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我給奉孝倒杯酒,奉孝不喝是嫌我醜,就問奉孝你喝不喝。”

“嘿,喝,為什麼不喝,你小子會說話,強過你爹,我若晚出山幾年,還真冇主公啥事,不過現在嘛,你想拉攏我是不可能滴,哈哈哈!”

“。。。。。。”

這位,明顯是喝醉了。

曹彰回頭看去,曹操氣的臉上發黑。

抱著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原則,曹彰嬉皮笑臉的坐回到位置上。

“父親生氣了?”

“哼,有你這麼個好兒子,我哪敢生氣,就怕那一天你不高興了,帶兵去圍我許都?”

“嗬嗬,父親說笑了。”

“對了,聽聞你還娶了甄家長女,可在此處?”

“不在,父親為何有此問?”

對於曹操突然轉移話題,曹彰不得不全神戒備。

“對了,聽聞那丫頭將北海搞了個曹氏商會,打造什麼商業圈,啥全國連鎖,就連我許昌許多大家族都上門尋求合作,可有此事?”

“父親你誤會了,曹氏商會是兒子的私財產,和父親一點關係都冇有。”為了緊急避坑,曹彰直接扯開關係。

曹操嘴角抽搐了一下,假笑道:“那個,子文啊,你也知道諸侯四起,戰火連綿,朝廷稅收搞的我和荀彧焦頭爛額,你說有麼有那麼一種可能,就是將這個曹氏商會搬到許昌,以許昌為中心。”

“哈哈,許昌畢竟是國都,又有朝廷為你宣傳,名聲起來了,屆時就有更多家族找你尋求合作,然後你就抽出那麼一點點賦稅給朝廷,合作共贏,豈不美哉?”

曹彰氣樂了,笑著緊盯曹操,一眼不發。

嘿,曹老闆能乾了,都知道合作共贏這個詞,這不就是自己教甄宓的話麼。

“父親弄錯了一件事,那些家族是來求我合作,能不能合作上,還要看我樂不樂意,至於名氣,已經很大了,就不需要爹您老人家操心了。”

“若是爹你有興趣,我自然歡迎你來投資,還能給你9。9折優惠喲,可是如果要空手套白狼,那就免了,我總不能讓跟著我混飯的人虧本不是。”

“那是,那是,不過甄家女真是個有本事的好孩紙,哪天帶來許昌我瞧瞧。”

曹操嘴巴都氣歪了,還要勉強自己繼續假笑。

不得不說,曹操還真有點羨慕曹彰的兩個老婆。

一個文能聚萬貫家財守北海;一個武能攻城略地定乾坤。

想想自己,一輩子那麼多女人,卻冇有誰比得上兩個兒媳婦。

“一定!”曹彰陪著一起假笑。

一場好好的宴席,成了父子兩相互拆台的地方。

這也是兩人相互之間的一種試探。

曲終人散,宴席自然也散了。

曹操、曹彰於鄴城劃分屬地,各自安排自己的心腹上任。

隨後,曹操自回許昌都城,而曹彰則暫時留在南皮。

其實也不是曹彰不想走,隻是這一手的好牌打的稀爛。

河北最繁華的半壁江山,都成了曹操的補給線,取之不儘,用之不竭。

而自己得到的麵積看似遼闊,又處於偏遠貧瘠之地。

發展是不可能發展的,同時還要麵對各種強悍的外族,如羌胡、鮮卑、高句麗,以及公孫康口中未知野人。

“哎!”

“主公,你能不能彆老是唉聲歎氣的,我聽了一天,耳朵都要長繭了。”

“文和啊,我心裡苦,被我爹和郭嘉這麼一坑,我現在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你說,咋就這麼心軟,真不該和我爹和解的。”

曹彰看著地形圖上千穿百恐的漏洞,一臉苦逼的向賈詡訴苦。

賈詡樂道:“就你還心軟,嘿,如果這次談判不是你父親,彆人恐怕被你吃的連渣都不剩。”

“嘿,有冇有這麼誇張?”曹彰不服。

賈詡笑道:“其實郭奉孝算幫你了,天底下冇有那個做爹的向兒子認錯吧,更何況是你爹這樣的世之梟雄,如奉孝所說,談不攏了難道你還真要和你爹打麼,這麼做輸贏都冇好處。”

“子文呐,其實你能談到到現在這樣,已經很好,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雖然,隻拿到河北半壁江山,但起碼得到曹操的認可,也就等同於得到朝廷認證的官方證明。

“說的輕鬆,有公孫康據守遼東,我不擔心高句麗和那些什麼野人,但是鮮卑、羌胡這兩個外族實力遠勝烏恒,要時刻提防他們,這得耗費我多少兵馬錢糧。”

說到這裡,曹彰突然衝著賈詡痞笑一聲。

“文和,你看有冇有辦法能夠一勞永逸?”

“你不會是想主動去打羌胡和鮮卑吧?”

“正有此意!”

賈詡嘴角不自覺的張合著,這種事情彆人想都不敢想,曹彰竟然想主動出擊。

該說曹彰心太大呢,還是想法太天真。

“這些外族根本就冇有固定居所,一旦大軍進入他們的地界,不迷路已經算不錯,你還想著打他們,這不是天方夜譚麼?”

曹彰笑了笑,不答反問道:“文和,你有冇有想過,我爹為什麼會將這些地方劃分給我,而無一點後顧之憂?”

賈詡很確定回答道:“當然是借你的手來抵禦外族,同時又以外族來消耗你,讓你無暇他顧。”

曹彰語氣中帶著一絲玩味。

“冇錯,既然所有人都這麼想我,那我就更要打破桎梏,統一同化這些外族了。”

“哎,兵馬錢糧,缺一不可,恐怕又要動用公台的老本了,這麼做意義何在?”

賈詡歎了口氣,忍不住發問。

“我這樣做,不是為了證明自己了不起,而是要爭一口氣,我要告訴我爹和奉孝他們,在他們手上失去的東西,在彆的地方我一樣拿回來。”

好吧,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曆史走向。

官渡之戰後的曹操,開始對劉表磨刀霍霍,雖然終這是占據荊、襄之地。

但同時也趕狗入窮巷,讓劉備得到徐庶、諸葛亮等人的輔佐。

接下來的赤壁之戰纔是重頭大戲。

“。。。。。。”

曹彰見賈詡不說話,連忙用手推了推賈詡的肩膀。

“文和,你到底幫不幫我?”

“彆鬨,我這不是在想辦法了麼。”

賈詡一把推開曹彰,衝著曹彰直翻白眼。

“那你想到冇有?”曹彰大喜。

“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

賈詡緩緩說了八個字,讓曹彰瞬間自閉。

又是這一套?

沃日尼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