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港口的改造,商貿的互通,遼東一帶的本土特產與北海的市場,已經形成一條不可或缺的貿易路線。

曹彰更是大量引進土豆,辣椒這些高熱量,能抵禦嚴寒的食物,並用紙張代替了竹簡、錦緞用以辦公。

襄平,昌黎的物資越來越豐盛,百姓生活也越過越好,甚至一度被傳到其他的城市。

一番操作下來,曹彰在遼東一帶的聲望已經達到巔峰,更有謠傳說曹彰是真命天子一類的話。

名聲起來了,隱居在遼東一帶的隱士也都坐不住了。

深山竹林的一間竹屋外。

三名中年男子席地而坐,一壺茶,就開始聊了起來。

“你們近日可曾聽聞,那曹操之子曹彰遠攻襄平,占據遼東半壁之地這件事麼?”

“當然知道,聽說這小子一來就大力發展商業,以彌補遼東不能務農的短板,做的有模有樣,襄平、昌黎兩地百姓無不愛戴於他。”

其中兩人一問一答,另一個人笑著出聲問道:“你們坐不住了?”

“既得遇明主,當前往輔之,如此纔不負平生所學。”

“大丈夫當如是也!”

得到兩人回覆,另一人突然站了起來,笑道:“哈哈哈,說得好,還等什麼,現在就走。”

“現在去?”

“對,就是現在!”

太守府,曹彰聽到隱士管寧、華歆、邴原三人前來投奔,差點驚掉了下巴,連忙出門迎接。

本來這三人是中原人士,曹操、袁紹、袁術兩兄弟都曾有意拉攏。

三人不願入仕,於是到了遼東避禍。

也是到了後來曹操打敗袁紹,統一河北與遼東,這才逼的三人入朝為官。

要知道後世曾評價這三人是一條龍,華歆是龍頭,管寧是龍身,邴原是龍尾,都具有經天緯地之才。

有了管寧、華歆、邴原相助,曹彰的名聲更大,遼東附近更多的人才都紛紛前來投奔。

數月的平靜,不等於永遠的平靜。

這一日,北海的運輸船又送來一批物資,同時也給曹彰帶來了二封書信。

一封家書,是甄宓寫的,大意上除了對曹彰的思念之情,還有就是曹氏商會發展迅速。

不但在曹彰的五座城池裡風生水起,還順利擴展到周邊幾座城市。

更有多地的商賈富豪不遠千裡趕到北海,要成為曹氏商會的一員。

曹彰樂了,當即大筆一揮,給甄宓回了一封信。

內容除了兒女情長,還有詳細的教學方案,如何招商引資,發展下線,做到全國連鎖。

第二封信是陳宮送來的,整整數十張紙,看的曹彰頭皮一陣發麻。

在曹彰離開北海後,陳宮按照製定的路線穩紮穩打,對五座城池的農業、商業、貿易、軍事上一步步的發展。

除了孫策偶爾會派兵騷擾廣陵,數次都被陳登給打了回去,其他的城市的各方麵,都已經超過了首都許昌的勢頭。

然而曹操這邊就有些不樂觀了。

自從關羽斬殺顏良、文醜之後,便掛帥封印,去尋找劉備。

你說走就走吧,結果鬨出一場過五關斬六將的事情來。

最後曹操不得不親自離開官渡,跑去給關羽放行,隨後還屁顛屁顛的又趕回官渡。

劉備、關羽、張飛三人再度聚首,引著兵馬去投奔荊州劉表。

極度鬱悶的曹操,偏偏這個時候又截獲了袁紹、孫策之間秘密往來書信,欲結盟共擊曹操。

曹操氣的半死,想要去打孫策吧,官渡這邊頂著袁紹,壓根就抽不開身。

於是郭嘉獻上和親之計,曹操將曹仁之女嫁給孫策幼弟孫匡,兩家結婚。

本來和親了,也是好事一樁。

可孫策的陣營中吳郡太守許貢因得罪孫策,被滅了九族。

許貢畢竟是一城太守,其門客為給許貢報仇,刺殺了孫策。

由此江東儘歸於孫權接手。

曹操藉此機會,重新與孫權聯盟。

冇有了後顧之憂的曹操,開始全力應付袁紹。

雙方各自朝著官渡增兵。

官渡之戰要正式拉開帷幕了麼?

曹彰突然笑出聲來,命人立刻召集賈詡眾人來太守府開會。

寫完了給陳宮的回信,賈詡眾人也一一來到太守府。

曹彰目視眾人,將事情原原本本的敘述了一遍,展開話題讓眾人討論。

現在曹操這邊兵力是三十萬左右,而袁紹在官渡之上,已經駐守八十萬大軍。

討論的結果分為兩派。

一方是主和派,認為現在去對抗袁紹,就如同飛蛾撲火,倒不如讓曹操和袁紹先去打,隨後一麵穩固發展,一麵隔岸觀火,坐收漁人之利。

一方是主戰派,認為和曹操是唇亡齒寒,一旦曹操輸給袁紹,那麼等袁紹騰出手來,就會來對付襄平、昌黎。

不管是主戰,還是主和,雙方都各執一詞,開始了一場精彩的辯論。

曹彰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些讀書人都認死理,總覺得自己說的是對的,看來自己得好好給他們上一節課了。

想到這,曹彰的目光不由得望向賈詡。

賈詡會意,連忙起身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主公,其實大家說的都對,冇有發展,又何來刀兵;不圍魏救趙相助丞相,隻怕唇亡齒寒,可是大家又漏到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曹彰點了點頭,問道:“什麼問題?”

“如果我們出兵去騷擾袁紹,那靠誰來防守烏恒治亂,高句麗之危呢?”

賈詡的話,如同當頭棒喝,重重的擊打在眾人心裡。

不是有意忽略,隻是袁紹太強,眾人根本想不起還有這些外族的虎視眈眈。

曹彰又朝著眾人掃了一圈,見眾人都不開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心裡這才滿意。

“文和,那麼依你的意思,我們應該怎麼辦纔好?”

賈詡擲地有聲道:“需一大將攜帶部分兵馬,據守昌黎,以抗外族之險;主公當率領其餘大軍抗擊袁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