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出來?嘿,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袁家人不在,這些當官哪個不惜命,不愛名聲,這種賠掉性命,還要拉著滿城百姓陪葬的買賣,他們不會做。”

曹彰閉目養神,懶洋洋的微眯雙眼,嘴裡的稻草都快被嚼爛了。

一旁的賈詡衝著曹彰直翻白眼。

自從北海運來傢俱,在遼東地區流行,曹彰出征也不騎馬了,直接躺在靠椅上指揮作戰。

現在好,夫妻兩人一個躺一把搖椅,難為自己在旁邊站著。

得,還真他媽的會享受。

突然,城門大開,裡麵一群將領甲胃打扮的武將衝了出來。

城下的高順、張遼兩人被眼前一幕給嚇了一跳,連忙指揮大軍將這群將領叢叢包圍。

將領之中,一個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出來,正是張珔。

張珔衝著高順、張遼二人抱拳施了個禮,開口道。

“下官張珔,現暫代南皮太守之職,剛在城樓之上聽聞朝廷大軍前來討伐逆賊,特率諸將前來納降,望上使以城中百姓為念,忽要傷及無辜。”

高順點了點頭,與張遼討論一番後,便讓張遼盯著眾人,自己則帶著張珔來到曹彰麵前。

張珔看到曹彰坐在搖椅上懶洋洋的模樣,也是心裡一驚,冇曾想過這模樣的紈絝,竟能占據遼東,虎視河北。

雖心有疑惑,但張珔城府極深,當下不動聲色,將之前的話重複說一遍。

曹彰吐掉口中的稻草,笑著站起來,走到張珔麵前。

“早聽聞河北多義士,你肯為城中百姓而納降,足見是性情高雅之人,能堪大用。”

“下官愧不敢當,隻是戰亂紛紛,百姓無辜,我等既為官者,當為民作想,如其不然,這官當的又有什麼意義呢。”

“好,好,好,能有如此高雅之士相助,我何愁河北不定,張太守,我有一事想請你相助,不知可否?”

一連三個好字,曹彰眯著眼,笑著衝張珔點點頭,心裡卻充滿鄙視。

投降能夠說的這麼清高,這小子尼瑪也是個人才了。

張珔聞言大喜,說道:“如今雖已過寒冬,但這極寒之地四季如常,冷冽無比,要不曹小將軍隨我進城後在詳說?”

曹彰擺了擺手,拒絕道:“嗬嗬,現在入城為時尚早,張太守你應該知道,行軍打仗最需一鼓作氣,如今雖得南皮,但平原尚未收複,等我取了平原,再進南皮也不遲。”

張珔聽罷,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曹彰看似紈絝,可無論是說話還是表現,都更像一個英明神武的決策者。

心中一念及此,張珔也有了打算。

“曹小將軍說的對,不知有冇有什麼需要下官幫忙的?”

“有,我正好需要你幫我做件事,你要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本來是一句客氣話,但曹彰卻一點都不客氣,當下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張珔聽的更是心驚膽戰。

人在屋簷下,更何況是為了自己前程。

張珔聽完曹彰的計劃,當下乾的比誰都積極,連忙安排副將和一些士卒給曹彰作嚮導。

曹彰囑咐完張珔,便讓賈詡、張遼二人領兵三萬,入駐南皮據守。

原因無它,當年袁紹去冀州之前,就是以南皮為根基發展。

所以在河北一帶來說,南皮就是袁紹的第二首都,也是最為重要的據點,不然袁紹也不會派長子袁譚駐守。

這樣重要的地方,自然需要張遼這樣的大將,在配以頂尖的謀士駐守。

安排好一切後,曹彰、呂玲綺、高順、領著六萬大軍揮軍平原。

平原城被趙雲圍困數日,終於等到了南皮的援軍。

然而援軍剛到,兵圍平原的趙雲和一萬大軍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平原守將一臉懵逼,又不敢確定趙雲是真走還是假走,會不會複反再來,於是死皮賴臉的拉著援軍,入城幫忙多守幾日。

也就是趁著這幾日的空白期,曹彰不費摧毀之力的拿下南皮,隨後又與趙雲大軍彙合。

趙雲見到曹彰眾人,高興不已,連忙向曹彰問計。

“子文,你讓我兵圍平原,等平原援軍來相救時,便撤退隱藏起來,現在我們再該怎麼做?”

“哈,趙大哥豈不聞圍魏救趙之計?”

“圍魏救趙我知道,但我們現在的情況,和圍魏救趙有什麼關係?”

麵對趙雲的疑問,曹彰笑著連翻解釋。

“兵書是死的,人是活的,我隻不過稍加改變而已,哈,一會我自讓平原大軍出城,等他們走後,我們再趁虛而入。”

“哈,子文你真是越來越滑頭了。”趙雲頓時明白曹彰的用意。

“這不是滑頭,這叫足智多謀也。”

一番調侃,曹彰下令,讓南皮跟來的副將帶著士兵,裝作殘兵打扮,去平原求救。

南皮的援軍副將馮禮見到熟人,聽到南皮被圍,心急如焚,連忙找太守商議。

太守朱漢接見眾人,聽完整個過程後,一副頓悟的表情。

“不好,這該不會是曹賊的圍魏救趙之計吧?”

“朱太守何出此言?”馮禮急忙詢問。

“曹賊偽裝攻我平原,等你南皮援軍一到,曹賊大軍立馬消失,現在南皮又被曹賊大軍圍困,若不是天佑袁大將軍,讓南皮的兄弟能衝出重圍,我等還不是在心驚膽戰的死守平原麼。”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馮禮又問道。

“懇請朱太守發兵相救,不然南皮之地危矣。”一旁假意求援的副將連忙發揮其表演功底。

朱漢安撫眾人道:“哼,此計雖秒,豈能瞞過我的法眼,你們放心,此番我們一起出兵,隻要能在南皮城破之前趕過去,形成兩麵合圍之勢,曹軍必敗。”

一番商議後,朱漢叫來副將韓莒子,以及馮禮一起,將兵馬合二為一,共整出三萬大軍出城,準備救援南皮。

曹彰躲在一處高地,藉著望遠鏡,清楚的看到平原出兵以後,嘴角不禁微微上揚,發出一聲邪性的笑意。

“子龍、伯達,你二人現在可領大軍去包圍平原了。”

“諾!”

七萬曹軍,兵臨城下。

曹彰搬出搖椅,在城樓百裡之外和呂玲綺運籌帷幄,坐看風雲。

高順和趙雲兵臨城下,如鐵桶一般,將平原圍困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