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小寶貝,想爺了冇,來,嘴一個。”

曹彰順勢,一把抱住甄宓的腰,剛要用嘴巴親過去,怎料甄宓突然側過臉,用右手拚命的將曹彰的臉往外推。

“夫妻之間也當守禮,相公請自重。”

曹彰墊著腳,左右看去。

呂玲綺和甄宓各坐一端,雖然都有著小女兒般的羞澀,可又明顯的有著不同。

甄宓神色端莊,十足的大家閨秀模樣,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卻依舊給曹彰一種隻能遠觀,不能褻瀆的自卑感。

呂玲綺一臉英氣,高挑的身材,更是近乎完美的比例,臉上透著軍營裡揍人的表情,兩個粉拳更是捏的作響。

曹彰笑了,衝著兩人道:“兩位娘子,時候不早了。”

呂玲綺一臉戒備的神態,衝著曹彰冷笑:“時候是不早了,那你想乾嘛?”

嘿嘿,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曹彰痞笑味更濃了。

“兩位娘子。。。。。。我都想,乾。。。。。。”

甄宓滿臉羞紅,笑嘻嘻的看著曹彰,柔聲道:“你都想乾什麼?”

曹彰色眯眯的伸出雙手,一點點的向呂玲綺和甄宓靠近。

“**一刻值千金,兩位娘子切莫辜負了這良辰美景,我們可以乾一點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比如說。。。。。。”

“比如說什麼?”呂玲綺看著曹彰的鹹豬手,戒備的意味更濃,表情也更加緊張。

“我們家鄉有一種運動,叫有氧運動,能延年益壽,防止衰老,要不來一發試試。”

曹彰一臉很賤的表情,繼續忽悠。

呂玲綺和甄宓相視對望一眼,紛紛露出不解的表情。

“有氧運動?”

“來一發?”

“對,來一發!”

說的同時,曹彰一個餓虎撲食,朝著呂玲綺和甄宓撲了過去。

甄宓嚇得麵容失色,一下跳到床上,躲在呂玲綺身後。

呂玲綺冷笑一聲,衝著曹彰就是一拳。

然而這次曹彰早有準備,旋即伸手一把抓住呂玲綺的手,伸出舌頭往上舔了一口,衝著呂玲綺賤笑不止。

“小美人的手真香。”

“香你個大頭鬼!”

呂玲綺似乎忘了以前的教訓,伸出另一隻手要攻擊曹彰,卻被曹彰一一化解。

什麼叫關公麵前耍大刀?

曹彰笑了,當年白門樓的一幕,不由得浮現在眼前。

“娘子,可還記得為夫的武學招式?”

“神之一手?”

“不要啊。。。。。。”

呂玲綺覺察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

此刻,曹彰的雙手已經和夜色融為一體,不,準確的說是和自然融為一體。

就在呂玲綺也退到床上的時候,曹彰痞笑一聲,朝著兩人猛撲過去。

頓時之間,滿室皆春。

人逢喜事精神爽,曹彰是真的爽了。

次日一早,曹彰紅光滿麵,生龍活虎出現在眾人麵前。

“德衡,你最近什麼都不要乾了,給我在北海港口造船,能多大就要多大,能造多少就造多少,總之越多越好。”

“額,主公你是要造戰船,還是要造運輸船?”馬鈞一臉懵逼的望向曹彰。

“運輸船,運人載物,容量自然也是越大越好。”曹彰表情及其嚴肅。

“這個,好吧,我試試。”馬鈞一臉思索的應承下來。

曹彰目光又望向陳宮和賈詡。

“公台,你來監督造船這件事,德衡這邊要錢給錢,要人給人,順便給我多備棉衣。”

“諾!”

“文和,政務之事,你多幫著點公台。”

“諾!”

陳宮、賈詡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嘴角紛紛上揚。

曹彰目視高順、張遼、趙雲三人。

“伯達,文遠,子龍你三人加緊操練兵馬,或許要不了多久,就有一場硬仗了。”

“諾!”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曹彰繼續看下去,摸著下巴,笑道:“我打算封閉五城,小沛有劉延這隻老狐狸,自可保全,可泰山隘這邊正臨近北海,若是重軍把守,我又拿不出那麼多人,可若派的人少了,又怕守不住。”

“諸位將軍,誰願意為我據守泰山隘,以防外敵?”

說是防止外敵,可是誰心裡都清楚,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

泰山隘之外,全是曹操的地盤,說白了曹彰防的就是曹操。

黃忠、魏延紛紛上前。

“主公給我五千兵馬,屬下定保泰山隘無失。”

“屬下隻要三千兵馬。”

黃忠衝著魏延翻了個白眼道:“文長,你定要與我爭麼?”

魏延嚴肅道:“我怎敢和老將軍你爭,隻是這泰山隘不好守,還是我來吧。”

不好守,你他媽的還隻要三千兵馬?

我信你個鬼,年輕人不講武德,玩偷襲。

“那屬下也隻要三千兵馬!”

曹彰樂了,看著黃忠和魏延爭持不下,突然想到曆史上,魏延封漢中太守時的豪氣。

“魏延,我若給你三千兵馬,你打算如何守住泰山隘?”

“若曹操使者前來,請為太守拒之;若曹操派遣兵將而來,請為太守吞之。”

果然,豪氣!

曹彰笑道:“既然是文長先說的,此事就讓與文長了。”

“諾!”

“那我呢?”黃忠有點慌,生怕曹彰不給安排。

“黃老將軍,我想要你幫我練一隻精銳的弓箭手兵,你想想,敵人來勢洶洶,我若遠而攻之,誰能近身?”

“諾!”

黃忠應承下來,曹彰連忙讓其到軍營中選人,最終在數萬人中,選中者不過三千。

不過饒是這三千人,無論是臂力,還是準心,都是百裡挑一的人選。

一番吩咐下來,眾人都開始忙碌起來。

二個月後。

曹彰所種植的番茄,辣椒、土豆又一次成熟了。

這次種子多了,曹彰也開始利用曹氏商會向外推廣,這種食物很受農戶歡迎,很快就流轉到百姓當中。

馬鈞這邊,也造好了近幾十艘運輸船,每艘更是能容納五百多人之數。

站在北海港口,曹彰看著眼前的船隻,心裡不禁開始熱血沸騰起來。

終於造好了,爹啊,等我,我來幫你打袁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