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子,這個逆子,官渡之戰不幫忙也就算了,他媽的還給老子扯後腿,我非要廢了這個逆子不可。”

麵對喋喋不休,破口大罵的曹操,荀彧慌忙從地上撿起夏侯淵的迷信看了起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荀彧打了個哆嗦,將密信遞給郭嘉:“你說這四公子在想些什麼,如今我們大軍都在冀州與袁紹周旋,他竟然在後方使跘子,若濮陽有失,我等恐怕連回許昌的路都給斷了。”

聲音不大不小,曹操正好聽到,臉色變了幾次,越發的暴躁。

“不打了,不打了,什麼袁紹,什麼冀州,我都不要了,我要和這個逆子脫離父子關係,現在就帶著大軍去討伐他。”

在場所有人,看著暴躁如雷的曹操,大氣都不敢出。

躲在角落裡的於禁,更是緩緩的蠕動,想要退出門外。

荀彧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樣,隻管唉聲歎氣。

看完密信的郭嘉卻一臉淡定,嘴角還掛著一絲若有還無的笑意。

荀彧靈機一動,大聲道:“奉孝,你笑什麼?”

穿著粗氣的曹操冷靜下來,朝郭嘉看過去。

好你個荀文若,陰人陰到我身上了,想到這裡,郭嘉衝著荀彧眨了眨眼睛,做了個鬼臉。

“養子如此,夫複何求。”

一句話,八個字。

在場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著郭嘉,這尼瑪也太敢說了。

荀彧冷不丁又打了個哆嗦,側頭去看曹操的臉色。

然而曹操冇有像眾人想的那樣暴跳如雷,雖然還黑著個臉,但總算冷靜下來。

“奉孝,你這話什麼意思?”

“主公你想想,四公子傳出謠言,讓袁譚去打濮陽,其目的何在?”

“你的意思是這逆子要對南皮動刀子了?”

“恐怕是的。”

曹操想到這種可能,嘴角一陣抽搐。

“好個逆子,竟拿我來當靶子,他卻坐收漁人之利。”

“這樣不好麼,我想四公子是要打破袁熙與袁譚的犄角之勢,到時候袁譚、袁熙無力出兵相助袁紹,我們就更能放開手腳,打下冀州了。”

曹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個逆子占了青、徐之地還不滿足,如今伸手到了遼東,還要與我爭地盤,哼,他若繼續做大,恐怕不是好事。”

郭嘉帶著玩味的笑意,回答道:“主公忽慮,四公子打的地盤越多,日後咱們的地盤就越大,您隻管由著他打。”

“哈哈,奉孝啊,還是你深得我心,你可彆忘了,到時候給我吧河北之地全要過來。”

“那是自然。”

說到這裡,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濮陽城裡,袁譚不斷的在外發動猛攻。

死守的夏侯淵硬是靠著不足一萬的兵力,據守了半個多月。

於此同時,曹彰一方麵派讓黃忠守住渤海,另一方麵則讓趙雲帶著一萬大軍去兵圍平原。

南皮守將見平原被圍,連忙出兵趕至救援。

曹彰乘虛而入,領著十萬大軍來到南皮城下。

“袁本初倒行逆施,不尊天子號令,不從朝廷旨意,今我朝廷十萬大軍到此,爾等還不速速歸降,不然城破之日,負隅抵抗者必斬之。”

隨著張遼一聲呐喊,城內守將張珔坐不住了。

如今的南皮,大軍不是隨袁譚出征濮陽,就是去平原救援,剩下不過數千老弱殘兵,怎麼能抵擋曹彰的十萬大軍。

張珔連忙召集副將商議。

“現在情況緊急,諸位以為該當如何處之?”

“朝廷大軍到此,有天子之詔,畢竟名正言順,我等不過地方官員,豈能據守抗旨,我看不如降了吧。”其中一副將連忙上前回答。

“不錯,歸順朝廷纔是正途,更何況我們如今冇什麼兵馬,如果等到城破之日,難不成還拖著全城百姓與我們一起死不成。”

“是啊,那曹彰將遼東那種貧瘠的地方,打理的有聲有色,聽說他們的軍隊餐餐有肉,頓頓有酒,而且俸祿更是我軍的數倍。”

“我也聽說了,前些日子,我家娘們回渤海孃家,帶回來的土豆、番茄、辣椒味道真的很好,聽說都是曹彰在北海做太守時發明的,跟著他走準冇錯。”

另外幾個副將也跟著附和。

張珔跟著袁紹多年,畢竟有很深的感情了,顯得有些為難。

“我知諸位說的有理,可是袁公待我們不薄,但忠臣不事二主,若是我等背棄袁公,豈不是成了見利忘義,背信棄義之人麼?”

“此言差矣,所謂忠孝仁義,忠字排在首位,我等本就是吃朝廷俸祿的,如今跟著袁大將軍和朝廷對著乾,能有好果子麼,現在朝廷來人,正是我等體現忠義的時候,怎麼能因袁公之利,而往朝廷大義呢。”

其中一個副將絞儘腦汁,苦口婆心的勸說張珔。

“不錯,與其被攻破城門,禍害百姓,倒不如開門納降,做朝廷的臣子,名正言順啊。”

“張珔,我等好言好語的勸你,你若再不知悔改,那我們可要提著你的人頭去見曹彰了。”

“就是,彆他孃的不知好歹,你一文官,能守住什麼,節操麼?能當飯吃?”

“兄弟們,彆管他,我們去開城門了。”

“。。。。。。”

城門都不保了,誰還會在乎一個文人的傲骨,這些副將說這麼多,無非也就想在曹彰麵前混個眼熟,也可以落個開城的功勞。

張珔看著副將一個個衝去開城門,無奈的歎了一口,突然猛的衝過人群,將人全部推開。

“都給讓路,誰說不納降了,這裡現在我最大,就算納降,也要我出麵,你們若開城納降,隻怕曹彰會認為你們不忠不義,背主求榮吧,哼。”

“難道你有辦法讓曹彰對我們有好感?”

“我當然有辦法,不然主公臨走前,也不會讓我代理南皮太守之職了。”

幾個副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為了前程著想,終於決定讓張珔出麵。

南皮城門外,曹彰坐在一把搖椅上,笑眯眯的盯著城樓。

另一把搖椅上,呂玲綺卻一直盯著曹彰,顯得有些緊張。

“子文,你怎麼就能確定不用攻城,他們真的會歸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