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無可奈何的望向賈詡:“文和,你說我把這小子送到子龍那,還來得及麼?”

賈詡打了個哈欠,回答道:“都一天時間了,主公你覺得誰還能追上子龍,更何況這小子不見得有用。”

兩人心意相通,不需要什麼廢話就知道對方要說什麼,可這些話聽在黃忠耳朵裡,就猶如對牛彈琴。

“主公,賈軍師,你們說的是啥玩意,老黃我聽不懂。”

曹彰和賈詡相視而笑。

賈詡拉著黃忠小聲解釋,曹彰則走到公孫康麵前。

“喂,你是公孫康?”

“哼!”

“你老爹是公孫度?”

“哼!”

麵對曹彰的質問,公孫康一點都不買賬,傲嬌的抬著頭,恨不得用鼻孔看人。

曹彰也不介意,一臉痞笑的繼續發問。

“嘿,你說我用你去換襄平,你爹能樂意不?”

“哼哼,用我換襄平?我怕你是不知道,我爹最不缺的就是兒子,你若是綁我去襄平城下,我爹就敢拿弓箭射我。”

公孫康一陣冷笑的同時,臉上卻掛著一絲落寞。

誰又不是呢?

曹彰張大著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得,同是天涯淪落人,我也不為難你,你先安心在我這做好俘虜,回頭等我打下襄平,便放了你。”

“怎麼,你爹也不待見你?”公孫康突然反問曹彰。

“是啊,我爹最不缺的也是兒子,所以我這才自立出來,就是要讓他知道,他最不缺的這個兒子,總有一天能將他取而代之。”

曹彰的一番話,重重的敲擊這公孫康的心靈深處。

公孫度子嗣眾多,最喜歡的是老二公孫恭,所以這纔將自己丟在昌黎,而公孫恭則在襄平等著繼承公孫度的位置。

廢長立幼也就算了,還把自己趕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曹操一國丞相,曹彰都能可以自立而起,自己又為什麼不能?

一個大膽的想法,由心而起。

公孫康沉聲道:“曹小將軍,我爹老了。”

曹彰笑道:“廢話,我爹也老了啊,那又如何?”

公孫康又道:“既然老了,就該頤養天年,享受子女供養的天倫之樂。”

有意思!

曹彰聽出了公孫度話中的含義,笑著問道:“你想如何?”

公孫康回答道:“我願歸順曹小將軍,助你拿下襄平。”

曹彰笑道:“我已經派人去攻打襄平了,你這條件似乎吸引不了我。”

公孫康不死心又說道:“遼東一帶貧瘠,又是極寒之地,就算打下來也難有作為,小將軍遠渡侵占遼東,無非也是以此地為根基對付袁紹,又不會久留此地,我願替將軍永守遼東。”

曹彰收起笑容,威壓公孫康道:“你拿什麼來證明你的誠意?”

“我若有子嗣,皆願送往主公為質。”

這是被自己父親逼的多狠,才能下定這種狠心。

看著公孫康決絕的表情,曹彰信了。

另一邊,襄平城外。

寒風凜冽,雪舞漫天。

在城樓的一百米開外,趙雲橫槍立馬,身後二千精騎列隊一字排開,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我乃常山趙子龍,今日特來襄平,為我主人公孫瓚討個公道,公孫度,有種出來一戰。”

常山趙子龍,當年在襄平一帶,多次孤身犯險救下公孫瓚,聲名可以說是大名鼎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守城的將士本就是公孫瓚手下老人,一聽到趙雲的喊話,都開始紛紛議論。

“我好像聽到趙將軍的聲音了。”

“這是趙將軍的聲音,我認得,趙將軍回來了。”

其中一個守兵朝著城牆外往下看,那熟悉的身影不是趙雲還能有誰。

“是趙將軍,趙將軍真的回來的,還帶著很多騎兵。”守兵激動不已。

“你先守著,我去叫城守大人。”另一個士兵屁顛屁顛的下了城樓。

過了一會,城守田豫和副將嚴綱紛紛趕至現場,可朝著城樓看下去,趙雲身後的騎兵不過數千。

兩人神色頓時凝重起來,可又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

嚴綱連連搖頭:“子龍是義氣之人,這麼久了,都不忘主公提攜之恩,可如今隻帶數千騎兵來攻打襄平,這不是找死麼,我們該怎麼辦?”

如果救了趙雲,就等於背叛袁紹,到時候彆說自己,就連一家老小都難以保全。

不救趙雲,於情於理又說不過去。

田豫冇有嚴綱那麼慌張,嘴角更是不禁上揚。

“你難道忘了,子龍可有萬人敵的本領,於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不過探囊取物。”

“那又如何,這裡可不是萬軍之中,而是一麵又高又厚的城牆,城內還有五萬精兵等著,子龍這點騎兵哪夠看?”嚴綱有些著急。

田豫不懷好意的看著嚴綱。

“我有辦法,你現在召集將領,帶數千人馬出去與子龍交戰。”

“不去,我為什麼要和子龍打,我們兄弟損兵折將,這白白便宜了公孫度。”

“你個豬腦袋,我讓你帶公孫度的人馬,誰讓你帶自己兄弟了。”

“你的意思是。。。。。。”

“噓。。。。。。”

嚴綱樂了,連忙去召集將領,帶了三千騎兵出城,與趙雲形成對峙之勢。

“趙子龍,公孫瓚早已敗亡,你竟還敢來此,莫非欺我襄平無人麼?”

“。。。。。。”

趙雲看著嚴綱衝自己擠眉弄眼,偏偏還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尷尬癌都要犯了。

話說兄弟,你這演技不行啊!

然而哪怕嚴綱演技不行,趙雲還是全力配合,將槍頭指向嚴綱。

“嚴綱,虧我當初與你稱兄道弟,冇想到你是賣主苟活之人,有本事且與我一戰。”

“和你打,我怕是嫌命長吧,哈,我現在人可比你多,兄弟們,都給我上。”

隨著嚴綱一聲令下,三千騎兵一往無前的向著趙雲這邊衝殺。

“讓他殺!”

趙雲長槍一指,帶頭衝了出去。

兩軍頓時激戰起來。

趙雲所帶的騎兵本就來自呂布麾下,一個個心高氣傲,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現聽到趙雲喊話,都憋足了勁的往前衝。

襄平這些騎兵雖然人數眾多,同樣也是精銳,可那裡是趙雲這邊騎兵的對手。

不過片刻的功夫,陣型就已經被衝亂了,形勢完全呈現一邊倒的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