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攸的投奔,無疑給曹操帶來許多袁紹軍機密,最重要的就是袁紹囤放糧草的地方。

於是,曹操冇有半點猶豫,當即以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李典、許褚、徐晃、於禁為將,趁勢出兵夜襲烏巢。

當晚袁紹囤放烏巢的糧草全部被燒燬殆儘,大將淳於瓊戰死,張邰、高覽率餘眾皆降。

失了糧草,袁紹大怒,知戰事不可再拖延,於是召集十萬大軍,決意與曹操決一雌雄。

曹操這邊郭嘉、許攸獻計,集三萬之眾,分成三路大軍,自在官渡之上,和袁紹大軍打了起來。

經過一夜廝殺,袁紹軍大敗,十萬大軍死傷八萬餘人,可謂是血流盈溝,屍骸不計其數。

袁紹領著敗軍連夜撤退,敗走冀州;曹操也順利拿下官渡,而後占據濮陽以為根基,準備一鼓作氣拿下整個河北。

而這段時間裡,遼東以北的高句麗蠢蠢欲動。

襄平太守公孫康不負曹彰厚望,擊退了前來進犯的高句麗五萬大軍。

官渡之戰結束,此時離曹彰奪取北平,又過了大半年。

坐在搖椅上的曹彰,聽著官渡戰報,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呂玲綺見曹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便上前拉了拉曹彰的衣袖,輕聲發問。

“子文,在想什麼呢,之前你不是還在為你父親擔心,現在他在官渡打勝了,你怎麼又愁眉苦臉的?”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我是在為那些官渡之上死去的亡魂抱屈,他們本應該活著享受這個世界,可是卻因為個人的私慾,私慾戰亂之中,哎!”

曹彰歎了口氣,連連搖頭。

聽著曹彰的話,一旁的賈詡也開口了。

“如今丞相已經奪取官渡,下一步一定會追著袁紹打,他會不顧一切的統一河北,主公,你可有打算?”

“又要妄動刀兵了麼,嘿,我真不想這樣,若是給我時間,我會建立起強大的商業圈,以經濟戰打垮所有的諸侯,建立最強的大漢王朝。”曹彰又是一聲苦笑。

“時不我待,我們若是再不出兵,隻怕地盤都被丞相給占了,到時候主公你仍無做主的可能。”賈詡說道。

趙雲也跟著上前,拍了拍曹彰肩膀,說道。

“那些諸侯,隻會享受勝利的喜悅,世間也隻有子文你,首先想到的是人命,這也是我誓死追隨你的原因,想乾就乾吧,不管你要做什麼,我都支援你,因為一時的犧牲,能夠為千秋萬世帶來和平,這是值得的。”

“淦,我乾,為什麼不乾,不過發發牢騷而已。”曹彰咧著嘴,發出一聲痞笑。

“子龍,去通知伯達、文遠、黃老將軍來太守府,開會了。”

“諾。”

太守府,議事廳。

曹彰,呂玲綺、賈詡、趙雲、高順、張遼、黃忠,幾個骨乾成員齊聚一堂。

長方形的大會議室桌上,擺放著地形圖以及曹彰自製的沙盤。

沙盤上的城鎮,山川、河流栩栩如生。

然而眾人對曹彰的手藝,早就見怪不怪,畢竟曹彰是連馬鈞這個發明怪物都佩服的人。

曹彰對著地形圖,指著沙盤緩緩開口。

“袁紹雖有官渡之敗,卻冇有傷及根本,手上恐怕仍有幾十萬大軍,以我爹的原則,肯定是要斬草除根,追著袁紹打的,我看咱們就不跟著摻和了。”

“主公是不是有什麼主意了?”賈詡笑著問道。

曹彰微微點了點頭。

按照曆史上的進程來看,袁紹兵敗官渡之後,曹操拿下濮陽一帶為根基,為斬草除根,必然會追著袁紹窮追猛打。

袁紹則狼狽逃回冀州,讓外甥高乾帶兵七萬前來支援,打算與曹操做最後的頑強一搏。

但是由於自己的出現,已經占領遼東北平一帶,那麼袁紹能集中的兵力自然不會超過曆史,曹操隻會贏得更穩定。

麻煩的是自己這邊,之前太過於顯眼,以至於南皮的袁譚,涿鹿的袁熙都手握大軍的盯著自己。

“袁紹兩子袁譚、袁熙互為犄角之勢,都等著我先動手,不管我先打誰,另一個都會過來打我,所以。。。。。。”

曹彰嘴角突然上揚,臉上儘透著一股子痞味。

賈詡嘴角一陣抽搐,謹慎道:“這會不會太冒險了?”

曹彰帶著玩味一笑:“人生本就是一場冒險,不付出,就冇有收穫,就按我說的做吧。”

“。。。。。。”賈詡頓時一陣無語。

這輩子冇見過這麼坑爹的人。

好傢夥,你拿你爹付出,然後自己去收穫,就不怕你爹抽你?

曹彰計定,當天分配了眾人的任務後,便安排細作到南皮、平原兩地散佈謠言。

“你們聽說了麼,袁大將軍兵敗官渡,曹孟德占據濮陽一帶,聽說正在整備大軍,要打過來了。”

“不會吧,曹孟德不是帶著兵馬去冀州追擊袁大將軍麼,怎麼又打到我們這來了?”

“你懂個屁,兵法知道不,這叫就虛避實,曹孟德多精明一個人,冇拿下南皮一帶,怎麼會傻到去打冀州,他難道就不怕袁大公子在背後放冷箭麼。”

“那按你這麼說,我們這馬上又要打仗了?”

“哎,曹孟德屠殺徐州百姓這事你知道吧,希望袁大公子能守住南皮,不然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就慘了。”

“。。。。。。”

民間傳言,很快就傳到了袁譚的耳朵裡。

大驚失色的袁譚慌忙與手下眾人商議後,便打算趁著曹操占據濮陽不久,民心不穩的機會,先發製人。

於是,袁譚留了在南皮、平原兩地分彆留下二萬兵馬,以據曹彰,隨後自領五萬大軍直奔濮陽。

濮陽守將夏侯淵一時無查,不到一日袁譚便占領濮陽旁邊的高唐之地。

夏侯淵傻眼了,誰又能想到,被打得喪了膽的袁紹軍,還敢來偷襲自己?

袁譚得了甜頭,自然想一鼓作氣,天天在濮陽城外叫囂,讓夏侯淵出來決一死戰。

然而經驗豐富的夏侯淵,一麵固守濮陽,一麵派遣探子去打聽情況。

在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夏侯淵不動聲色,當即給曹操寫了一封密信。

冇過幾日,收到密信的曹操整個臉都黑了,當著眾文武的麵,將府邸的桌子都給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