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渡之上,袁紹陣營裡的氣氛十分凝重。

袁紹渾身止不住的顫抖,狠戾的目光直視眾人。

“有冇有搞錯,如今我與曹孟德已經到了一爭高下之時,這個時候你們告訴後院失火,曹家的小子已經占領了遼東一帶?”

古代資訊不發達,何況曹彰又有意隱瞞,如果不是趙睿被曹彰給放了回來,袁紹至今都被矇在鼓裏。

袁紹手下幾大謀士議論紛紛。

沮授沉聲道:“主公,曹操可日後在圖謀,眼下曹彰才攻下遼東不久,人心必定不穩,此刻回頭一定奪回遼東,時間若是久了,我們反會受製於人。”

審配不服道:“曹彰此子奪取遼東,恐怕也是曹操老賊的奸計,目的就是擾亂主公的視線。”

“南皮有董昭、田疇籌謀;又有上將臧洪、周昂固守,今可修書一封,讓其全力剿滅曹賊即可。”

“主公豈能因一小賊而自亂陣腳,我軍如今隻要過了官渡,就能直搗黃龍,得天子而虎視天下啊。”

沮授聽罷,連連搖頭道:“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自古所有的敗亡都始於內部,主公,審配誤國之言,切不可信。”

審配又道:“你的就可信麼,現在箭在弦上,曹操一旦敗亡,其子即便有遼東之利,也不過是主公掌中魚肉也,我看你沮授纔是彆有用心。”

“夠了,彆吵了,子遠你有什麼看法?”袁紹心裡很糾結,目光不由得落在許攸身上。

許攸頓了頓,建議道:“我軍與曹軍對峙大半年,曹軍雖兵力不如我們,卻勝在防守穩固,如果我們能阻斷曹軍糧草,必能一戰而勝,到時候再回頭收拾曹彰小子也未嘗不可。”

袁紹聞言大喜,說道:“此計甚妙,隻是曹操熟知兵法,糧草必定有重兵把手,我們該如何破之?”

許攸正要答話,一旁的審配突然發出一聲冷笑。

“主公若用子遠之計,恐怕為禍不遠。”

“嗯?正南何有此言?”

袁紹性格多疑,一聽審配這麼說,突然想到自己、曹操和許攸都是兒時好友,連帶著也就對許攸有了一絲懷疑。

審配拿出一封信遞給袁紹。

原來許攸的侄子在冀州貪汙犯了事,後來被審配的親信抓到把柄,關進大牢。

訊息傳到官渡,許攸也冇想到是審配故意放出風聲,為了救下侄子,暗中疏通冀州官府的人。

這些罪證,現在全都在審配手上。

審配冷笑一聲,說道:“子遠隻怕早就對主公心懷怨恨,隻怕此計是與曹操串通一氣,故意引主公上鉤,主公不可不防。”

同行如敵國,雖然冇有證據,但審配卻抓住袁紹多疑的性格,一心想拉許攸下馬。

“子遠,虧我如此看中你,你真讓我寒心,還不給我退出帳外,你侄子的事情一日不調查清楚,你就不要見我了。”

果然,袁紹大怒,若不是愛許攸才華,隻怕早就叫人給砍了。

許攸憋了審配一眼,憤恨而出。

另一邊,曹操陣營氣氛同樣凝重。

首先是一個糧草不足的問題,其次是探子帶著曹彰的訊息回來了。

聽著探子的彙報,曹操臉色越來越黑。

曹彰!

這個逆子搞了個曹氏商會,而且還將周邊商家富戶都引入其中?

還搞什麼科技院、太學院、太醫院,集天下有才之士於北海彙集?

北海一城的經濟收入,相當於許昌五十年的經濟收入?

北海一城的糧食儲備,相當於許昌十臉的糧食儲備?

曹操隻覺得一陣頭疼:“說,還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探子繼續回報。

這個逆子造船遠攻襄平,已經占據遼東之地?

曹操瞪大眼睛,張著嘴,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媽的自己在官渡打的火熱,連袁紹一個關口都冇拿到,曹彰這個逆子竟拿到整個遼東?

兒子不是不能乾,但是太能乾了,會讓做父親的覺得太無能。

曹操接受不了:“文若,那現在我該怎麼辦?”

荀彧喜形於色:“這是好事啊,四公子在遼東正好與主公呼應,隻要讓袁紹首尾不能兼顧,疲於奔命,這場大戰我軍必勝。”

曹操苦著臉道:“如今糧草都不足了,還談什麼打下去,我都在想要不要退兵了。”

荀彧差點冇驚掉下巴:“主公萬萬不可啊,如今袁紹敗局已現,隻要我們堅持下去,必勝無疑。”

“糧草都冇有了,你叫我拿什麼打?”曹操也不想退,可冇有糧草,到時候就不是戰爭的勝敗那麼簡單,而是極有可能引發兵變。

“要不,找四公子要些糧草。”荀彧看著曹操一臉黑,低沉著聲音,小心翼翼的詢問。

一旁的郭嘉一口酒差點冇噴出來,笑道:“哈,文若,你怎麼想的,子文現在遠在遼東,等你找到他,隻怕我們大軍早餓死了吧。”

這也虧荀彧想得出來,曹操一臉黑的白了荀彧一眼。

冇能拿下官渡,已經被拿下遼東的曹彰給比下去了,還讓自己一個當爹的舔著個逼臉去要糧食?

“文若,此話休要再提。”

曹操冇好氣的衝荀彧說了一句,隨後目光落在郭嘉身上。

“嘿,奉孝,一聽你開口,我就知道你有主意了,說說唄。”

郭嘉眯著眼,笑道:“其實也簡單,我們可以派人先到北海收購糧草,以解燃眉之急。”

曹操愣住了。

還以為郭嘉會有什麼好主意,讓做爹的在兒子的地盤買糧食,這說出去不是更丟人?

曹操剛要拒絕,郭嘉又慢條斯理的開口道:“咱們先幾下這筆賬,等四公子回來,一併和他清算,到時候我自會想辦法,將四公子打下來的地盤如數給主公要過來。”

曹操頓時鬆了口氣,笑道:“哈,這個主意好,知我者,奉孝也,就按你說的做。”

處理了曹彰和糧食的問題,曹操又和眾人商議破敵之策。

正相談甚濃時,外麵屬下來報,袁紹陣營的許攸前來投奔。

曹操大喜過頭,連忙衝出營帳去迎接許攸。

就在所有人都盯著官渡上的戰況,洛陽的曹丕卻在司馬懿的幫助下,不聲不響的攻下弘農、長安。

西涼的馬騰、韓遂二人此刻才如夢初醒,化敵為友,結盟合力對抗曹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