰自信滿滿的模樣,於是安排探子去通知於夫羅。

曹彰則讓張遼隱秘的從烏恒調動了二十萬大軍。

過了幾日,於夫羅並冇有像曹彰說的那樣,大張旗鼓的來雁門關,反而趁著夜色,一人一騎偷偷的進入關內。

此刻,正在造娃的曹彰被人叫起,恨的直咬牙。

“讓他等著,他媽的早不來,晚不來,現在來,是故意吵我的麼。”

“行了,匈奴一貫仰人鼻息,他來見你自然怕被鮮卑知道,你快去吧。”

“行,先香一個。”

“冇正經的,滾!”

“好嘞!”

在呂玲綺的催促下,曹彰隻好起身穿衣,到議事廳會見於夫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