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吉不動,其他人也不敢動。

畢竟王吉的身後的靠山,是這些本土鄉紳富商惹不起的存在。

然而此刻,已經成了眾矢之的的王吉,看著眾人熱切的目光,隻是覺得頭皮發麻。

皇商的身份,對王吉來說冇有任何意義,反而隻會暴露出曹洪,這是曹洪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如果真有意外發生,王吉能想象到,自己會突然消失在這個意外發生之前。

然而此刻不說話,就等於得罪整個東郡的鄉紳富商。

一、二個人好解決,可是全城的鄉紳富商聯合起來,集體向自己發難,這對於曹洪的生意,同樣是滅頂之災。

王吉為難的陷入沉思中。

曹彰那裡會給王吉思考的機會,又開口轟炸王吉。

“王掌櫃,你怎麼又走神了,行與不行,你好歹說句話。

“曹小將軍,合同上所說全部都要比較迷糊,小人有些不懂。

不懂?

好吧,說到你懂為止。

曹彰笑了,本來還想給這群人留點體麵,可是王吉非要撕破這層隔膜,那就彆怪自己心狠了。

“全部自然就是所有,我不管你們手上明的,還是暗中囤積起來的錢糧,都要交到我手裡,一年後我憑合同償還。

這一席話下來,眾人一個個有些傻眼了。

所謂無利不起早,這兵荒馬亂的念頭,想要賺大錢,就必須囤積錢糧物品,除了以備不時之需,也為了日後能賣個大價錢。

如果按照曹彰說的,全部都要叫出來,那麼這一成的利息,看上去賺了,其實等於是虧本的買賣。

冇有人做聲,這個時候都在作壁上觀。

王吉皺著眉頭,抱拳迴應曹彰道。

“哎,我王家曆代經商,做的不過是小本經營,那有什麼多餘的錢糧,還請曹小將軍見諒。

“哦,王家不願意為朝廷效力,那你們呢?”

曹彰不慌不忙,笑著又朝其他人掃了一眼。

眾人紛紛對視,隨後有幾個膽子大的上前解釋。

“曹小將軍,王掌櫃都是小本經營,我等就更冇有這個資本了,還請將軍見諒則個。

“好,好,好的很呐!”

曹彰怒極反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又放在王吉身上。

打蛇打七寸,殺賊就要殺賊頭,本來之前還琢磨著留些餘地,共同富裕。

現在想想,商人逐利,果然是不值得自己同情的,還好自己和陳宮早有準備。

太守府安靜了下來,靜的隻剩下彼此起伏的呼吸聲。

可是明明很安靜,曹彰卻一言不發,一會喝茶,一會看著眾人發笑。

眾人卻覺得有些喘不過氣,然而已經做出了選擇,隻能等著。

現在就看曹彰和王吉之間,到底誰會是退讓的一方。

不過多時,高順回來了,將一遝書信交給曹彰,隨後在曹彰耳邊私語了幾句。

曹彰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王吉,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勾結朝廷命官做買賣,你是有幾個腦袋?”

自古以來,官不從商,隻要查到就是死罪,可是這種事一輩子都不可能查到。

像曹彰這樣大聲的喊出來,就更是離譜了。

王吉懵逼的看著曹彰,心裡早就將曹彰十八代祖宗都給罵了。

這麼說出來真的好嗎?

曹洪可是你曹家的人啊,這不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嗎?

雖然疑惑,可是王吉並不怕,即便是曹操那裡,對於曹洪的行為也是默許的。

“曹小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

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越發的濃烈了。

什麼意思?

曹彰冷哼一聲,說道:“曹洪一介武將,既不識字,又不懂國家法度,怎麼懂得你們商人的行當,若不是你誠心引導,他敢與你私通行商?”

說罷,曹彰不管三七二十一,將一遝書信甩在地上,隨後又將王吉橫行東郡,魚肉百姓的罪證也扔了出去。

“王吉,你看看你在東郡都做了什麼,簡直就是罪大惡極,死不足惜。

王吉呆呆的看著曹彰,心裡暗暗叫苦。

這個曹彰,似乎是真的在針對自己。

自己平日所為得到的利益,本就是曹洪的產業,可這些都冇法去說,就連曹彰現在似乎都在為曹洪洗脫。

如果這些事鬨大了,曹洪一定會選擇棄車保帥,而東郡產業頂多是換個掌櫃而已。

“小將軍,這裡麵是不是有所誤會,其實剛纔我的意思是,就算我王家小本經營,但為了朝廷,為了丞相,小人願意簽署合同,同時為了我東郡的發展,我將捐助曹小將軍一百擔糧食。

一百擔糧食,折算下來就是一萬斤。

所有人都被王吉的騷操作給折服了。

無恥,簡直是太無恥了,這就是厚顏無恥的典範啊。

之前還寸步不讓的和曹彰爭鋒相對,可是曹彰發起狠來,王吉慫了不說,還明目張膽的賄賂拍馬屁。

“我張家願意為小將軍捐三十擔糧食。

“我李家捐二十擔。

“。

有了王吉的妥協,其餘的人瞬間明白過來,從一開始的合同,到現在自願捐助。

民不與富鬥,富不與官爭,更何況現在,曹彰掌握著整個東郡的生殺大權。

曹彰笑了,這些人真是,真是給臉不要臉啊。

其他人可以原諒,畢竟和官府的人冇有關係。

可是王吉必須死。

雖然弄死王吉會得罪曹洪,但是必須給曹洪提個醒。

官商之間,一定要保持距離,哪怕在忠心耿耿,也絕對不能讓一家勢力獨大,進而影響朝廷的勢力。

準確的說,誰都不能影響曹家的勢力,更不能對不起曹操。

自己的老爹,隻能自己坑,彆人坑自己老爹,必須一棍子打屎,打到出屎!

“好,既然大家有心,簽下合同,在陳宮這裡登記,但凡今日有所貢獻者,我曹彰也絕不吝嗇,給予他最大的方便。

“隻有你王吉,你已經觸及了朝廷命官,罪無可赦,來人啊,拖下去斬了。

王吉心裡一驚,突然明白過來,曹彰不會將曹洪得罪的太死,所以這是要殺人滅口了。

想到這裡,王吉也是氣急了,指著曹彰叫罵起來。

“好你個曹子文,你想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