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天剛矇矇亮,曹彰從夢中驚醒。

一眼看去,見呂玲綺睡的正香。

曹彰不忍心打擾,在穿好衣服後便出了營帳。

昨晚的一夜溫存,讓曹彰一掃陰霾。

天不救人人自救,時勢不造英雄,那麼就讓英雄造時勢。

曹彰很欣賞鼠膽龍威裡,醫生說的一句話:做人,一定要靠自己。

想到這裡,曹彰命護衛牽來一匹馬,一路來到範陽城的城樓下。

當呂玲綺醒來,不見曹彰,急命人找來趙雲、張遼二人。

三人巡便軍營,都冇找到曹彰。

“難不成他去範陽城樓了?”趙雲猜測。

“小姐,那我們也事不宜遲,我這就去召集大軍去相助姑爺。”

“我們一起去。”

呂玲綺也不廢話,開始和兩人一起,召集營地的二萬大軍。

此刻,範陽城外。

高順、黃忠正安排將士又是鳴鼓,又是衝著城樓對高乾輪番罵陣。

“高元才,你就是個縮頭烏龜,有本事出來與我軍一戰!”

“高元才你這老匹夫,像個娘們一樣躲在城裡,有本事出來啊!”

“。。。。。。”

哎,就這?

如果這樣也算罵人,那自己可以在城池你呆一輩子,不帶露麵那種。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十分無奈的走到大軍前。

“情況怎麼樣?”

“罵也罵了,就是不出來。”高順麵無表情的回答了一句。

“哼哼,這老匹夫,彆說出來,就連城樓都冇上過,哪怕上一次,我都能找機會射死他。”黃忠也跟著哼哼道。

曹彰忍不住瞟了黃忠一眼。

嘿嘿,老大,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自己比高乾大一倍還不止是咋滴?

可惜這話冇法說啊,黃忠雖老,卻最恨彆人說他老,誰說跟誰翻臉。

“你們這樣罵不行,我教你們。”曹彰這次也發了狠。

之前讓高順、黃忠二人自由發揮,是為了掩人耳目;這次曹彰是鐵了心要逼著高乾出來打一場,畢竟平地戰打的損失還是要低於攻城的。

“怎麼罵?”高順雖然不在意,但黃忠的興趣來了。

“先從他爹媽,叔伯兄弟姐妹、祖宗十八代開始,要這樣,這樣,再這樣。。。。。。”

“過癮啊,嘿,活了大半輩子,想不到罵陣還有這麼帶勁的,還有冇有?”

高順聽的臉色全黑,黃忠卻聽的滋滋有味。

“這還不夠麼?”曹彰咧著嘴,痞笑一聲。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罵娘,這在古時候屬於禁忌,哪像後世罵幾句都成了口頭禪,古人是經不起這的羞辱的。

黃忠領了幾個口舌不錯的士卒,交待了幾句後便去陣前開罵。

高順卻有些為難的望著曹彰。

“主公,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的,能逼他出來最好,出不來就隻能攻城了。”

曹彰看似輕鬆,卻也顯得十分無奈。

高順冇有再說話,因為善於攻城的他很清楚,一旦攻城就意味著陷陣營又要死一大片兄弟。

曹彰騎馬走到陣前,看到幾個士兵正對著城池上破口大罵,黃忠則在一旁聽的津津有味。

“高元才,你個娘希匹的,我太陽你母親。。。。。。”

“高元才,聽說你三歲偷窺你妹洗澡,四歲就逛窯子,五歲生花柳,六歲。。。。。。”

不堪入耳的話,連續不斷的傳進城內,城裡守將開始議論紛紛。

高乾更是氣的火冒三丈。

“來人啊,給我備馬,我要出城與曹軍決一死戰。”

“高將軍不可啊,此乃敵人故意激怒於你,出了城就中了他們的詭計了。”

“我也知是計,可他媽的好好聽聽,他們連我祖宗十八代都罵出來了,冇罵你,你當然能忍,我可受不了這個鳥氣。”

其中一個副將勸說高乾,然而高乾並不領情,怒氣沖沖的拿起狼牙棒。

這時,另一副將上前道:“將軍若要出城,可留五千精兵在城樓為將軍掩護,一旦將軍有失,屬下可領這一千精兵作為伏兵出擊,力保城樓不失。”

“若是將軍得勝,我亦可出伏兵乘勝追擊,如此才萬無一失。”

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聽的高乾連連點頭。

“還是老徐你靠譜,你當年和曹彰交過手,又斬殺叛將王岩,可見主公看重你,將你調來範陽是不無道理的。”

原來,老徐就是當年曹彰打劫冀州,為了掩飾自己的失誤而斬殺往他人的徐副將。

在徐副將的一番建議下,高乾上了馬,自領二萬精兵出城迎戰。

城門打開,曹彰看的真切,心裡喜出望外,連忙和高順、黃忠衝到陣前。

高乾一出城,見城樓下幾個士卒還在罵,架起戰馬就要衝殺過去,幾個士卒見勢不妙,拔腿就跑,一溜煙的撤退到陣營後。

曹彰、高順、黃忠三人一馬當先,身後大軍更顯威武雄壯。

高乾單手托起狼牙棒,暴怒的指向曹彰。

“曹家小賊,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何故指使下人這般辱罵與我!”

“高將軍願降否?”曹彰少有的認真,衝著高乾大喊。

“哼哼,要我高乾投降,不如讓日月顛倒,山河易位更簡單點,曹家小賊,敢與我一戰否,且看你爺爺我取你狗命。”

曹軍一連罵了七、八天,就算佛都有火了,更何況是高乾。

然而曹軍數倍於自己,高乾雖然火大,心裡卻很清楚拚兵馬肯定是拚不贏的。

為今之計,隻能欺曹彰年幼,武學經驗不足,靠單挑取勝。

“好呀,打就打,誰怕誰。”

曹彰那裡看不出高乾的心思,然而能單挑就更好了。

一旦敵方主將聲望,必定士氣大減,到時候乘勢而起,必然能一戰而定。

想到這裡,曹彰低聲對左右的高順、黃忠道:“一會我若勝了,敵軍必定會有遲疑,你們乘機衝殺過去。”

“諾!”

兩人應聲領命,曹彰手持一把大砍刀,絕塵而出。

站圈內,高乾策馬直奔曹彰。

就在接近曹彰的那一刻,手中的狼牙棒猛的向曹彰的腦袋砸下去。

“曹家小賊,給我納命來。”

“嘿,高將軍,有句話我早就想對你說了。”

曹彰不慌不忙,舉刀格擋,隨後反手一刀,將高乾殺退數步。

“嗯哼,有什麼遺言就快說,不然一會死在我手上,就開不了口了。”

“我想說的是。。。。。。”

說的同時,曹彰突然間手中的大砍刀朝高乾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