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人說這話還有可信度,可從曹彰嘴裡說出來,誰信?

狼行千裡吃肉,狗行千裡吃屎。

骨子裡的野心是掩蓋不住的,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人願意跟著曹彰了。

陳宮正色道:“主公,你想怎麼樣就直說吧。”

曹彰痞笑一聲,向眾人解釋道:“若是和我爹合兵一處,你覺得我的兵還會是我的兵?”

不用說出來,每個人心裡已經很清楚答案了。

一山不容二虎,哪怕是父子兄弟一起,弱勢的一方總會被強的一方吞併,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陳宮也是老實,緩了一口氣,問曹彰道:“那主公你就真不打算幫你爹?”

曹彰氣笑了:“幫他?為什麼幫他?把你們打個包,一起給他送過去?”

陳宮歎了口氣,說道:“父子人倫,隻恐天下人閒話。”

“小孩子才談人倫,成年人談的是現實,在我有力所能及的範圍幫他可以,要我和大哥一樣以命相送,不可能。”

曹昂的死,曆曆在目。

曹彰冷笑一聲,將書信丟給陳宮,陳宮看完後又丟給賈詡,這麼一一傳下去,所有人都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所有人突然發覺,曹彰現在笑的有點假,甚至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曹彰也是被曹操給氣樂了。

這個老爹不靠譜啊!

尼瑪一個顏良而已,按照原著劇情,不是叫關羽給解決了嗎?

怎麼鬨到現在,讓自己出將也就算了,還要讓自己出兵,出糧。

這算幾個意思?

到時候真合兵一處了,隻怕連兵帶將都被曹操給拐走了。

去他媽的官渡之戰。

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決不能讓這一切都變成過往雲煙。

想到這裡,曹彰心裡有了個主意。

“當初我記得好像說過,拿下廣陵、徐州、小沛後就該成親了,嗯,就明天吧。”

在場所有的人,無不震驚的看著曹彰。

陳宮不可置信的看著曹彰。

“主公,你是說你要成親?”

“是!”

“和誰啊?”

“除了你家小姐和甄家小姐,你覺得還能有誰?”

好傢夥,一次要娶兩個,心真大。

甄逸坐不住了,上前問道:“額,好女婿,這成親不是小事,總得要向丞相大人知會一聲,在挑個良辰吉日吧?”

“我娶妻關他屁事,難不成還要他幫我洞房不成,哼,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這裡我說了算,至於良辰吉日,我覺得明日便是,你們不覺得麼?”

曹彰霸氣側漏的一通胡攪蠻纏,眾人哪裡還敢做聲。

朝著眾人掃視一圈,曹彰又喊一句:“誰讚成,誰反對?”

“我讚成。”趙雲第一個喊道。

這個時候,賈詡也笑眯眯的站了出來:“主公說是,那自然就是了,我也讚成。”

陳宮不解的看了一眼賈詡,在收到賈詡的眼色後,也跟著說了讚成。

旋即,高順、張遼、孔融、甄逸等眾人紛紛附和。

“公台、伯達,玲兒如今最親近的人隻有你們了,你們就做男方家長。”

“諾!”

“甄逸,太守府邸的東西隨你拿,就當聘禮,明日午時,花轎就去你家接親。”

“主公這是說那裡話,額,諾!”看著曹彰不耐煩的模樣,甄逸一臉委屈。

“禰衡,全城公告,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曹彰娶妻,還有請帖這些也交給你了。”

“諾!”

“馬鈞,我的新房和傢俱就建在太守府,你看哪合適,交給你了。”

“。。。。。。”

一番囑咐,搞的眾人好像執行軍令一樣,曹彰自己都覺有些過火了。

會議散去,陳宮偷偷的追上賈詡,在一旁小聲問道。

“文和,你怎麼也由著主公胡來,如今官渡打的火熱,主公若不乘機壯大,不管丞相和袁紹誰勝誰負,到時候第一個針對的就是主公吧。”

賈詡眯著眼,神秘兮兮道:“你當主公不知麼,隻是如今他爹送來這麼一封書信,這不等於架空主公的權利麼,你覺得主公要怎麼做?”

陳宮苦著臉道:“我知主公想假借成親為名,不去相助他爹,亦可坐山觀虎鬥,以待天時,可是如此消極對待,隻怕為禍不遠。”

賈詡壓低聲音,瞧瞧湊到陳宮耳邊:“公台啊,虧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豈不聞漢光武帝是如何躲過更始帝劉玄的猜忌了麼?”

這個典故陳宮是知道的,當年漢光武帝中興,因為遭受更始帝劉玄猜忌,於是放下手中權利,與陰麗華成親,隨後夜夜笙歌,花天酒地,一副及時行樂的模樣,這才躲過這場劫難。

被賈詡一提醒,陳宮豁然開朗:“哈,原來如此,這我就放心了。”

也難為禰衡,既要寫公告文書,又要寫請帖這些,熬了一夜,雙眼都熬成了熊貓眼,纔算完成曹彰吩咐下來的任務。

馬鈞倒是舒服一些,手下數百名手工藝人,不過半天的時間就將曹彰的主房,翻修一新,還整整擴大了一倍。

次日午時,花轎已經接入太守府邸,新娘雙雙被送入新房,而曹彰則在大廳,開始招待眾人。

整個太守府裡歡聲笑語,喜氣洋洋,熱鬨的不行。

曹彰端起酒杯,逐個敬酒,這陪酒陪的差不多了,曹彰這才借醉離開。

曹彰來到洞房,推門而入,隨後又躡手躡腳的關上房門,悄悄的走到呂玲綺和甄宓麵前。

**一刻值千金,食指大動的曹彰舔了舔嘴唇,又嚥了咽口水。

透過大紅色的帳幔,環視一下這間新房。

床的斜對麵是一座玳瑁彩貝鑲嵌的梳妝檯,甚是華美無朋,絢麗奪目。

梳妝檯兩邊的牆上,分彆掛著兩幅刺繡絲帛,一幅繡的是牡丹花,繡的嬌豔動人。

曹彰突然伸出雙手,一把揭開呂玲綺和甄宓的紅蓋頭,痞笑十足的看著眼前兩個絕色美人,大喊一聲。

“小美人兒,我來了。”

“滾開,你的小美人在那邊,我不是。”

曹彰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呂玲綺踢了一腳,雖然冇什麼力道,但曹彰畢竟喝了點酒,腳步虛浮,這一不留神就被提到甄宓麵前。

很近,臉與臉之間的距離不會超過1公分,曹彰甚至能感受到,甄宓嘴裡呼吸吹出來的氣息。

嘖嘖嘖,小仙女嘴裡的氣息都這麼香,這算是嗬氣如蘭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