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瞧瞧,什麼叫謀士。

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說一些行不行得通的話。

而是分析利弊,站在主公的層麵上,為主公想出最好的辦法。

同樣是謀士,為什麼賈詡就這麼優秀,田豫幾個人明顯差了一大截。

曹彰滿意的點了點頭,結果纔是自己最想要的,至於過程,有那個當領導的會在乎?

“文和之言,深得我心,隻是不知何人可守昌黎,以據外族?”

“伯達善攻,文遠善守、子龍一身是膽、漢升神射無雙,皆可為將,鎮守一方。”

“不行,他們四人我已另有安排,難道除了他們,就無人可用了麼?”

麵對曹彰的提問,賈詡將自家武將一一報上,卻被曹彰搖頭拒絕。

賈詡說道:“屬下剛到遼東,對其他將領也不甚瞭解,不知何人可用。”

兩人這麼一唱一和,引來遼東將領的不滿。

嚴綱大聲道:“什麼叫無人可用,屬下不才,願領兵固守昌黎,以防外族。”

單經連忙附和:“屬下也願往。”

就在這時,公孫康突然站了出來,沉聲道:“主公,可否聽我一言?”

“說!”曹彰玩味的看著公孫康。

公孫康不緊不慢,緩緩開口道:“我軍如今兵馬接近十萬,正要算起來,其中精銳不過六、七萬人,主公隻管帶走精銳,隻需二萬兵馬,我足以守住昌黎。”

是人都知道,外族人體型高大魁梧,作戰凶猛,冇有強大的人馬根本就扛不住這些外族。

所以公孫康的話瞬間引起嚴綱的不滿。

“公孫小兒,少說大話,我領兵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呢,不足三萬的雜兵,如何守得住昌黎?”

“我能守住。”

“你敢立軍令狀麼?”

“有何不敢的,若外族有半步入了我昌黎,我當以死贖罪。”

公孫康的聲音很輕,可態度卻十分嚴肅,緊緊的盯著曹彰,期待著自己想要的回答。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公孫康也很清楚,想要得到曹彰的認可,必須拿出自己的能力,這也是自己唯一往上爬的機會。

曹彰沉默片刻,腦子開始思索著曆史的進程。

似乎,冇有比公孫康更好的人選。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得打打感情牌。

“好,我帶六萬兵馬走,其餘的都留給你,易康啊,我力排眾議,保你為昌黎太守,你可彆叫我失望。”

“多謝主公,屬下即便肝腦塗地,也難報答主公知遇之恩,此番必定為主公守住防線,不叫主公失望。”

感情牌果然有用,看著公孫康一輛感激的跪拜在地上,曹彰知道,自己又多了個迷粉。

一番商討過後。

曹彰任命公孫康為昌黎太守,王烈、陽儀、柳毅為副手,領兵二萬回昌黎。

田豫則為襄平太守,嚴綱、單經、管寧、華歆、邴原為副手,留兵一萬餘人,固守襄平。

而曹彰,則帶著呂玲綺趙雲、賈詡、高順、張遼、黃忠留個人,以及七萬精兵,向北平進發。

根據現在的形勢來看,袁紹迫切的急於和曹操一絕生死,將兵線絕大部分集中在官渡。

這樣一來,袁紹後防必定空虛。

所以這次經過和賈詡商議後,曹彰準備先拿下柳城和北平,這樣才能拿到整個遼東地區,重現當初公孫瓚的輝煌。

營帳內,曹彰、呂玲綺和賈詡大眼瞪小眼的坐著。

三人靠著火炭,都冇有開口,都在等。

過了一會,趙雲終於回來了。

曹彰急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問趙雲:“子龍,情況打探的怎麼樣?”

“都打聽清楚了,如今。。。。。。”

趙雲一番解釋,曹彰三人聽了不由得大皺眉頭。

原來,曹彰在距離北平和柳城遠處紮營結寨,首先讓趙雲去打探訊息。

北平的兵力確實很少,不足三千人的佈防,弱到讓人懷疑人生。

可是柳城,現在竟然被烏恒外族所占,裡麵有近乎十萬人的兵馬囤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賈詡眉頭緊鎖,問趙雲道。

趙雲沉聲道:“還能怎麼回事,聽說袁紹為了和曹丞相打這場官渡之戰,將兵力全部集中官渡,可是又擔心烏恒入侵,於是和將烏恒的單於蹋頓結盟。”

曹彰怒了,暴喝道:“袁本初是傻逼嗎,與外族結盟,無異於與虎謀皮。”

這個道理都懂,柳城就是一個將烏恒拒之門外的關口,一旦這個關口被打開,就等於將新世界的大門打開,到時候烏恒的鐵騎就如入無人之境。

賈詡看了一眼曹彰,勸說道:“主公息怒,讓子龍繼續說下去。”

曹彰強壓著怒火,目視趙雲。

趙雲繼續說道:“聽說袁紹讓出柳城給烏恒,烏恒則保證不會騷擾袁紹其他的地盤。”

曹彰一陣冷笑,哼哼道:“那些烏恒人忍得住不對北平出手?”

賈詡深沉道:“有可能,烏恒一直被袁紹和公孫度壓製,對他們早已經生出畏懼之心,如今得了袁紹的好處,自然了樂得其成。”

“你的意思是,袁紹打完官渡,反過手來就會對付烏恒?”曹彰有點明白賈詡的想法,不由得點了點頭。

“嗯,或許我們都小看袁紹了,他讓出柳城,恐怕還有另一層意思。”賈詡眯了眯眼,認真道。

“什麼意思?”曹彰急忙問道。

“以前有北海,袁紹自然無所懼,如今在袁紹眼裡,北海已歸屬曹丞相,袁紹此舉就是防止曹操遠渡去哪襄平,昌黎,烏恒恐怕就是幫袁紹守城來了。”

曹彰頓時愣住了。

現在完全超出曆史範圍的認知,如果不是賈詡靈活多變的頭腦,隻怕自己也想不到這一點。

看來,自己雖然因為曆史,在這裡混得風生水起;同樣也因為曆史,誤解了真實的人性。

袁紹不傻,隻是冇有曹操聰明,誰要覺得袁紹傻,纔是最大的傻逼。

“文和,烏恒鐵騎天下皆知,如果更有十萬人馬在柳城,那我們豈不是要無功而返?”

賈詡思考了一陣,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露出一副老狐狸般的笑意。

“小小烏恒,算的了什麼,在我看來不過是一群將死之人。”

“你想到辦法了,快些說來。”

曹彰心急,連連催促賈詡。

賈詡摸著山羊鬍,眼中透出陣陣殺意:“為今之計,我們可分兵兩路,一路直取北平,一路去柳城破烏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