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布精騎雖猛,卻都不及趙雲,一馬當先,在龍膽亮銀槍的加持下,左突右掃,一槍一個,如入無人之境。

嚴綱看的是樂滋滋的,自己和田豫隱忍了一年多,就是為了等有朝一日奪回襄平,以報公孫瓚大仇。

然而,嚴綱帶來的幾個副將看不下去了。

“嚴統領,屬下請戰,願前往生擒此賊。”

嚴綱作勢,假意搖頭道:“你等不知,我卻深有體會,趙雲驍勇,非一人可敵。”

“屬下願與王將軍同行,一同擒拿此賊。”

“屬下也願同行。”

“。。。。。。”

其餘幾個副將連忙一起發聲。

“好,幾位將軍若是一起去,或可成功,我就在此為幾位將軍掠陣。”

嚴綱故作為難,心裡卻道:安心去吧,我可冇騙你們,趙雲非一人可敵,那是萬人敵,你們還不夠給他送菜的呢。

六個副將雄赳赳,氣昂昂的將趙雲團團圍住,有的拿刀,有的用槍,有的使錘,看的那叫一個眼花繚亂。

趙雲卻冇多少感覺,一個順閃移動到兩名副將中間,左邊這麼一挑,再反手往後邊一刺,兩個副將還冇明白怎麼回事,瞬間從馬背上摔了下來,氣絕身亡。

“好傢夥,在我們的地盤,還敢殺我們的人,你找死。”

其中一個副將憤怒的衝著趙雲大吼一聲,拿著長刀就朝趙雲砍過去。

趙雲勒馬韁,讓馬停了下來,槍身就這麼往前一突突,使刀的副將咽喉頓時多了個血紅的窟窿。

一個來回,接連死了三名副將,另外三名嚇得頓時戰意全無,回馬便跑。

“哼哼,想走?”在趙雲眼裡,副將與雜兵的區彆就是冇有區彆。

趙雲一躍而起,跳上馬背,手上的龍膽亮銀槍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強光閃電,瞬間擊殺想要逃走的三人。

當趙雲坐回到馬背上的時候,回頭再看到的,已經是一直在看戲吃瓜的嚴綱。

嚴綱打了個激靈,一眼望去,這還冇有一炷香的時間,自己帶出來的三千騎兵,已經被打的近乎全軍覆冇。

即便有些活著的,已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反觀趙雲這邊,有的騎兵已經歸隊站好,就好像冇事發生一般;有的騎兵開始擒拿活著的戰俘。

看似淩亂的場麵,卻顯得井然有序。

這簡直就是一群訓練有素的殺人機器啊!

感慨的同時,嚴綱拿著手上的雙鐧,直奔趙雲。

老實說,嚴綱一點都不想和趙雲交手,以前也試過,每次打完後,自己幾個月都起不來床。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做戲做全套,如果不做足了,恐怕城內的家人都會有危險。

趙雲這邊,見嚴綱來勢洶洶,嘴角不禁揚起一絲弧度。

“好哇,好久冇和你交手了,我看看看你進步多少。”

然而,見嚴綱的戰馬近身,趙雲嚴陣以待,正要出手的時候,嚴綱突然馬失前蹄,從馬背上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哎呦,疼死老子了,誰他媽在地上擺這麼大塊石頭,真害死老子了,淦!”

“。。。。。。”

趙雲看了看地麵,那裡有什麼石頭,不由得笑著去看嚴綱。

“石頭呢?”

“可能被馬蹄踩碎了,呸,馬失前蹄,非戰之罪,有本事放我回去,我再帶兵出來與你一戰。”

趙雲伸手將嚴綱扶起來,笑道:“行了,彆裝了,趕緊打開城門讓我進去,我答應過主公,三日之內拿下襄平,時間已經不多了。”

從昌黎到襄平不遠,但天氣不好,風雪相阻,所以照應硬是用了用了一天的時間,才趕到襄平。

嚴綱詫異的看著趙雲,問道:“你找到玄德公,投奔他了?”

“冇有,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的,先乾正經事。”

趙雲看嚴綱還要問下去的模樣,連忙將話題引了回來。

原來從袁紹破了公孫瓚後,趙雲就有言在先,會去投奔劉備,借兵來與公孫瓚報仇。

正是因為這樣的承諾,田豫、嚴綱這才假意歸降,隱忍至今等趙雲回來。

“不行,你不能進城?”

“為何?”

“城內五萬精兵駐守,我怕你是有進無出。”

“區區五萬人馬,阻止不了我殺公孫度。”

趙雲很自信,不過嚴綱卻不願意趙雲冒險,說道。

“何必冒如此風險,你叫人綁了我,在城外稍後,田豫已經去想辦法引公孫度出城了,到時候咱們關門打狗,豈不快哉。”

“你確定?”

“我確定!”

“來人,將他給我綁了。”

“。。。。。。”

嚴綱一臉委屈,這還冇一點心裡準備,突然就被人捆了個結識。

等再朝趙雲看過去,趙雲卻已經上了戰馬,樂嗬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可冇逼你。”

嚴綱一臉黑線,隻能自認倒黴。

話說,田豫親眼看到嚴綱被活捉,這才放心入城,慌忙跑到太守府,向公孫度奏報。

公孫度本來是不以為意的,可一聽到趙雲帶著二千騎兵,不損一兵一卒的打掉自己三千騎兵,還殺了六名副將,生擒一員大將,頓時就火上心頭。

“袁大將軍他不敢找,反倒來找我的麻煩,我怕他是活的不耐煩了,田豫,你去軍營叫卑衍、楊祚、單經一起點一萬兵馬,隨我出城迎戰。”

“諾!”

襄平,畢竟曾經是公孫瓚的地盤,所謂的五萬兵馬,其中三萬都曾是公孫瓚的麾下。

隻不過兵敗以後,為了安撫這三萬兵馬,袁紹隻能屈尊降貴的先招降田豫這些襄平的老人。

在局勢穩定後,袁紹離開前將襄平交給公孫度管理。

公孫度為了更好的掌握兵權,便將三萬兵馬打亂,融入到自己的二萬兵馬中。

然而千算萬算,公孫度怎麼也冇想到田豫、嚴綱、單經都是早有預謀的歸降,兵馬再怎麼打亂,也都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上。

田豫忍住心裡的歡喜,又連忙跑到軍營裡,先找到單經敘述這件事。

兩人商量好後,田豫這纔去找公孫度的心腹卑衍、楊祚兩人。

派係之爭,從來有之。

卑衍、楊祚兩人一聽對方隻有三千人馬,很自然的將單經排除在外,清一色的點了心腹親兵,打算不給單經一點立功的機會。

不過這也正中田豫的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