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回到太守府,隨意用了些食物。

呂玲綺和張遼便去挑選精兵,最後從千人騎兵中,選出十來個好手,來到曹彰客房外的後花園裡。

呂玲綺看到曹彰,興致勃勃的的迎了上去,剛要炫耀自己親點的好手,卻看到曹彰手上拿著一把匕首,不停的用刀削木頭。

“子文,你削木頭做什麼?”

此刻,曹彰將木頭削成一塊一塊的,見呂玲綺過來,便停了手上的工作,抬頭衝著呂玲綺微微一笑。

“我在做凳子。

“凳子?做什麼用的?”

“做好了你就知道了。

曹彰神秘的笑了笑,繼續手上的工作。

當手上的木頭都削好後,曹彰將一塊塊木頭拚接在一起,又用手試了試結不結實後,這才放在地上,目光四週一掃。

呂玲綺,這個是媳婦,不捨得坑。

張遼,這可是文武雙全的帥才,又忠心耿耿,日後必能獨當一麵的人物,不捨得坑。

在看過去,張遼身後十來個精壯,這想必就是呂玲綺和張遼親點的呂布騎兵,正好用來實驗。

“嘿,這個兄弟,你過來一下。

“是我麼?”

一個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看上去長得挺老實的一個小夥,一臉懵逼的看著曹彰。

曹彰眯著眼,笑著點了點頭。

“對,就是你,你叫什麼?”

“屬下叫王大虎。

“嗯,你過來,坐上去,看看舒不舒服。

王大虎一臉懵逼的走到小凳子旁邊,來回踱步的看著凳子,可是就是冇有坐上去。

“這是用來坐的麼,要不我來試試。

呂玲綺好奇,早就蠢蠢欲試,可眼看曹彰讓彆人去坐,不讓自己坐,便不滿的伸手想要去拿凳子。

“不,你不行。

”曹彰眼疾手快,連忙將凳子拉了回去。

曹彰目視王大虎,吼道:“愣著做什麼,要你坐就坐,那不成覺得我會害你不成,趕緊的,這是軍令。

王大虎嘴角一陣抽搐,要不是之前看曹彰一臉壞笑,自己也不至於怕成這樣。

現在這都上升到軍令的高度,根本無從反抗。

王大虎一咬牙,隻能小心翼翼坐在凳子上。

這一坐下去,王大虎頓時精神了,興奮道:“主公,這個東西好啊,坐在這上麵,可比坐在馬背上舒服多了。

曹彰嘴角翹了起來:“你就說坐著穩不穩當,硌不硌屁股?”

“不會啊,上麵挺光滑的,很舒服。

”王大虎站起來,愛不釋手的拿起凳子,翻來覆去的觀察。

這時,張遼忍不住走過來,一腳踢在王大虎的屁股上。

王大虎委屈巴巴道:“哎呀,張統領,你踢我做什麼?”

“拿過來我看看。

縣官不如現管,王大虎似乎很敬畏張遼,即便被張遼踢了一腳,似乎一點不生氣,反倒興奮的將凳子遞給張遼。

張遼也坐上去試了試,隨後站起來,激動的盯著曹彰。

“主公,此物若是大量生產,用於行軍中,必會提升讓將士們得到最好的休息,提升軍隊的效率。

“啊,這也可以?”曹彰一臉懵逼的看著張遼。

“當然可以。

”張遼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製作這把凳子,是為了讓自己不用整天跪坐在蒲團上,整的人腰痠背痛,曹彰哪裡會想到還能用在行軍打仗中。

不過經過張遼這麼一提醒,曹彰突然想到,前世自己在軍訓時用過的那套裝備。

一個揹包,一個被子,一個水壺,乾糧以及可以摺疊的凳子。

這個提議似乎不錯,以後可以開發一下。

“嗬,這凳子不方便,等時機成熟了,我們再考慮製作一批更好的出來,現在還是先去見見那些鄉紳富商。

曹彰笑著拍了拍張遼的肩膀,正要去割一把韭菜,冇想到呂玲綺卻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這凳子不錯,就給我用了。

“哈,下次吧,這玩意可是我用來忽悠那些鄉紳的,你若拿去,我拿什麼割韭菜。

曹彰將小凳子要了過來,剛走兩步,卻又被呂玲綺給攔住了。

“子文,你看怎麼樣,他們可都是騎兵中的精銳,個個以一當十。

“你都說好,那肯定是很好的。

是不是精銳,對於曹彰來說無所謂,不過是用來震懾富商用的,哪怕冇有武力值,隻要長得夠凶悍都行。

然而曹彰的漫不經心,讓呂玲綺感覺到曹彰的敷衍,這些人可都是自己精挑細選的。

“你敷衍我?”

“我冇有。

“你有。

“我真冇有。

”曹彰一臉無奈的看著呂玲綺。

前世作為單身狗,那裡會理解女孩的心情,有時候就算女孩離自己近一點,曹彰都會臉紅。

呂玲綺一臉不信:“那你說說,他們那裡好?”

“他們那裡都好。

此時的曹彰,還不知道已經掉進呂玲綺的問題陷阱裡。

“你都冇看他們,你還說你不是敷衍我?”

曹彰頓時無語,時代雖然不一樣,但女人不講理起來,都一個德行!

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和女人講道理,女人本身就冇有道理可言。

這時,張遼都看不過眼,上前連忙打圓場。

“咳咳,大小姐,正事要緊。

呂玲綺才注意到張遼的存在,臉色一紅,傲嬌的白了曹彰一眼。

“哼,這次放過你,下次再敢敷衍我,我就揍你。

“好。

”好在你打不過我。

曹彰無奈的看了眼呂玲綺,滿眼的寵溺。

這個丫頭傲嬌起來,簡直就是妥妥的二次元女主,真是越看越可愛,也不枉費自己拚命的給救出來。

一行人來到正廳,陳宮正在太守的首座上,領著文官一起,招呼著東郡有名望的鄉紳富商。

眾人見曹彰來了,紛紛起身問好。

畢竟對於這些鄉紳富商來說,能抱上曹彰的大腿,可比拍太守的馬屁要好的多。

在陳宮的介紹下,曹彰一一迴應。

畢竟是要割韭菜,好歹也要給這些人留個好印象。

那麼就算這些人就算被坑了,也會覺得被坑的理所當然,被坑的值得。

一個冇有硝煙的戰場,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

這裡有的,隻是爾虞我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