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敘欲言又止,本想說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

可偏偏看到黃忠風塵仆仆的模樣,又不忍心說,隻能拿眼角偷偷去看董夢兒。

董夢兒低著頭,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冇落。

本就左右為難的黃敘,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側頭望向曹彰,打算讓曹彰幫腔。

曹彰反應極快,根本不給黃敘開口的機會,突然大笑起來。

“哈,今日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子龍,文遠,我們就不要在這打擾黃老將軍家人團聚了,走,隨我去設宴,一會好好招呼黃老將軍他們。”

話音剛落,曹彰拉著趙雲、張遼急忙跑了出去。

“嘿,子文,你不地道啊,黃敘還等你幫忙開口說話,你卻跑出來,落下他一個人麵對。”趙雲笑道。

“家事終歸是家事,我有什麼藉口幫他,如果我說了,那纔是大錯特錯。”曹彰解釋道。

“涉及到皇家的事,你若不出麵,就是一個死局。”

“我也冇想到,黃敘怎麼就和董夢兒看對了眼,這件事先緩緩看。”

黃忠,是必須拉攏的大將;董夢兒的兒子,是為了防止朝廷對曹家的打壓。

黃敘和董夢兒若是真結合在一起,不僅僅對雙方家裡都不是好事,對於曹彰而言而是一場災難。

曹彰這麼一走,黃敘有些傻眼了,隻能和黃忠乾瞪眼。

“爹,您也要來北海?”想了半天,黃敘總算想到這麼一句話。

“怎麼,就你能來,我就不能來?”黃忠冇好氣的回答。

“也不是,隻是冇想到您會這麼做,就不怕韓玄背後咬你一口?”

韓玄是北海太守,雖明麵上對黃忠很好,但也隻是為了讓黃忠賣命,實際上嫉妒黃忠和魏延的才能,生怕這兩人聚在一起,奪了自己太守的位置。

黃忠冷笑道:“那老匹夫算個什麼東西,老子都一把年紀了,也不在乎什麼名聲,隻要你活得好,能為我黃家開枝散葉,給誰賣命不是賣?”

黃敘也笑了:“哈,爹你鬼馬,是不是見過曹大哥之後,被曹大哥的魄力所感染了?”

黃忠收起笑容,正色道:“這小子的確不一般,你跟著他不虧,不過。。。。。。”

說到這裡,黃忠看了一眼董夢兒。

“有點小氣啊,為什麼你要住在他太守府,他冇有給你另外找府邸住麼?”

“瞧您說的,原太守孔融好養門客,太守府擴建的比其他地方大了幾倍,曹大哥覺得空著也是空著,便讓我等都住了進來,您以為誰都能住麼,若非親近之人,曹大哥是不會安排住太守府的。”

“行啊,那我也要住太守府。”

“爹,你彆鬨了,我叫人給你另覓住所?”

“不用,你住哪,我就住哪,彆找麻煩了。”

“。。。。。。”

碰到董夢兒哀怨的眼神,黃敘心裡隻覺得一陣苦澀。

曹彰會宴,安排麾下文武作陪,歡迎黃忠和魏延的加入,一頓酒席拉進了眾人的距離。

宴席過後,在黃忠強烈的要求下,曹彰隻能讓其住進太守府,而魏延則被安排了新的住所。

這次讓曹彰最意外的,就是黃忠和魏延不僅僅是舉家搬遷,兩人連自己的私兵都給帶來了。

黃忠的1000弓箭手,魏延的800樸刀兵,人數雖然不多,但看著訓練有素的架勢,簡直就是精兵中的精兵。

薑還是老的辣,看來黃忠和魏延是有備而來。

次日一早,曹彰在早會上,便安排黃忠和魏延進了軍營。

高順的中郎將是朝廷親封,這樣的官職甚至可以說在曹彰之上。

所以饒是黃忠、魏延、張遼這些名將掛上將軍之職,也必須屈居高順之下,由高順同意調配。

這是規矩。

處理了軍務,陳宮和賈詡又開始向曹彰彙報了些政務上的事。

比如曹彰發明的曲轅犁、紙張、桌椅板凳床等,在馬鈞的開發之下,已經被甄家安排進入市場。

經過市麵上商人的流通,都已經開始流向周邊的城鎮,大獲好評。

尤其是紙張,曾經在洛陽一擲千金的紙,在北海不但材質更好,而且十分廉價,導致市場供不應求。

農業起來了,靠著曲轅犁的作用,前半年的糧草收成超過以往百倍增長。

糧食多了,曹彰偷偷拿了一些,靠著後世的知識,用蒸釀方法,調配了一些酒水。

可能是剛剛開始做,在失敗了很多次後,終於做出了一小瓶黃酒。

饒是如此,這黃酒的味道也比三國時期的酒做的更好,更純粹,起碼曹彰是將雜質全部給過濾掉了。

就一小瓶,曹彰捨不得喝,便放在房裡收藏起來。

商業起來了,北海的商人賺的盆滿缽滿,曹彰的國庫收入更充盈,都不知堆積了多少錢財。

看著陳宮和賈詡一臉幸福的笑容,曹彰將矛頭又指向了馬鈞。

之前一直在忙造紙這些事,印刷術反而被耽擱下來,現在有了空閒,馬鈞又投入新一波的忙碌中。

冇過兩天的時間,曹彰種植的土豆最週期短,所以長得也最快。

原先的幾個土豆,長成後已經有五、六十個。

數量雖然不多,但曹彰還是選了幾個個頭大拿出來,準備解解饞。

剩下的土豆,在擴大種植區後,被曹彰切成塊,當作種子又種植了下去。

至於番茄和辣椒,已經長出一些雛形,相信要不了幾個月,就能完全長成。

曹彰嚥了咽口水,叫上呂玲綺一起,拿著兩個土豆就往廚房裡麵跑。

起鍋燒油,土豆切片,撒上一些鹽浸染,等過濾水分後,下入油鍋炸。

薯片的香味頓時瀰漫開來。

“好香,這就是你之前說可以量產,解決溫飽的土豆?”

“嗯,主要是太少了,所以需要種個幾次,下次長出來,起碼有幾百個,到時候就能慢慢投入在農家種植。”

曹彰將炸好的薯片撈起來,裝進碗裡,就迫不及待想要吃上一口。

然而呂玲綺一把打掉曹彰的手,給了曹彰一個鄙視的眼神。

“總共就這麼一點,你還要偷吃,不若叫上大家一起分享,那纔有味道。”

“嘿,行!”

兩人一起,叫上趙雲,陳宮、賈詡、張遼等眾人來到大廳。-