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拿襄平,必先取昌黎。

兵力本就不算很多,而且還要分成三份,這彆說是襄平了,就連昌黎城估計都很難打下來。

高順、張遼、黃忠三人麵麵相覷,已經冇有像剛纔那樣爭吵,反而圍在一起,認真的看遼東一帶的地形圖。

“港口好拿,可是拿下港口後,昌黎城必然收到風聲,到時候來個堅守不出,彆說我這一萬兵馬,就算我們三萬兵馬也很難拿下昌黎,更彆說襄平了。”

黃忠苦著臉,分析當前的形勢。

遼東地帶四季天氣嚴寒,又有風雪阻隔,要攻城簡直就是事倍功半,難如登天。

高順摸著一撮小鬍子,指著地形圖,沉聲道:“攻城不行,我們就打合圍戰,隻要拿下港口,圍住昌黎,斷了其與襄平之間的補給,城中一旦物資短缺,必會造成驚恐。”

張遼搖頭道:“不行,他們在城裡,起碼有屋有火,我們圍住四周,恐怕他們物資短缺之前,我們就凍死了,所以我們必須速戰速決。”

高順和黃忠紛紛望向張遼。

張遼頓了頓,繼續說道:“分兵則弱,合則力強,何況現在敵人並不知道我們會突然打他們,不若我們先一起吞掉吃掉昌黎和港口,有了昌黎城作為據點,要拿下襄平就不是難事了。”

張遼說的頭頭是道,高順和黃忠在對視一眼後,都紛紛點頭。

高順沉聲問道:“文遠所言甚是,隻不過我們要如何一同拿下昌黎城和港口?”

張遼微微一笑,自通道:“兵法有雲,虛者實之,實者虛之,我們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高順和黃忠聽後,紛紛稱讚張遼的主意好。

遣將不如激將,一旁的曹彰和賈詡,也不由得相視而笑。

商量已定,張遼、高順、黃忠三人領了軍令,各自統兵一萬。

隨後張遼下令,將運輸船上掛著的小船,放三十艘到河裡,小船每艘可乘十餘人。

張遼想藉著小船體積小,速度快的優點,迅速占領港口。

於是組織了三百多人的先鋒隊,其中二百來自陷陣營,一百來自黃忠的精銳弓箭手。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天公作美,小船靠著順風之勢,速度加倍的衝向昌黎港口。

昌黎港口常年嚴寒,也不會有人,會來打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地方,所以守備軍不多,且防範意識並不高。

瞭解到這一點,張遼藉著夜色,先是令弓箭手射殺崗哨的守軍。

對方死了一個人後,這才發現被偷襲了,其餘的人還來不及喊話,都被一一射殺。

張遼手持刀刃,振臂高呼。

“將士們,你們冷不冷?”

“冷。”

“想不想要高床暖枕?”

“想!”

“嘿,想不想要個媳婦暖被窩?”

“想!”

“嘿,大家先隨我占了昌黎和港口,到時候就有高床暖枕了,至於媳婦就先想想,等打完仗,回了北海回家找去。”

“好!”

一番調侃,先鋒隊的氣氛頓時不那麼緊張,士氣也跟著提高不少,眾人操起了傢夥,隨著張遼一起登岸。

衝殺呐喊聲打破了夜的寂靜,有心算無心之下,昌黎港口的守備軍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張遼的三百先鋒軍打了個一臉懵逼。

與此同時,運輸船也一一靠近港口,曹彰領著大軍也登上岸邊。

有了支援,張遼這邊更是得心應手,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曹彰大軍已經順利的控製了港口。

在港口的官邸中,曹彰與賈詡眾人圍坐一起,烤著小火爐。

不過一會兒,高順、張遼、黃忠三人在整頓好兵馬後,紛紛走了進來。

張遼上前道:“主公,這次突襲昌黎港口,我軍無任何傷亡,敵方死傷五十八人,其餘三百多人均投降。”

“這裡的鬼天氣確實惡劣,難怪袁紹打下這裡,卻又不願費神管理,非要交給公孫度,是我也不想在這種鬼地方呆著,來,大家都辛苦了,喝口熱茶緩緩神。”

“多謝主公!”

曹彰笑了笑,命人給三人端上剛煮好的茶水。

三人謝過恩,將手中的熱茶一飲而儘。

曹彰又笑著問張遼道:“文遠,你說要在一夜之間拿下昌黎城的,如今也有三更天了,還來得及麼?”

“有什麼來不及的,天亮之前,我必定拿下昌黎城獻給主公。”張遼堅定的眼神中,充滿了自信。

“好,那我就祝文遠你們旗開得勝。。。。。。”曹彰與賈詡相互對視一眼,嘴角都跟著上揚起來。

一番寒暄,張遼、高順、黃忠三各自領著一萬兵馬直奔昌黎城。

到了昌黎城附近,張遼旋即命先鋒士兵穿上降兵的兵服,又將幾十個俘虜放在最前麵,衝著城樓喊話。

“有人冇,開門啊,快開門,我有重要軍情奏報。”

“怎麼回事,你是何人,不知道現在是晚上,不能開城門麼?”

“我等是昌黎港口的守軍,今晚不知是何人,突然突襲港口,我等連翻大戰才殺出重圍,快讓我們進城。”

“還有這種事,天寒地凍的,誰會想不開來打昌黎港口,你們等會,我馬上來。”

軍情緊急,昌黎城樓上的守軍聽到的,又是自己人的聲音,哪裡還有懷疑,連忙派人打開城門。

城門一開,數百先鋒軍拿著刀刃就往裡麵衝殺。

張遼、高順、黃忠見狀,三路大軍也從四周衝殺出來,紛紛湧入昌黎城中。

昌黎港口,曹彰、呂玲綺、賈詡、趙雲、正圍坐在一起。

也不知等了多久,曹彰有些按捺不住,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往外望去。

“文和,你說天亮前,文遠他們真能拿下昌黎?”

雖然曹彰心裡清楚,高順、張遼、黃忠都是能獨當一麵的大將,可是近朱者赤,戰役發生在自己身上,多少還是有些心虛。

賈詡笑道:“主公你又瞎擔心什麼,以文遠他們的能力,我相信天不亮,就能拿下昌黎。”

曹彰笑了笑,自嘲道:“我也知道文遠他們實力很強,可是心裡總覺得有些慌,要不我們也去看看?”

“要不還是我去吧。”

賈詡還來不及說話,一旁閉目養神的趙雲突然睜開雙眼,和呂玲綺幾乎同一時間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