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乾一直都堤防著曹彰,眼看大刀飛過來,連忙側身,舉起狼牙棒將大刀擊落在地。

一臉得意的高乾舉著狼牙棒,心裡興奮到了極點。

作為上陣武將,一旦失去手中的武器,就意味著死亡。

現在曹彰冇有武器,高乾自然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轉身就想著要砸死曹彰,一麵夜長夢多。

然而,當高乾看到曹彰一臉陰狠的笑容時,隻聽到耳邊傳來嗖嗖的風聲。

緊接著,咽喉隻覺得一陣涼意,好像有水聲在不斷的從咽喉冒出。

高乾連忙用手堵住咽喉,在一陣天旋地轉中栽落馬下。

哪怕到死,高乾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原來就在剛纔,曹彰丟出大刀後,又迅速抽搐靴子裡的尼泊爾彎刀,再一次朝高乾仍過去。

然而這次,曹彰是真瞄準了高乾的喉嚨。

“飛,是小曹飛刀的飛;刀,是小曹飛刀的刀!”

不裝逼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

曹彰一個逼還冇裝完,高順和黃忠已經指揮大軍衝殺過去。

正如曹彰預料的哪有,主將一死,敵軍瞬間懵逼。

當高順和黃忠領著大軍殺過去,敵軍就如同一盤散沙一般潰不成軍,紛紛往城後逃竄。

就在這時,呂玲綺、趙雲、張遼三人又率領二萬大軍來了。

眼前前麵打的如火如荼,三人連忙加入戰場。

戰況已經完全形成一邊倒的局麵。

“高將軍死了,曹軍凶殘,兄弟們快開城門啊,讓我們進去啊。”

城下,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震耳欲聾。

然而緊閉的大門根本冇有打開,徐副將的身影出現在城樓之上。

“曹將軍奉天子詔討伐叛逆袁紹,我既為漢臣,總算等到朝廷的仁義之師,如今怎會助紂為虐,爾等還不隨我一同歸順朝廷麼?”

“我等願隨徐將軍一同歸順朝廷。”

“既然願降,還不放下兵刃?”

城樓下有人開了頭,其餘士卒紛紛丟棄兵刃,跪地請降。

曹彰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禁發出一聲冷笑。

“伯達,此人如何?”

“賣主求榮者,卑劣且無恥。”

曹彰又望向黃忠。

“黃老將軍又以為如何?”

“經驗豐富,能審時度勢;手段狠毒,難堪大用。”

“哈哈哈,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有些事彆人辦不了,唯有此人去辦才行。”

高順和黃忠不由得麵麵相覷,就這樣一個不知廉恥的叛徒,不殺掉就算命大了,難不成主公還要用他?

呂玲綺三人更是一臉懵逼,不明就裡。

“發什麼呆呢,進城了!”

曹彰見眾人表情,不由得大笑一聲,縱馬向前,一路走到城門口。

這時,徐副將早已控製兵權,領著其餘的人下了城樓,跪拜在曹彰麵前。

“罪臣徐峰,領眾將士歸降來遲,望主公能不計前嫌,收留我等為朝廷出力。”

“那裡,那裡,有心不怕遲,徐將軍心繫朝廷,助我拿下範陽,可謂功臣也,快快請起。”

曹彰下馬,連忙上前將徐峰扶起來,兩人有說有笑的進了城內。

入城後,曹彰一方麵讓人張榜安民,一方麵整頓大軍。

二天後,賈詡從南皮傳來訊息,袁紹死了。

本來,袁紹準備召集四路兵馬後,在與曹操一決生死。

然而不等高乾出兵,曹彰已經先發製人破了範陽。

可其子袁尚自負其勇,不等袁譚、袁熙這剩下的兩路兵馬,自引數萬兵馬出城與曹軍展開對峙。

袁尚雖勇,卻那裡是曹操手下大將張郃的對手,不出三個回合便敗陣而歸。

單挑輸了,就隻能打群架,兩軍大打出手,廝殺慘烈。

本來袁尚也不至於輸這麼快,可於禁、樂進兩人突然從左右偷襲。

中路張郃見了援軍,更是勇不可當,硬生生了追擊袁尚幾公裡,將袁尚打回到冀州,不敢輕出。

袁紹得知後,又受到了驚嚇,一下子舊病複發,吐血數鬥,昏倒在地。

當晚袁紹病逝。

袁尚在審配、逢紀以及其兄兄長袁熙的支援下,自領大將軍一職,占據冀州。

袁譚知道袁紹已死,擔心會被袁尚相害,在郭圖、辛評兩人的相幫下,退兵黎陽以求自保。

然而曹操大軍殺到,袁譚抵敵不住,終是歸降曹操。

曹操大喜之餘,更是許以親事,要將其女曹媛嫁給袁譚。

曹彰看著書信,嘴角止不住的抽動。

突然,曹彰從座椅上猛的站起來,一把撕碎手中的信件,破口大罵。

“好你個老不羞的,小妹纔多大,你就要將他嫁給袁譚,那王八蛋配得上我小妹嗎,臥槽,這個老不羞的,臥槽啊。。。。。。”

曹操一生之女眾多,二十多個兒子就連曹彰自己都認不全。

但是姐妹總共就那麼六個,前麵三個都嫁給天子劉協了。

剩下三個,最大的不過11歲,最小的才5歲。

這不是他媽的害性命嗎?

要是擱後世,最少也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眾人很少會見曹彰發火,都很驚訝。

呂玲綺柔聲問道:“子文,發生什麼事了?”

曹彰將事情敘述出來,目光陰狠的望著前方,不知想些什麼。

呂玲綺聽了也很生氣,怒道:“我等女子,本就是廉價的政治工具,當年我爹為求自保,也曾將我許配給袁術之子,隻是後來。。。。。。”

說到這裡,呂玲綺似乎回想到往事,眼眶一紅,有些說不下去了。

“過去不可追,未來不可期,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往後的日子,你有我。”

曹彰回過神,連忙安撫了呂玲綺幾句,隨後回到座位上,寫了一封密函遞給黃忠。

“黃老將軍,我要你立刻啟程,快馬加鞭到渤海,讓烏恒助你二十萬兵馬,隨後帶著兵馬去南皮找賈詡,他看了我的密函,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諾!”黃忠深知事關重大,拿了密函便急沖沖的離去。

曹彰本來還想調動公孫康,可仔細想了想,公孫康現在又要建立新的城池,又要抵禦高句麗和什麼野人,也是焦頭爛額,索性放棄了這個想法。

然而目光一動,正好看見降將徐峰,曹彰頓時計上心頭。

“徐峰,我下一步目標是範陽以北的幷州,我若以你為將,西出全力占領整個幷州,需要多少兵馬,多少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